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

沃尔特·惠特曼,半身像,坐着,面朝左,头戴帽子、身穿毛衣,手里握着一只蝴蝶

这张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 (Walt Whitman) 的照片拍摄于 1877 年,是他最喜爱的照片之一。在他的作品中,手握蝴蝶是经常出现的主题,并且打算在 1891 年版的《草叶集》范本中,将这张照片用作卷首插画。为树立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形象,他声称这是一只真的蝴蝶,是他的“好朋友”。其实,这只蝴蝶显然是模切纸板做成的,只是一个摄影道具。这张照片被夹在 1918 年捐赠给美国国会图书馆的第一批惠特曼笔记本的其中一本中,现在还收藏在本馆。照片的脊下印有 "Easter"(复活节)字样,还有约翰·梅森·尼尔 (John Mason Neale) 赞歌的歌词。惠特曼的文学继承人之一 R.M.·巴克 (R.M. Bucke) 博士认为,对于惠特曼来说,蝴蝶代表着普绪喀女神(Psyche,希腊灵魂女神)或诗人自己的灵魂。《草叶集》是惠特曼的代表作,第一版出版于 1855 年,此后他不断推出修订和增订版,直到 1891 年至 1892 年推出最终的第九版。

沃尔特·惠特曼的纸板蝴蝶

这里展示的是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 (Walt Whitman) 的颜色鲜艳的纸板蝴蝶。1877 年,费城布罗德本特与泰勒工作室的 W·柯蒂斯·泰勒 (W. Curtis Taylor) 为惠特曼拍摄了一张手握蝴蝶的照片。惠特曼打算将这张照片用作新版《草叶集》的卷首插画。为树立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形象,他声称这是一只真的蝴蝶,是他的“好朋友”。其实,这只蝴蝶显然是模切纸板做成的,只是一个摄影道具。这张照片被夹在 1918 年捐赠给美国国会图书馆的第一批惠特曼笔记本的其中一本中,现在还收藏在本馆。照片的脊下印有 "Easter"(复活节)字样,并且印有约翰·梅森·尼尔 (John Mason Neale) 赞歌的歌词。惠特曼的文学继承人之一 R.M.·巴克 (R.M. Bucke) 博士认为,对于惠特曼来说,蝴蝶代表着普绪喀女神(Psyche,希腊灵魂女神)或诗人自己的灵魂。

亚洲地图,来自 1787 年的地理新观察

1717 年,年轻的亚美尼亚天主教神父默基塔尔·塞巴斯塔思(Mekhitar Sebastatsi,又称塞巴斯蒂亚 [今土耳其锡瓦斯] 的默基塔尔,1676-1749 年)在威尼斯的圣拉扎罗岛上修建了一座本笃会的亚美尼亚天主教修道院。默基塔尔曾撰写并发表多部作品,这些作品成为灵感启迪和知性复兴的来源,影响了随后的几个世纪。该修道院后来成为亚美尼亚学习和出版的中心。圣拉扎罗的默基塔尔会神父们出版的众多作品中有一些地图和地理研究著作。这张亚洲地图是四大洲系列地图中的其中一张,由埃利亚·恩达斯安 (Elia Endasian) 于 1786 年至 1787 年在圣拉扎罗出版社出版。地图主要以意大利地图制作者的早期作品为蓝本,但地名和地图图例均使用亚美尼亚文标注。

美洲地图,来自 1787 年的地理新观察

1717 年,年轻的亚美尼亚天主教神父默基塔尔·塞巴斯塔思(Mekhitar Sebastatsi,又称塞巴斯蒂亚 [今土耳其锡瓦斯] 的默基塔尔,1676-1749 年)在威尼斯的圣拉扎罗岛上修建了一座本笃会的亚美尼亚天主教修道院。默基塔尔曾撰写并发表多部作品,这些作品成为灵感启迪和知性复兴的来源,影响了随后的几个世纪。该修道院后来成为亚美尼亚学习和出版的中心。圣拉扎罗的默基塔尔会神父们出版的众多作品中有一些地图和地理研究著作。这张美洲地图是四大洲系列地图中的其中一张,由埃利亚·恩达斯安 (Elia Endasian) 于 1786 年至 1787 年在圣拉扎罗出版社出版。地图主要以意大利地图制作者的早期作品为蓝本,但地名和地图图例均使用亚美尼亚文标注。

耶烈万平面图

现代城市耶烈万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782 年埃勒布尼堡的建立。自那以后,这座城市不断发展,城市里的居民通常会自豪地告诉别人,他们的城市比罗马更加古老。但是,耶烈万一直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城市,直到 19 世纪早期俄罗斯征服高加索以后才逐渐发展壮大,后来还成为亚美尼亚为期很短的第一共和国(又称亚美尼亚民主共和国)的首都。第一共和国是 1375 年亚美尼亚奇里乞亚王国垮台以后,第一个独立的亚美尼亚政权。它成立于 1918 年 5 月 28 日,是在一战结束后的混乱中建立的,1920 年 11 月底 12 月初政权被推翻。这幅耶烈万大比例尺地图可能是布尔什维克接管之前不久,由共和国政府发布的。从地图上可以看出城市在实施规划之前的面貌,1924–1936 年,建筑师亚力山大·塔玛尼安 (Alexander Tamanian) 对耶烈万进行了总体规划,改变了这座城市的面貌,将其从区域城镇变成大都市。地图上以手绘颜色标出了土地的使用情况,还附有重点设施标记。

日本,从北海道到九州岛

这张地图由伊能忠敬(Tadataka Inō,1745-1818 年)绘制,他是一位业余天文学家师和勘测员,绘制的地图具有极高的精确度,在日本制图界有很大的影响力。 伊能忠敬绘制的这套日本大地图共有 214 页,展示了整个群岛的海岸线以及河流和主要道路。 为了完成这套地图,伊能忠敬和他的团队先后进行了 10 次测量,耗时超过 16 年。 他们使用导线测量技术而不是三角测量,利用通过观测、指南针方向和天文观测确定的固定点测量距离。 伊能忠敬最初是自费进行这项工作,后来德川幕府为他提供了支持,并最终资助了 80% 的项目资金。 伊能忠敬早期绘制地图中的细节给当政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幕府越来越担忧沿海防御和外国入侵的威胁。 伊能忠敬绘制地图时以数学而不是政治历史框架为基础,与传统的国家制图方式形成鲜明的对比。 然而,幕府隐藏了大部分的地图,没有向日本公众发布,政府官员一直在使用和更新原有的 kuni ezu (国绘图),直到 1868 年德川政权倒台。德国医生弗朗茨·冯·西博尔德(Franz von Siebold,1796-1866 年)安排将伊能忠敬的一份地图副本带出日本,并在欧洲发表,这套地图影响了外国对日本的看法。 目前已知存在于日本的伊能忠敬地图副本只有 60 份。 这一份几乎全套的 207 幅地图于 2001 年在美国国会图书馆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