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的迁徙历史

这本手稿名为托瓦尔手抄本,由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Juan de Tovar,约 1546 – 约 1626 年)根据多米尼加修士迭戈·杜兰(Diego Durán,约 1537 - 约 1588 年)撰写的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加)历史创作而成。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介绍、阿兹特克日历与基督教日历的详细比较,以及托瓦尔与耶稣会神父何塞·阿科斯塔 (José de Acosta) 之间往来的信件,据说托瓦尔是受其之托完成这部作品的。这部手稿附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托瓦尔介绍的阿兹特克人在西班牙人到来之前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这部分内容与 1856 年何塞·费尔南多·拉米雷斯 (José Fernando Ramírez) 在墨西哥发现的拉米雷斯手抄本一样。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

博班阿兹特克日历圆盘

这个阿兹特克图形日历圆盘俗称博班日历圆盘,印在 amatl(无花果树皮)纸上。最初推断其完成日期可能是在 1530 年左右,现在已被更准确地确定为 1545-1546 年。最初推断的日期是根据文件中出现的两个人物确定的,一个据说是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án Cortés),另一个据说是伊克斯奇托 (Ixtlilxochitl) 的儿子唐·安东尼奥·皮们特尔·塔尔惠诺欣 (Don Antonio Pimentel Tlahuilotzin)。学者帕特里夏·洛佩斯·唐 (Patricia Lopes Don) 根据唐·安东尼奥·皮们特尔·塔尔惠诺欣在 1540–1546 年是德斯科科德莫拉的统治者的事实,推断它可能完成于 1545–1546 年。日历的外圈由每月 veintenas(20 天)的 18 个月份的标志组成,构成阿兹特克历。外圈的中心是以三对人物表示的三段历史,还有纳瓦特尔语和西班牙语注释。博班日历圆盘是唐·安东尼奥·皮们特尔·塔尔惠诺欣家族和西班牙支持的唐·卡洛斯·欧梅托奇特里·兹兹梅卡特可托(Don Carlos Ometochtli Chichimecatecotl)之间争议的结果,坐在右上方的是塔尔惠诺欣,坐在左上方的是他的继承人唐·赫尔南多·德·查韦斯 (Don Hernando de Chávez),代表其家族。本文件旨在证明唐·安东尼奥·皮们特尔·塔尔惠诺欣具有成为特斯科科德莫拉统治者的合法权利。日历的外圈以及中间的三段历史均为手工着色,可能由两个不同的人绘制和编写。这份日历以法国考古学家和收藏家欧仁·博班 (Eugène Boban) 的名字命名。1866 年,路易·多特里来纳上校 (Colonel Louis Doutrelaine) 在《墨西哥国家科学与技术委员会档案》(Archives de la commission scientifique de Mexique,  巴黎,1866–1867 年)一书中出版该日历的复制版和解释后,它被引起广泛关注。原作已经损坏,因此 1866 年的复制品比原作更为详细。

阿兹特克贵族为国捐躯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绘的是 15 世纪中叶抵抗查尔科战争的事件。蒙特祖马一世 (Moctezuma I) 坐在他的宝座上,手指现场。在他脚下,一名身着黄色服饰、头戴贵族羽毛头饰的士兵被查尔科士兵俘虏。一名战俘在一个平台上跳舞,在他身下,另外一名战俘躺在地上,胳膊和头都被砍断。在最左边,一位查尔科领主正坐在宝座上,和他的两个下属一起看着舞蹈。顶部中央是代表特诺奇蒂特兰城(今墨西哥城)的开花仙人掌标志。画面上显示的军事装备包括粗棍棒和盾牌。这个故事中的英雄是伊洙阿华卡托(Ezhuahuacatl,蒙特祖马 [Moctezuma] 的表兄弟),另外一部名为杜兰手抄本的重要手稿中介绍了他的故事。伊洙阿华卡托本来有机会成为查尔科的统治者,但他却在杆子上跳舞,然后跳下摔死,使得他的人民免于成为查尔科的奴隶。

阿维索特尔,阿兹特克第八任国王(1486-1502 年在位)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阿维索特尔 (Auitzotl),他手握长矛或权杖,站在一张芦苇席子上,旁边有一个编制的宝座。在他的上方,是一只水猴(称为 auitzotlahuizote)。阿维索特尔(Auitzotl,也称阿惠索特尔 [Ahuitzotl],1486-1502 年在位)为阿兹特克第八任国王(插图说明错误地将其描述为第五任),他是蒙特祖马一世 (Moctezuma I) 的儿子,阿哈雅卡特尔 (Axayácatl) 和蒂索克 (Tizoc) 的兄弟。他将阿兹特克帝国的版图扩张到最大。他是一个残酷的军事领袖,镇压了瓦斯特卡的叛乱,将阿兹特克的领土增加了一倍以上。他征服了米斯特克、萨波特克、塔拉斯坎和远至危地马拉西部的其它部族。在他统治期间,特诺奇蒂特兰城主神庙修建完成。阿维索特尔的标志物是水猴,特诺奇蒂特兰城所在的湖中的一种多刺的老鼠或水獭。对古代墨西哥人来说,这是一种可怕的神话生物,会把男人抓去献给雨神特拉罗可 (Tlaloc)。

