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雷尔山公墓全景

19 世纪 30 年代,一批有影响力的费城人希望在乡村建造一个墓园,成为上流社会一个自然、安详和僻静的安葬之地。他们选择了位于里奇大道 3822 号的劳雷尔山,该处之前是商人约瑟夫·西姆斯 (Joseph Sims) 的地产,山上岩石峭壁耸立,景色壮观,距市中心约 6 公里。公墓建于 1836-1839 年,设计者为苏格兰出生的建筑师和景观设计师约翰·诺特曼 (John Notman)。此图以鸟瞰的角度展现了公墓的部分景象:几驾载人马车及一辆灵车正前往墓地,另有几驾载货马车停在正门前面。墓园中有坟墓、纪念碑和哥特式教堂。这幅画的作者是爱德华·J·平克顿 (Edward J. Pinkerton),他是平克顿-瓦格纳-麦圭根公司的合伙人,一位活跃于 19 世纪 40 年代的费城平版画家。该公司主要印刷书籍和期刊的插图,较早采用了印刷术。这幅版画成为 1844 年《劳雷尔山公墓指南》的卷首插画。

费尔芒特

这幅自费城的瑞舍维奥尔山向西观望的景观图显示的是费尔芒特自来水厂,该水厂最初在 1812-1822 年之间建造,设计者是费城首席工程师弗雷德里克·格拉夫 (Frederick Graff)。建造此自来水厂的目的是为不断扩大的城市提供安全的饮用水。水厂内有发动机房,水磨房和一座沟渠桥梁。从图上可以看到访客们在水厂优美的园林中漫步,在附近的斯库尔基尔河上,桨手们在划船。图上还描绘有住宅,可能还包括雷蒙山、斯库尔基尔运河水闸和河坝等处。这幅画的作者是约翰·卡斯帕·维尔德(John Caspar Wild,约 1804-1846 年),一位出生于瑞士的艺术家及平版画家,他于 1832 年从巴黎到达费城。他创作了很多关于费城和其它美国城市(包括辛辛那提、圣路易斯和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油画和版画。他的作品是这些城市重要的历史记录,描绘了这些城市在进入大规模工业化和城市快速发展之前的状况。

被大火烧毁的宾夕法尼亚州会议厅。1838 年 5 月 17 日夜

这张引人注目的版画上显示的是被烧毁的宾夕法尼亚州会议厅,这座大型建筑于 1837-1838 年曾坐落在费城第六街道与海恩斯街道的转角处,是当地废奴主义者(反对奴隶制者)集会的地方。落成典礼于 1838 年 5 月 14 日开始,并在城市中反废奴力量敌视的氛围中持续了数天。1838 年 5 月 17 日 的夜晚,一伙反对废除奴隶制的暴徒冲进大厅纵火。消防公司拒绝进行扑救,最后这栋建筑被完全烧毁。画面中,有一大群人在围观,消防队员正在对毗邻的建筑物喷水。印制及出版人约翰·T·博文 (John T. Bowen) 在火灾发生几天后印制了这幅画,以纪念这次事件。这幅画的作者是约翰·卡斯帕·维尔德(John Caspar Wild,约 1804-1846 年),一位出生于瑞士的艺术家及平版画家,他于 1832 年从巴黎到达费城。他创作了很多关于费城和其它美国城市(包括辛辛那提、圣路易斯和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油画和版画。他的作品是这些城市重要的历史记录,描绘了这些城市在进入大规模工业化和城市快速发展之前的状况。

吉拉德学院

这幅版画上显示了费城吉拉德学院的创立人大厅,建于 1833-1847 年,设计者为费城建筑师托马斯·乌斯提克·沃尔特斯 (Thomas Ustick Walters)。大厅位于后来的吉拉德大道与科林斯大道上的里奇大道之间。吉拉德学院使用费城金融家和慈善家斯蒂芬·吉拉德 (Stephen Girard) 的一笔遗赠建立,是为穷困的白人男性孤儿设立的学校。这幅画的作者是约翰·卡斯帕·维尔德(John Caspar Wild,约 1804-1846 年),一位出生于瑞士的艺术家及平版画家,他于 1832 年从巴黎到达费城。他创作了很多关于费城和其它美国城市(包括辛辛那提、圣路易斯和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油画和版画。他的作品是这些城市重要的历史记录,描绘了这些城市在进入大规模工业化和城市快速发展之前的状况。

费城吉拉德学院

这幅版画展示的是位于费城吉拉德大道的吉拉德学院的外观,包括创立人大厅以及东边和西边的附属建筑。学校建筑的设计者为费城建筑师托马斯·乌斯提克·沃尔特斯 (Thomas Ustick Walters),采用了希腊复兴风格,建于 1833-1847 年。吉拉德学院使用费城金融家和慈善家斯蒂芬·吉拉德 (Stephen Girard) 的一笔遗赠建立,是为穷困的男性白人孤儿设立的学校。这幅画的作者是约翰·卡斯帕·维尔德(John Caspar Wild,约 1804-1846 年),一位出生于瑞士的艺术家及平版画家,他于 1832 年从巴黎到达费城。他创作了很多关于费城和其它美国城市(包括辛辛那提、圣路易斯和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油画和版画。他的作品是这些城市重要的历史记录,描绘了这些城市在进入大规模工业化和城市快速发展之前的状况。

