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兹奥·卡尔代里尼对尤韦纳尔、斯塔提乌斯、奥维德和普罗佩提乌斯作品的评论

受意大利人文主义以及家庭教师亚诺什·维特兹(János Vitéz,埃斯泰尔戈姆大主教,藏书家)的影响,匈牙利国王马蒂亚斯·科维努斯(Matthias Corvinus,1443-1490 年)十分酷爱读书和学习。1458 年,马蒂亚斯 14 岁时当选匈牙利国王,因为在征服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战争中的表现以及热爱学习与科学的精神而广受好评。他创办了当时欧洲最好的图书馆之一——科尔文纳图书馆。马蒂亚斯去世以后,特别是 1541 年土耳其人征服布达之后,该图书馆倒闭,多数藏书被毁,残存的卷册散落在欧洲各地。此手抄本最初保存在科维努斯图书馆,现保存在同样的标志出现在佛罗伦萨美第奇-老楞佐图书馆,其成书时间可追溯到 15 世纪 80 年代末。书中包含多米兹奥·卡尔代里尼(Domizio Calderini,1447-1478 年)在 15 世纪 70 年代中期的作品,他是一位朝臣、学者、人文主义者和有争议的文学评论家,生于维罗纳,逝于罗马。此书中收录的是他对尤韦纳尔 (Juvenal) 的《讽刺诗集》、普布利乌斯·帕皮尼乌斯·斯塔提乌斯 (Publius Papinius Statius) 的《诗草集》、奥维德 (Ovid) 的《萨福书信》以及挽歌诗人塞克图斯·普罗佩提乌斯 (Sextus Propertius) 的多部作品的评论。2005 年《科尔文纳图书馆收藏集》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UNESCO) 世界记忆名录。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引言、目录和第 1 册:众神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萨阿贡按照中世纪早期作品中的分类将他的研究分成新西班牙的“神、人、自然诸物”,并按顺序阐述这些主题。据此,第 1 册的主题与众神有关。它描述了阿兹特克人万神殿中的主要神灵,列出其独特的身体特征、服饰、主要职责以及纪念他们的节日。为了使欧洲读者更容易理解这些神灵,萨阿贡有时将他们与希腊和罗马神话中的神祇进行比照。慧兹罗波西特利(Huitzilopochtli,手抄本中写作 “Uitzilobuchtli”)被称为“另一个赫拉克勒斯 (Hercules)”,特斯卡特利波卡 (Tezcatlipoca) 被称为“另一个朱庇特 (Jupiter)”。慧兹罗波西特利是阿兹特克人的守护神,他引导众人从传说中最初的“白地”阿兹特兰出发,开始朝圣之旅,最终于 1325 年到达“应许之地”并建立特诺奇蒂特兰城。他是战争之神和太阳神,身形巨大、极其强壮、好战,特诺奇蒂特兰城主神庙(大金字塔)的两个神坛中的一个就是专门供奉他的。另一个神坛供奉着雨神特拉罗可 (Tlaloc),他住在最高的山上,云在那里形成,直接影响农业收成和土地是否肥沃。第 10r 对开页上描绘了慧兹罗波西特利、特拉罗可和另外两个主神。对于萨阿贡来说,宗教是了解阿兹特克文明的关键。正如他在第 1 册的序言中所写,“在宗教和神灵崇拜方面,我相信没有任何偶像崇拜者比他们更虔诚,也没有任何人像这些新西班牙人一样如此不计成本”。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2 册:仪式典礼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2 册阐述对众神的宴飨和献祭,按照有 20 旬的神圣历编写。它包括 20 首献给众神的神圣颂歌或赞美诗,是萨阿贡在他的研究初期阶段从人们的口头吟唱中收集而来。本书还介绍了活人祭祀仪式,西班牙人刚刚抵达墨西哥时,被这种场景震惊。阿兹特克人认为献祭可以让宇宙周期继续运行,让太阳每天早上升起。