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特克太阳历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插图来自第三部分,描绘了阿兹特克日历每月的符号。阿兹特克人使用两种历法来计算一年中的天数。Xiuhpohualli(第一日历或太阳历)包含 365 天,分为 18 个月,每月 20 天,加上年底的 5 天被称为 Nemontemi 的无用日或不吉利的日子。Tonalpohualli(第二日历或“神圣历”)共有 260 天,包含 13 个数字和 20 个标志。两种历法每 52 年重合一次。

科约阿坎战争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绘了发生在科约阿坎的战争。士兵们正手持粗棍棒和盾牌在一座燃烧的神庙前战斗。士兵们(部分是女性)站在河岸边。画面上可以看到士兵们手上的粗棍棒,侧面有一座小山和死去的士兵。士兵首长戴着羽毛或绿咬鹃头饰。这本托瓦尔手稿的复制版由学者雅克·拉法耶 (Jacques Lafaye) 编辑,他猜测这些士兵的领导者可能是塔拉卡尔勒 (Tlacaélel)。

蒙特祖马一世,阿兹特克第五任国王(1440-1469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蒙特祖马一世(Moctezuma I,也称蒙特祖玛一世 [Montezuma I]),他手握长矛或权杖,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旁边有一个编制的宝座。此时一个穿着太阳神长袍的祭司正在为他呈上一顶带有金饰的王冠。旁边是他的箭头标志,箭头射向了繁星闪烁的夜空。蒙特祖马佩戴着有绿咬鹃羽毛装饰的肩章,鼻上有一根骨头穿过。蒙特祖马一世(1440-1469 年在位)的名字的意思是“愤怒的主”,他是阿兹特克第五任国王(文字部分错误地将他描述为第六任国王),伊兹柯阿特尔 (Itzcóatl) 的侄子。据推测,画面中为他呈上王冠的人是德斯科科的统治者、蒙特祖马的盟友内扎华科约托 (Nezahualcoyotl)。内扎华科约托穿着太阳神托纳提乌 (Tonatiuh) 的披风。在托瓦尔手稿的插图中,除了蒙特祖马之外,只有阿兹特克王朝的第一任统治者阿克玛皮奇特里 (Acamapichtli) 和他的继承者阿哈雅卡特尔 (Axayácatl) 佩戴有金饰的王冠。据说骨头穿过蒙特祖马的鼻子是男子遵守德斯科科传统的象征。

阿兹特克太阳历的第 15 个月——举旗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在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中,一个瘦弱的老人手持一面装饰着蓝色条纹和信号旗的旗帜。他戴着一条饰有金色吊坠的蓝色珠子项链。男子的头部上方是一只山羊。根据文字描述,这个月是众战将庆祝的时间。这个月相当于公历的十二月,星象上属摩羯座,被称为 Panquetzaliztli(举旗),纪念的是太阳神和战争之神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蓝色可能与这个神有关,他的名字的意思是“左侧的蓝蜂鸟”。

阿兹特克太阳历的第 1 个月——种树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在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中,有一根挂着红白条纹旗帜的红色桅杆,上面饰有许多彩色羽毛以及捆扎的玉米和水果,旁边还有一个方框,内有两条鱼。这个月相当于公历的二月,被称为 Quahuitlehua(种树或停水),又称 Atlcahualo、Atlcualo、Xilomaniztli、Cohuailhuitl、Atlmotzacuaya 或 Xochzitzquilo。这个月纪念的是雨神特拉罗可 (Tlaloc),儿童会被溺死以作为对他的祭品,不过这里并没有提到这个仪式。

奇科莫兹托克:定居在墨西哥或其附近的部落的起源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绘的是住在奇科莫兹托克的男人和女人。奇科莫兹托克意为“七个洞穴”,在那瓦特语中是口或子宫的意思,阿兹特克人认为他们来自那里。在阿兹特克人的创世神话中,墨西加人离开地球深处并定居在阿兹特兰,因此被称为阿兹特克人。后来他们继续南迁,寻找神为他们指示的其他定居点。

阿克玛皮奇特里,阿兹特克第一任国王(1376-1395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阿克玛皮奇特里 (Acamapichtli),他手握长矛或权杖,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他的上方有一只拿着芦苇的手。左侧是美洲虎皮。阿克玛皮奇特里(1376-1395 年在位)的名字的意思是一束芦苇,他是托尔特克皇帝的后裔,被选为墨西哥-特诺奇蒂特兰城王朝的第一任统治者,因此成为阿兹特克统治者。他穿着最高祭司的衣服,脚上凉鞋的设计与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 (Quetzalcoatl) 以及他的托尔特克祖先有关。美洲虎、老鹰和蛇是阿兹特克宗教的典型标志。

维兹里维特尔,阿兹特克第二任国王(1395-1417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维兹里维特尔 (Huitziláihuitl),他手握长矛或权杖,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旁边有一个编制的宝座,上方有一只蜂鸟。维兹里维特尔(Huitziláihuitl,也称 Huitzilihuitl,1395-1417 年在位)是阿兹特克第二任国王,名字来自阿兹特克太阳神和战争之神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 的蜂鸟标志。他穿着最高祭司的衣服,脚上凉鞋的设计与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 (Quetzalcoatl) 以及他的托尔特克祖先有关。

奇马尔波波卡,阿兹特克第三任国王(1417-1427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奇马尔波波卡 (Chimalpopoca),他手握长矛或权杖,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旁边有一个编制的宝座,上方是一个冒烟的盾。奇马尔波波卡(1417-1427 年在位)是阿兹特克第三任国王,他的名字的意思是“冒烟的盾”。画面中他穿着最高祭司的衣服。

伊兹柯阿特尔,阿兹特克第四任国王(1427-1440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伊兹柯阿特尔 (Itzcóatl),他手握长矛或权杖,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旁边有一个编制的宝座。他把右手藏进了他的披风下面。他的上方有一条黑曜石蛇。伊兹柯阿特尔(1427-1440 年在位)是阿兹特克第四任国王,名字的意思是黑曜石蛇。他穿着最高祭司的衣服。根据历史记录,他曾销毁古老的纳瓦特尔语记录,以极权领导者身份巩固法律权威,并建立“荣冠战争”惯例以获得活人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