美国传统军校,位于日耳曼敦的芒特艾里,距离费城 8 英里

这幅版画展示的是美国传统军校,它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费城日耳曼敦的芒特艾里,距费城市中心约 8 英里(13 公里)。建筑的右翼建于 1750 年,称为“芒特艾里”,是宾夕法尼亚州首席大法官威廉·艾伦 (William Allen) 的乡村宅邸。19 世纪初,该地区以此建筑物的名称芒特艾里命名。芒特艾里神学院(后来的芒特艾里学院或大学学院)于 1807 年成立,学校在 1826-1835 年成为一所军校,由奥古斯都·L·罗姆福特 (Augustus L. Roumfort) 监督管理。该建筑于 1848 年或 1849 年被拆除。这幅版画的创作者是乔治·雷曼(George Lehman,约 1800-1870 年),一位出生于瑞士的风景画家及平版画家,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县长大。这幅图片由平版画商矶法思·G·奇尔德思 (Cephas G. Childs) 和亨利·英曼 (Henry Inman) 印制,他们在 1831-1833 年是合作伙伴。

阿维索特尔的葬礼仪式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在这幅来自第二部分的插图中,一具木乃伊坐在带有阿维索特尔 (Auitzotl) 标志的编制宝座上。画面上还有一顶王冠、一个由绿咬鹃羽毛制成的装饰品以及一个玉领首饰,背景有三个男人。有血从木乃伊身上流出来。这里所表现的是阿维索特尔的木乃伊(有他的标志及其王室的其它标志)在阿兹特克人葬礼仪式第二阶段——火葬的情景。背景中的三个男人代表国王去世时作为祭品的奴隶。阿维索特尔(Auitzotl,也称阿惠索特尔 [Ahuitzotl],1486-1502 年在位)是阿兹特克第八任皇帝,蒙特祖马一世(Moctezuma I,或蒙特祖玛 [Montezuma])的儿子,阿哈雅卡特尔 (Axayácatl) 和蒂索克 (Tizoc) 的兄弟,他将阿兹特克帝国的版图扩张到最大。阿维索特尔死于一种衰竭性疾病。另一部名为杜兰手抄本的重要手稿中讲述了他的葬礼。阿维索特尔的象征物是水猴(称为 auitzotlahuitzote),特诺奇蒂特兰城所在的湖中的一种多刺的老鼠或水獭。对古代墨西哥人来说,这是一种可怕的神话生物,会把男人抓去献给雨神特拉罗可 (Tlaloc)。

魁札尔科亚特尔,乔卢拉人的主要神灵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绘的是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 (Quetzalcoatl),他的嘴为喙状,头戴圆锥形帽子,身披斗篷,一只手拿着饰有羽毛的盾牌,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弯刀。魁札尔科亚特尔(羽蛇神)为创造之神,他是阿兹特克的主要神灵之一,与生育和复活相关,显灵时成为风神伊厄科特尔 (Ehecatl),能带来雨水。乔卢拉有一座专门用于纪念他的大神庙。他经常与托皮尔特辛 (Topiltzin) 一起被提起,托皮尔特辛是传说中图拉在托尔特克时代的祭司国王,在历史上可能确有其人,据说有浅色的皮肤,留着胡须。1519 年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án Cortés) 到达墨西哥时,蒙特祖马二世国王(Moctezuma II,1502-1520 年在位)就确信他是羽蛇神。他的斗篷、帽子和腰带设计代表蝴蝶翅膀,象征着阵亡的将士。

祭品与主祭者之间的战斗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绘的是牺牲祭品的场景。头发上有白色羽毛的受害者手里拿着绘有表示五个方向的图案的盾牌,与手持粗棍棒和盾牌、头戴羽毛头饰、身穿美洲虎皮的战士战斗。这一人牲仪式是为了庆祝"剥人皮"的节日,纪念主农业、死亡、重生和四季的神灵希培·托泰克(Xipe Tótec,“我们的剥皮主”)。在春季纪念这位神灵的节日上,男人们会作为祭品被绑到圣坛石板上。被击败后,受害人会被剥皮并被吃掉。另一部名为杜兰手抄本的重要手稿对这一节日进行了描述。

以心脏祭神的习俗

这本托瓦尔手抄本被认为是 16 世纪墨西哥耶稣会士胡安·德·托瓦尔 (Juan de Tovar) 所作,其中包含关于阿兹特克(也称墨西卡)礼仪和仪式的详细信息。手抄本中有 51 整页的水彩画。这些画作受到与外界接触前的象形手稿的巨大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品质。手稿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西班牙人到来之前,阿兹特克人的迁徙历史。第二部分是手稿的主体部分,以图画介绍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第三部分包含托瓦尔日历。这幅插图来自第二部分,描述了以活人祭祀的场景。画面上,一位不知名的祭司手拿一支长矛正在主持一个活人祭祀仪式,活人的心被祭司的一个助手取出。背景是另一个助手站在神庙或金字塔的台阶上,手持香炉。阿兹特克人相信,向神灵敬献男人的心脏可以滋养太阳,让太阳再次升起。"花之战"的目的就是抓获战俘,将其作为祭祀品献给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