在一个不断重生的过程中,阿兹特克人相信,他们的神死去然后又复活,变得比以前更强大,是活人祭品让他们获得“重生”。众神都附体在活人祭品——他们的 ixiptla(影像)或代表——身上,从人的心脏和血液中获得营养。第 84v 对开页中的插图描绘了夜空之神和记忆之神特斯卡特利波卡 (Tezcatlipoca) 的影像的祭祀。祭品必须是一个年轻力壮的男子,没有身体缺陷,他会预先被授予一年的闲适生活,并要学习吹长笛,像首领和贵族一样拿着“烟管”。一年过后,经过精心打扮和装饰,并完成一系列仪式后,他将被带到金字塔脚下杀死。活人祭品一般是在战斗中捕获的士兵,也可能是奴隶、犯下某些罪行的男性、年轻女性或儿童(供奉给雨神和水神)。在战斗中,目标不是杀死敌人,而是抓获战囚,他们被抓住头发,注定要成为活人祭品。本书的第 74r 对开页和第 74v 对开页中的插图描绘了为抓获活人祭品而发动战争的情景。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12 册:征服墨西哥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12 册讲述了西班牙征服墨西哥的故事:1519 年,科尔特斯带着 100 多人和一些马匹登上海岸;1521 年,特诺奇蒂特兰城被攻陷,阿兹特克人被征服。这个故事由亲眼目睹了事件的土著长老讲述,他们生活在特诺奇蒂特兰城被征服时期。萨阿贡约在 1553-1555 年间收集了这些记录,当时他在特拉特洛可的圣克鲁斯学院工作。这个纳瓦特尔语故事从西班牙人到来之前曾出现的“迹象和征兆”开始,到特诺奇蒂特兰城被围困 80 天后投降结束。通过记载亲眼目睹的忆述,萨阿贡还描绘了阿兹特克人当时的惊讶,以及他们败于西班牙人之后的痛苦。决定西班牙人胜利有几个关键因素:西班牙士兵,特别是科尔特斯的无情;使用中美洲人从未见过的马匹和枪支;以及科尔特斯的直觉,他认为阿兹特克帝国的民众准备依靠他的势力,摆脱阿兹特克统治阶层。第 12 册包含大量插图,描绘了战争场景,包括科尔特斯的到来,特诺奇蒂特兰城的主神庙(大金字塔)的图像,土著居民与西班牙士兵之间的战斗,以及遭到西班牙人破坏的阿兹特克神庙。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10 册:民众,他们的优点和缺点,以及其它国家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10 册阐述的是阿兹特克社会,包括当地民众的优点和缺点、食品和饮料、人体的各部分、疾病和疗法等主题。在这本书中,萨阿贡描述了将可可豆制成巧克力的过程,第 71v 对开页也描绘了这一过程。由纯可可和香料制成的饮料被认为是最上等的美味,仅供贵族享用。第 10 册还讨论了农业和食物的制作。农业是阿兹特克人的经济基础。耕种是平民的责任,他们要耕种分配给他们的土地以及贵族和统治者的土地。当地主要农作物是玉米,阿兹特克人用它制成一种面包。制作食物是妇女的任务,第 315r 对开页对此进行了描绘。普通百姓的饮食非常简单,上层集团却享用丰富的食物和丰盛的佳肴。萨阿贡记述了一个长长的、使用不同调味料调味的菜肴清单。在第 10 册的最后一章,“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居住的民族”,包括两段较长的文字,其内容来自萨阿贡对纳瓦长老们关于中美洲历史的问卷调查。其中一段介绍了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 (Quetzalcoatl) 和雨神特拉罗可 (Toltec),另一段简要介绍了纳瓦民众的文化演变史。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7 册:太阳、月亮、星星和纪年

