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特克神圣历的月份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阿兹特克历的一个月份,显示了这个月中每一天的名称。画面顶部是一个人的图像,他身上长有鱼鳞,戴着绿咬鹃羽毛,站在水中,手拿玉米秆和一个容器。阿兹特克人使用两种历法来计算一年中的天数。Xiuhpohualli(第一日历或太阳历)包含 365 天,分为 18 个月,每月 20 天,加上年底的 5 天无用日。Tonalpohualli(第二日历或“神圣历”)共有 260 天,包含 13 个数字和 20 个标志。两种历法每 52 年重合一次。这幅图像显示的可能是第六个月 Etzalcualiztli(食豆黍粥)。

阿兹特克太阳历的第 2 个月——剥人皮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神希培·托泰克 (Xipe Tótec) 或他的装扮者。他身穿使用剥下的人皮制成的衣服,舌头伸出,头上有一件绿色羽毛头饰,脚穿凉鞋。他的左手拿着一个会发出响声的权杖,右手拿着一个双穗玉米,头带上还绑着鹿蹄。右耳垂上挂着一个分叉的金色挂件。在他的脚下,有一匹跃起的山羊或白羊。这个月相当于公历的三月,星象上属白羊座,纪念的是 Tlacaxipehualiztli(剥人皮)的节日。这个月份的形象标志是“我们的剥皮主”——希培·托泰克。与双穗玉米一样,会发出响声的权杖也是这个神的典型标志之一。鹿蹄与该神的狩猎仪式有关。金色挂件称为 Teocuitlanacochtli,也与这位神灵密切相关。

阿兹特克太阳历的第 5 个月——干涸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一个仪器。该仪器包含一个由画有图案的纸张包裹的物体,顶部是一个圆盘,上端有一个大大的纸结。仪器右侧有一幅脸部绘有条纹、头上有白色羽毛、戴着一条项链的头像。根据文字描述,太阳神和战争之神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 类似于罗马神话中的朱庇特。这个月相当于公历的五月,被称为 Toxcatl(干涸)。该月的保护神是慧兹罗波西特利和特斯卡特利波卡(Tezcatlipoca,夜空之神和记忆之神)。画面上显示的仪器是观测仪,是特斯卡特利波卡的特征之一,据说是他的一面魔镜。条纹脸也是特斯卡特利波卡的标志。

阿兹特克太阳历的第 6 个月——食豆黍粥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描绘了一个神灵,可能是特拉罗可 (Tlaloc),也可能是装扮他的祭司。他拿着一秆玉米和一个装水的容器,眼睛和嘴巴周围涂有绿色圆圈,穿着披风。他的头顶上方有一只螃蟹。根据文字描述,在这个月中,工人和下层阶级会打扮成这样外出,提醒所有人是谁提供了食物。这个月相当于公历的六月初,星象上属巨蟹座,被称为 Etzalcualiztli(食豆黍粥)。这个月的守护神是雨神特拉罗可。特拉罗可的标志包括手持水罐和玉米秸秆,眼睛和嘴巴涂圈。

阿兹特克太阳历的第 8 个月——君主大宴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一个男孩,他打扮得像女神希洛内 (Xilonen),身着披风,身上有绿咬鹃羽毛,头戴头饰。他的头部上方有一个戴着绿宝石项链的头像,脚下有一只狮子。根据文字描述,这个月会举行更为重要的贵族和酋长的盛宴,比前一场排场更大。这个月相当于公历的七月,星象上属狮子座,被称为 Hueytecuilthuitli(君主大宴),纪念的是女神希洛内,她的名字意为一穗嫩玉米。她也被称为七蛇,是主玉米和生育的女神。

阿哈雅卡特尔,阿兹特克第六任国王(1469-1481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阿哈雅卡特尔 (Axayácatl),他手握长矛和权杖,头戴佩有金饰的王冠,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旁边有一个编制的宝座。他上方是一个人头,有水从人头上流下来。阿哈雅卡特尔(1469-1481 年在位)是阿兹特克第六任国王(文字部分错误地将其描述为第八任国王),是蒙特祖马一世(Moctezuma I,也称蒙特祖玛一世 [Montezuma I])的孙子,蒂索克 (Tizoc) 的兄弟。阿哈雅卡特尔的名字的意思是“脸上的水”。

蒙特祖马二世,阿兹特克最后一任国王(1502-1520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蒙特祖马二世 (Moctezuma II),他留着胡子,佩戴着绿咬鹃羽毛肩章,手握长矛或权杖,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旁边有一个编制的宝座和一顶王冠。蒙特祖马二世(1502-1520 年在位)姓科斯可有辛(Xocoyotzin,意为“苦主”),是阿兹特克第九任皇帝,阿哈雅卡特尔 (Axayácatl) 的儿子,蒙特祖马一世(Moctezuma I,也称蒙特祖玛一世 [Montezuma I])的重孙。1520 年,他向西班牙投降。王冠是蒙特祖马的主权标志。

慧兹罗波西特利,阿兹特克的主神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他一手拿着绿松石蛇(响尾蛇),另一只手拿着标示有五个方向图案的盾和三支箭。慧兹罗波西特利头戴蜂鸟面罩(头盔),上面有插着绿咬鹃羽毛的王冠,这是两位蒙特祖马(Moctezuma,也称蒙特祖玛 [Montezuma])国王的标志。慧兹罗波西特利的名字的意思是“左侧的蓝蜂鸟”,他是阿兹特克的太阳神和战争之神。xiuhcoatl(绿松石蛇或火蛇)是他的神秘武器。

阿兹特克墓葬习俗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在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中,有一个木乃伊坐在编制的宝座上,还有一个由绿咬鹃羽毛制成的装饰和一个玉领首饰,背景是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代表在国王去世时作为祭品的奴隶。

卡玛克斯特利,特拉斯卡拉人的战神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绘的是特拉斯卡拉(Tlaxcala,意思是“出产玉米饼的地方”)人的战神卡玛克斯特利 (Camaxtli),特拉斯卡拉是阿兹特克人的敌对部落。卡玛克斯特利也称为米克斯科托·卡玛克斯特利 (Mixcoatl-Camaxtli),他在这幅画中被描绘为身穿黄色人皮、头戴圆锥形帽子的形象,与阿兹特克神灵魁札尔科亚特尔 (Quetzalcoatl) 一样。他的缠腰布上插着三面旗帜,一只手握着标有五个方向图案的盾和一根礼仪性手杖,另外一只手拿着长矛。与阿兹特克人一样,特拉斯卡拉人也是游牧民族奇奇默克人的后裔。卡玛克斯特利曾宣称他们会统治世界,但他们没有像阿兹特克人那样取得成功,最终与西班牙结盟对付他们的宿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