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佛陀,远离所有罪孽,走向高贵、伟大和洗去污秽的救赎

这部杰出手稿收录的是摘自甘珠尔(佛陀所说之教法的译文)的大乘经文,即藏传佛教经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它并非如同很多其他甘珠尔作品一样直接译自梵文,而是译自中文。很明显,译者没有原始文本,无法用其做源文。因此,他们并没有像通常那样,给这部作品起一个梵文标题。这种只包含大乘佛经文本的手稿非常罕见,不过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手稿中还增加了一部作品。第二部作品从第 214 对开页开始,共有 13 对开页,标题是 'Phags-pa bzang-po spyod-pa'i smon-lam-gyi rgyal-po(梵文是 Bhadracaryapranidhana-raja),意思是“国王立誓保持良好品行”。这份手稿装饰华丽,以金色字体写在黑色漆纸上。封面由覆有织物包装材料的多层纸制成。前页已插入封面。三幅不同颜色的绸帘对正文纸张起到保护作用。这一页的中间是一幅描绘释迦牟尼佛的微型图。页面使用阅读架装订,以红布包裹。整部手稿用带子绑在一起,还有一个带恶魔头装饰的金属紧固件。

死亡艺术

木版刻本通常都很薄,一般来说只有 20-50 页,是把文本和图像刻在木版上制作而成(此工艺被称为“木刻版印刷术”)。木版刻本的制作于 15 世纪 60 年代至 70 年代达到顶峰,当时金属字块(活字)印刷术已经问世。目前,全世界仅有约 600 部木版刻本流传下来,它们是印刷行业的稀有珍品。其中,有 40 部刻本和 8 部残本收藏在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 由于木版在印刷或存放过程中极易损坏,所以采用相同木版印刷的作品数量非常有限。也正因为此,早在 15 世纪,极其受欢迎的作品会采用再切木版的方法再次印刷。Ars moriendi(《死亡艺术》)旨在让读者感受死亡瞬间。这是中世纪的中心话题,因为没有什么比受害者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死亡更加可怕。该书分两部分,每部分有十个版面,每两个版面为一组,每版均配有图片和文字,书中描述了垂死之人受到的诱惑,并就如何远离这些诱惑提供指引。这 20 个版面的正文之前是占两个版面的序言,最后是两个版面的结语——战胜死亡。

死亡之舞

木版刻本通常都很薄,一般来说只有 20-50 页,是把文本和图像刻在木版上制作而成(此工艺被称为“木刻版印刷术”)。木版刻本的制作于 15 世纪 60 年代至 70 年代达到顶峰,当时金属字块(活字)印刷术已经问世。目前,全世界仅有约 600 部木版刻本流传下来,它们是印刷行业的稀有珍品。其中,有 40 部刻本和 8 部残本收藏在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Totentanz (《死亡之舞》)的主题与 Ars moriendi(《死亡的艺术》)相似:每个人都可能经历暴亡,不论俗世中他身居何位。所有 24 幅图片中,死神与身处不同社会地位的人一起跳舞,带着他们走向生命尽头。首先受害的是教皇和君主,其次是修道院院长、贵族和农民,最后是无助的孩童和他的母亲。Totentanz 刻本已知存世的仅有两部副本:一部收藏在慕尼黑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另一部收藏在海德堡大学图书馆。这两部副本版本不同,书中图片也存在诸多差异。此处展示的副本具有一些独有的特色。原位于插图下方的文本被剪掉,图片被剪去并粘贴在较大的纸上,且文本被重新手工誊抄。根据手稿学证据推断,这项工作完成于该书完成后不久的 1450-1475 年间。

特赫乌尔但克爵士的英勇事迹

在神圣的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1459-1519 年)为了名垂不朽努力钻营的过程中,他制定了一项计划——通过多部作品以叙事诗方式记述自己的人生故事。这些作品中,只有 Die geuerlicheiten vnd einsteils der geschichten des loblichen streytparen vnd hochberümbten helds vnd Ritters herr Tewrdannckhs(《特赫乌尔但克爵士的英勇事迹》)顺利完成。约翰·斯倡思伯格 (Johann Schönsperger) 是纽伦堡的一位印刷商,他最先在 1517 年付印了极少的数量,准备在皇帝去世后交付给其他王公和诸侯。《特赫乌尔但克》由梅尔基奥尔·普弗茨辛 (Melchior Pfintzing) 根据皇帝马克西米利安提供的材料编写,讲述了特赫乌尔但克爵士(马克西米利安)的冒险故事——为了迎娶美丽的恩瑞伊其(Ernreich,勃艮第的玛丽)女士,他必须面对和克服 80 重障碍。该作品分为 118 章,每一章均有一幅木版雕刻画装饰。木版画的草图由艺术家莱昂哈德·贝克 (Leonhard Beck)、汉斯·斯倡菲利因 (Hans Schäufelein) 和老汉斯·博格克麦尔 (Hans Burgkmair the Elder) 绘制。《特赫乌尔但克》中使用的古黑体由书法家温真茨·罗克纳 (Vinzenz Rockner) 设计,对德国活版印刷的发展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动物书