此处展示的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7 册介绍了太阳、月亮和星星。它包含阿兹特克人称为“第五个纪元”中,太阳和月亮诞生的故事,这些故事是萨阿贡从长老们与他分享的古诗词和传说中选萃出来的。第 228v 对开页的插图描绘了月亮上的兔子。古代印地安人宣称,在满月中可以看到一只兔子的轮廓,这是月球表面的凸起和陨石坑变化造成的阴影所产生的视觉效果,但他们以神话来解释。根据阿兹特克人的说法,在创造新的纪元之前,众神聚集在特奥蒂瓦坎古城,商量创造出太阳,让它照亮世界。为了做到这一点,必须有神牺牲自己。特库希斯特卡特尔(Tezcuciztecatl,也称为 Tecciztecatl)主动请缨,但还需要另一位神。每个人都害怕,没有人上前,所以他们把目光转向身上布满溃伤的纳纳华特辛 (Nanahuatzin),他大方地接受了。这两个神进行了四天的苦修以准备献祭。特库希斯特卡特尔使用羽毛、黄金、宝石和珊瑚的尖锐碎片进行自我献祭,而纳纳华特辛则用不起眼的材料,并提供了他的血和脓液。午夜,大火被点燃,所有的神都聚集在火旁,到特库希斯特卡特尔该把自己投入火中变成太阳时,他畏缩不前了。相反,纳纳华特辛勇敢地投入火中,开始发光。此时羡慕不已的特库希斯特卡特尔才跟上去,被转化成第二轮太阳。众神没有计划让天空中出现两个亮度相同的天体,所以其中一位神灵捡起一只兔子,并把它扔进了第二轮太阳中,以降低其亮度,后来它成为月亮,人们可以在它的脸上看到一只兔子的轮廓。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8 册:国王和贵族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8 册阐述了王公贵族、政府形式、统治者选举以及贵族们的习俗和娱乐活动。除了本身对这些主题感兴趣外,萨阿贡还出于语言的考虑,希望尽可能全面地描述阿兹特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解释说,只有这样做,他才能“揭示这种语言中的字面意义和隐喻意义,各种讲话方式,以及他们古老风俗中的更重要部分——善良与邪恶”。第 8 册配有大量与阿兹特克人生活方式相关的插图。第 219、261、280-81 对开页的绘画与服饰有关。画中展示了织布机、衣服的制造过程以及贵族穿的布料图案。大多数阿兹特克人只能穿用龙舌兰纱制造的衣服,没有染色和装饰,而贵族们则穿着彩棉衣服,用贝壳或骨骼和羽毛饰品做装饰。第 269r 对开页上的插图显示的是一种名为 patolli 的赌博游戏,根据萨阿贡的描述,它类似骰子,玩家押上珠宝和其它财产,让三颗大豆子落在垫子上画的一个大十字上。第 292v 对开页上的插图描绘的是名为 tlachtli 的球类比赛,该比赛最初与中美洲人对宇宙的看法相关,他们认为宇宙是两股冲突对立但互补的力量(如生命与死亡、白天与黑夜、肥沃与贫瘠、光明与黑暗)的产物。比赛中为表现这种争斗,设计了代表宇宙对立力量的两个团队,球场上两队面对对方,对着球场的墙壁尽可能多地击打并弹回一个很重的橡胶球。根据萨阿贡的介绍,这种比赛后来成为贵族们的一种消遣,已经失去了早期的宗教意义。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9 册:商人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9 册阐述的是负责黄金、宝石和羽毛事务的商人和官员。商人是阿兹特克人社会的一个重要群体。他们经常长途跋涉,寻找珍贵的商品和货物,并且在他们的所到之处收集有价值的信息,阿兹特克人经常使用这些信息谋划征服战争。中美洲当时还不懂得使用驮畜和轮毂,所以他们的货物由搬运工徒步运送,他们将货物装进一个木框中,由绑在搬运工肩膀和额头的绳子固定。第 316r 对开页中包含的一个插图描绘了搬运工和他们搬运的货物。羽毛艺术)是前哥伦布时期中美洲的小型艺术之一。羽毛艺术品都留给了阿兹特克的上层集团——国王、贵族、祭司和战士,他们主要在仪式上穿着斗篷,佩戴扇子和头饰等。第 370r 对开页上有一幅描绘工匠们打造头饰的场景图。第 9 册还讨论了吸烟,中美洲人在宴会和宗教仪式上会吸烟。他们使用填满了草药和草本植物的双管烟枪,或抽烟草叶卷成的雪茄。第 336r 对开页上描绘了吸烟的场景。