2012年10月16日

骏河国全图

这幅骏河国(今静冈县所在地)地图显示了富士山的立面图,以及周边地区的平面图,地势由图示示出。 这种风格并未提供准确的地理信息,不过在 19 世纪中期极为常见。 地图上,富士山大得不合比例,从中可以看到它在绘图者心中的印象以及它对民众的重要意义。 图上标出了城镇和道路、寺庙和神社、古城堡、堡垒和战场的名称,以及富士山顶峰的名称。 骏河是近代日本最常被绘入地图的省份之一,毫无疑问,这归功于富士山的广泛吸引力及其作为神圣朝圣地的重要意义。

山城国绘图

kuni ezu(国绘图)是江户(今东京)的德川幕府下令编制的标准化官方绘图。 第一次下令编制是在 1606 年,即幕府成立三年后,此后又在 1636、1649、1702 和 1838 年下令进行了修改。daimyō(统治庞大私人土地和大量奴仆的领主)对自己的行政控制区域进行了勘测,并向政府提交了地图和谷物产量登记册。 这些官方地图最终被广泛提供给公众,自 18 世纪起开始大量出版。 手绘地图(例如此份以水彩和墨水手绘的地图)不像印刷版本那样普及。 这幅地图描绘的是日本帝国首都所在地——京都府的山城国,地图左侧为北方。 中间的黄色区域是皇宫及其周围的主要街道。 村庄的名字书写在椭圆形标签上,并按地区进行了颜色编码。 此外,地图上还标出了延伸到山城国以外的道路。

安部川河区的图示地图

这幅图示地图描绘的是日本的安部川河区(位于今静冈县所在地)。安部川水陡流急,曾给三角洲地区带来无数洪水。为了保护农田和村庄,自江户时代(1603-1868 年)起开始建造了开口的堤坝。江户幕府的创始人德川家康(Tokugawa Ieyasu,1543-1616 年)实施了一项重大的防洪工程,于 1606 年下令沿安部川修建堤坝,确定了当前的河流流径。这幅地图是一幅官方地图的手稿,多个标记和村庄名字被划掉或进行了重写。地图根据景观使用颜色编码,标出了重要的墓地、具有丰富鱼类的池塘、个别的距离度量值以及 koku(该地区的谷物产量)。骏河国的城堡位于右上部的黄色部分,Ōya kuzure (大谷崩)既是河流源头,也是日本最大的三个山崩之一,以棕色在地图左边缘的中心标出。地图的左上方向是北方。

西印度群岛卡塔赫纳城与海湾地图

这幅手工着色的笔墨手绘地图由安东尼奥·德·乌略亚(Antonio de Ulloa,1716-1795 年)绘制于 1735 年。他以胡安·德·埃雷拉 (Juan de Herrera) 于大约 1721 年绘制的早期地图为蓝本,极其详细地描绘了西印度群岛的卡塔赫纳海湾以及今哥伦比亚城市卡塔赫纳的邻近海域。 这片领域当时是西班牙帝国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的一部分。 地图的方位由罗盘确定,左侧是北方。 经度根据加那利群岛特内里费的皇家天文台的数据设定。 水深和等深线标出了海底的深度,可辅助船只航行。 地图上还显示了道路和森林。 地图右上角绘画的石碑标注了地图标题、作者和比例尺,石碑下方有碑座,两侧各站着一个印第安人。 乌略亚是一位西班牙海军军官,他于 1735 年成为法国科学院组织的秘鲁科考队成员。 他用了近 10 年时间在南美洲探险。 在 1745 年回西班牙的途中,乌略亚所乘坐的船只被英国人截获。 他作为囚犯被带到英格兰,在那里度过了数年。 他曾获得很多杰出英国科学家的尊重和友谊,并成为伦敦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最终,他获准返回西班牙,并在 1784 年出版 Relación histórica del viaje á la América Meridional(《有关南美旅行的历史性描述》),他在书中根据自己对南美大陆的研究,详细介绍了南美洲的人民、地理和自然史。 这幅地图可能是乌略亚 Relación 书中地图的原作。 著名的西班牙制图师托马斯·洛佩兹(Tomás López,1730-1802 年)在他后来的卡塔赫纳海湾和城市图表中也使用了乌略亚的地图。

坐落在哈瓦那湾口的莫罗城堡的俯视图

这是一幅 18 世纪的手绘地图,地图上展示了位于古巴哈瓦那湾入口的莫罗城堡的平面图。 西班牙人自 1585 年开始修建这座堡垒。意大利的军事工程师巴蒂斯塔·安东内利(Battista Antonelli,1547-1616 年)被委任设计这座防御工事。 城堡的最初设想是作为一座小堡垒,由一条干涸的护城河包围,但后来经过多次扩建和重建,成为一座重要的堡垒,对当地的岛屿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地图中左侧是北方,正北方与水平线成一锐角。 右侧注有标题和说明,通过数字编码指明了城堡的堡垒、桥梁、蓄水池和炮台,并对该些设施的其中一部分作了简要说明。 地图是用笔在纸上绘制的,以黑色墨水绘制比例图,以灰色、粉红色、绿色及橙褐色颜料绘制背景。

菲律宾群岛水文地势图

这幅精美的菲律宾群岛地图由耶稣会神父佩德罗·穆里略·维拉德(Pedro Murillo Velarde,1696-1753 年)绘制,并于 1734 年在马尼拉出版,是最早也是最重要的菲律宾科学地图。 菲律宾当时是西班牙帝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地图上显示了从马尼拉到西班牙和新西班牙(墨西哥和其它新世界的西班牙领土)的海上航线,并附有说明。 地图上方的空白处有一个巨大的方框装饰区,上面有地图的标题,并且绘有西班牙皇室纹章,纹章两侧各有一个吹号的天使,题词从吹的号中展开。 这幅地图不仅是地理领域的重要作品,同时也是民族信息的生动记录。 地图两侧有 12 幅版画,每侧 6 幅,其中 8 幅描绘了居住在该群岛的不同族群,另外 4 幅以地图形式描绘了特定的城市或岛屿。 依标签所述,左侧版画描绘的是: 桑格利耶人(Sangleyes,华裔菲律宾人)或华人;卡佛尔人(Kaffirs,一个针对非穆斯林种群的贬义称呼)、卡玛林人(Camarin,来自马尼拉地区的人)和拉斯卡人 (Lascar,来自印度次大陆的人,一个英属印度的词语); 梅斯蒂索人 (mestizos,译注:欧洲人与当地原住民所生的混血后裔)、玛迪卡人(Mardica,葡萄牙裔) 和日本人;还有两幅当地地图 — 一幅是桑姆博干(Samboagan,棉兰佬岛上的一座城市)地图,另一幅描绘的是甲米地港口地图。 右侧描绘的是: 穿着各种民族服饰的人;三个男人坐着,其中一个是亚美尼亚人,一个是莫卧儿王朝人,还有一个是马拉巴人(印度纺织城市);不同人汇集的城市场景;有家畜和野生动物的农村场景;Guajan(关岛)岛屿地图;以及马尼拉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