特诺奇蒂特兰城的立城之鹰、蛇和仙人掌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绘了特诺奇蒂特兰城(今墨西哥城)的建立。画面上一只老鹰站在一棵开花的仙人掌上,正在吞食一只鸟。仙人掌生长在湖中的一块岩石上。在接近仙人掌根部的位置,有很多墨西哥人留下的脚印。右边的人物是特诺奇(Tenoch,从他的开花仙人掌标志可知),他带领阿兹特克人来到特诺奇蒂特兰城。左边是托奇特辛 (Tochtzin,又称墨西特辛,从他的兔子标志可知),他来自卡普兰(从插有旗帜的房子标志可知),是特诺奇的联合统治者。两位统治者均坐在编制的宝座上。右上角是一块有五个点和交叉箭头的盾牌,代表玛里纳奇托 (Malinalxochitl) 的儿子科皮尔 (Copil)。阿兹特克人按照太阳神和战争之神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 的预言,从遥远的北方开始往别处迁移。在一座湖心岛上,有一只鹰抓着一条蛇栖息在一棵开花的仙人掌(仙人球)上,他们在那里建立了特诺奇蒂特兰城,从而结束了迁移。根据他们的神话,慧兹罗波西特利姐妹的儿子科皮尔的心脏被抛到岛上,仙人掌从心脏中长出。他的五个点的标志代表阿兹特克人认为,世界是一个平坦的表面,分为 5 个方向(北、南、东、西、中,首都位于正中)。

阿兹特克人抗旱祭祀仪式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在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中,三个祭司拿着祭品,走在一条河流旁边(断头鸟会被投入这条河流)。祭司们戴着绿宝石或 chalchiuitl (玉石)项链,并用三个红色的环束起长长的头发。其中两个祭司戴着花朵头饰。所有的人都背着包或袋子。一个祭司一只手拿着权杖,另一只手拿着香炉,里面有阿兹特克焚香或柯巴树脂(或称柯巴里树脂 [copalli],来自不同树木的干树脂);一个祭司吹着海螺壳;第三个祭司拧着一只鸟的脖子。水中央的一个小岛上有一棵开花的仙人掌。断头鸽子是祭祀干旱的祭品。海螺壳经常在宗教仪式上用到。开花的仙人掌代表特诺奇蒂特兰城。阿维索特尔(Auitzotl,也称阿惠索特尔 [Ahuitzotl],1486-1502 年在位)在位期间,墨西哥曾遭受大旱。阿惠索特尔在位于科约阿坎的阿库库可斯克河源头建造水坝。

纪念阿兹特克神慧兹罗波西特利的神庙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画面的左侧是一座神庙或金字塔,神庙顶部有两幅神灵的图像,两侧有墨西哥土著。神庙右侧的图像是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 的图像,左侧的图像是手持绿松石蛇的特拉罗可 (Tlaloc)。神庙四周有一圈彼此吞头的蛇墙。画面的右侧是阿兹特克人的头骨架。慧兹罗波西特利的名字的意思是“左侧的蓝蜂鸟”,他是阿兹特克的太阳神和战争之神。绿松石蛇或火蛇是他的神秘武器。特拉罗可是雨神和农业神,来自前阿兹特克或托尔特克。雕塑蛇墙的建筑风格在阿兹特克神庙中十分常见。阿兹特克人的头骨架用于存放殉葬者的头骨。这座伟大的神庙位于特诺奇蒂特兰城,上方有两个神坛——左侧的神坛用于祭祀特拉罗可,左侧的神坛用于祭祀慧兹罗波西特利。

阿兹特克神特斯卡特利波卡及其神庙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特斯卡特利波卡。他坐在神庙中的编制宝座上,一手持盾牌(上面有表示五个方向的图案)和三支箭,另一只手持长矛。他穿着一件红色披风,上面有头骨和骨骼图案,头发中有白色的羽毛。特斯卡特利波卡(意为“冒烟的镜子”)是夜空之神和记忆之神,他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在这幅插图里,他手持与太阳神和战争之神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 一样的盾牌。神庙顶部的螺旋体代表蝴蝶或阵亡的将士。白色的羽毛被放置在殉葬者的头发上。

阿兹特克祭司以烧香和血祭品祭祀神灵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两个身体被涂成蓝色的祭司向神灵敬奉祭品的情景。其中一个祭司手拿香炉和包,另一个正在用一根仙人掌的尖刺刺自己。画面中间是一个插着三根沾满血的仙人掌尖刺的编制容器,它将被敬奉给神灵。这些祭司被称为神灵守护者,用三个环束起的长发是他们的标志。他们焚烧柯巴树脂(或柯巴里树脂 [copalli],来自不同树木的干树脂)并用仙人掌的尖刺自残,以向神灵敬奉鲜血。

阿兹特克太阳历的第 10 个月——亡者大宴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记录了一个连续的阿兹特克历,包括月、周、日、主日字母和一个 365 天的基督教年份中的宗教节日。这幅来自第三部分的插图描绘的是两个男孩爬一根杆的情景。杆的顶部有一个盾,上面饰有白色羽毛、几支矛、放在锯齿状杆(来自仙人掌)上的旗帜、两朵花(可能是索科索奇特尔 xocoxochitl),以及两个分叉的物体(可能是金色吊坠 teocuitlanacochtli)。杆的上方是一只长嘴鸟的头部,它嘴巴里叼着种子;再上方是嵌有坚果的面包,寓意一个繁星闪烁的夜晚;还有一穗玉米以及一个不规则四边形物体。文字部分描述了特帕内克人 (Tepanec) 的节日。这个月被称为 Hueymiccaihuitl(或 Xocotlhuetzi,落果或亡者大宴)。它的纪念活动包括爬杆比赛。这个月纪念的是阿兹特克火神和星神艾克索科特尔(Xocotl,也称为奥唐特库利 [Otontecuhtli],特帕内克部落特别崇拜他)。金色吊坠也与敬拜希培·托泰克 (Xipe Tótec) 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