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11 册:自然资源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11 册是手抄本中最长的一本,是一部关于自然史的专著。《佛罗伦萨手抄本》按照很多欧洲百科全书式作品常用的传统知识分类,介绍了“新西班牙一切神圣的(或者说崇拜偶像的)事务、人和自然”。因此,阐述完神灵和人类后,萨阿贡开始介绍动物、植物和各种矿产。讨论草药和矿产时,萨阿贡借鉴了土著医师的知识,开创了被学者米格尔·莱昂·波蒂利亚 (Miguel León-Portilla) 称为前西班牙时期的药理学。讨论动物时,书中介绍了阿兹特克人关于各种动物的传说,其中有真实的,也有虚构的。这本书是了解在欧洲人到来之前,中美洲自然资源使用方式的一份特别重要的资料。当时欧洲人饲养了许多动物,如牛、猪、鸡、马,但中美洲民众不知道这些动物。他们饲养的是兔子、xoloitzcuintli(一种无毛犬)和鸟类,特别是火鸡。他们将野猪、鹿、鸟、蛙、貘、蚂蚁、蟋蟀和蛇作为食物的补充来源。捕猎美洲豹和其它猫科动物主要是为皮毛,捕猎鸟类则是为了羽毛。第 11 册包含大量动物插图,包括哺乳动物(美洲虎和犰狳)、鸟类、爬行动物、两栖类、鱼类和昆虫。

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诸物志》, 即《佛罗伦萨手抄本》。第 3 册:诸神的起源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ña(《新西班牙诸物志》)是一部介绍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书式作品,由贝尔纳迪诺·德·萨阿贡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编制。萨阿贡是一位方济会传教士,在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来到墨西哥。这份手稿一般称为《佛罗伦萨手抄本》,包括 12 册,分别阐述不同的主题。第 3 册阐述众神的起源,特别介绍了特斯卡特利波卡 (Tezcatlipoca) 和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 (Quetzalcoatl),并包含有关于来世和教育的附录。阿兹特克人的宗教中包含有大量神灵出生、死亡和重生的故事。这个不断重生的过程反映在活人祭祀和其它祭祀仪式以及特诺奇蒂特兰城的建筑中。大神庙(大金字塔)是为慧兹罗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 和特拉罗可 (Tlaloc) 而建,并为这些神中的每一位建造了单独的神坛。这一双重结构在中美洲宇宙学中有重要意义,象征着 Tonacatepetl(营养山)和 Coatepec(蛇山)这两座圣山。供奉雨神特拉罗可的神坛代表存放着羽蛇神从神灵那里偷来的玉米和其它东西的山,羽蛇神会将这些东西送给人类。供奉太阳神和战争之神慧兹罗波西特利的神坛代表诞生这位神灵的山,他出生时已经成年,装扮得像个战士一样。当时他的母亲科亚特利库埃 (Coatlicue) 把一个带羽毛的球放在膝盖上后怀孕并生下了他。在这座山上,太阳神打败他的姐姐月亮女神科由尔齐圭 (Coyolxauhqui) 和嫉妒他诞生的 400 个哥哥。死后他们变成了银河。第 3 册的插图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有关教育的附录中,第 232v 对开页上父母送孩子们上学的描述。贵族们把自己的孩子送到 calmecac(排房),一个专为精英而设的极其严格的学校,在学校他们将学习如何成为“将领、族长、元老院议员和贵族......,即那些有军事位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