艺术家、雕刻家、木刻师、出版商及企业家约斯特•安曼(Jost Amman,1539–1591 年)曾参与过大量印刷项目,其中一些是和法兰克福出版商西格蒙德•费耶阿本德 (Sigmund Feyerabend) 共同完成。Thierbuch(《动物书》)便是其中一个项目。该书于 1569 年首次印刷,汇集了安曼的近 100 幅以奥格斯堡画家汉斯•博克斯贝格尔 (Hans Bocksberger the Younger) 的设计为基础创作而成的木版画。插图展现了 70 种不同的动物,包括家畜(如马、牛和猪)、野生动物(如熊、狐狸和老鹰)、稀有动物(如狒狒、鹦鹉和土鸡),甚至神话动物(如龙、独角兽和凤凰)。每幅插图都附有一首慕尼黑诗人乔治•夏勒 (Georg Schaller) 创作的短诗。短诗将现实同来自古代作家和当代象征文学的传说相结合。该书推出后获得了极大成功,分别于 1592 年和 1617 年再版。此处所展示的副本为 1592 年的版本。

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军备书

这本手稿是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1459–1519 年)为了名垂不朽,努力钻营的成果的一部分。该手稿由 Hauszeugmeister(帝国军火库库长)巴尔多禄茂•弗里斯勒本 (Bartholomaeus Freysleben) 编纂,描述了几间皇家军工厂,还详细介绍了于马克西米利安统治时期加添制造的新式大炮和武器。手稿主要是为了展示各式武器,而非用作简单的目录,因此内含精美插图,王室画匠约尔格•科尔德雷(Jörg Kölderer,约 1465–1540 年)参与了书中插图的绘制。这本手稿的历史已不得而知。它可能是原稿的副本,16 世纪的某个时候被帝国自由城市立迪斯本(今雷根斯堡)获得。尽管手稿并不完整,但装订完好并收藏在雷根斯堡市图书馆。1812 年,该手稿从雷根斯堡转至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

愚人船

巴塞尔律师塞巴斯蒂安•布兰特(Sebastian Brant,1458-1521 年)撰写的 Das Narrenschiff(《愚人船》)是 15 世纪最早的附有大量插图的德语印刷品之一,也是其中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1494 年,布兰特的大学好友约翰•伯格曼 (Johann Bergmann) 首次出版发行了该书,布兰特对人类愚蠢的讽刺使该书成为欧洲畅销书籍。至 1574 年,该书已有包括拉丁语、法语、英语、荷兰语和低地德语译本在内的 40 多个版本。书中虚构了一次由 112 位愚人参与的海上航行,目的地是乐土“纳朗刚尼亚”(Narragonia),每位愚人代表人类的一种特定不端行为。愚人的传承始于愚蠢的读者:由于相信自己的学识,他正忙于驱赶桌子周围嗡嗡不停的苍蝇,桌上堆满了书,但他却不曾打开一本获取知识。布兰特批判的不是愚蠢本身,而是因不能认清自身缺点而继续保持愚蠢的风气。书中绘制精美的木版画无疑也是该书获得巨大成功的原因之一,它们是对文字的介绍和补充。青年阿尔布雷希特•杜勒 (Albrecht Dürer)是与布兰特合作创作此书的艺术家之一,他在此书完成后不久便离开巴塞尔前往纽伦堡。该手稿现收藏于德国慕尼黑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

预言基督救世主的女预言家和先知

这部名为 Sibyllae et prophetae de Christo Salvatore vaticinantes(《预言基督救世主的女预言家和先知》)的手稿可能是法国图尔市启蒙思想家让•普瓦耶(Jean Poyer,约 1445–1504 年)工作坊的作品。女预言家是来自古代世界的女性先知,她们预言了基督的诞生。这部作品包含 25 幅大型插图:一幅诺亚方舟图和 12 幅横跨双页的连环图画。所有双页面的左侧是一位女先知的画像,右侧相对应的是基督的生活场景图以及该女先知所预言的救赎历史。右侧同时还伴有一位《旧约》先知和一位传道者。该手稿可能被巴伐利亚大选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1573–1651 年)获得。它不仅仅是一部书,更是一部艺术品,被收入大选侯艺术集。直到 1785 年,该手稿才被图书馆收藏。

1467 年战斗手册

这部撰于 1467 年的手稿 Fechtbuch (《战斗手册》)介绍了各种战斗方法,包括佩戴各种盔甲和不佩戴盔甲,以及地面和马背上的战斗方法。书中采用一系列附带注解的插图说明如何利用剑、匕首、长枪和其他武器战斗,甚至还介绍了男女之间的战斗评判规则。当时,该手稿的作者汉斯•塔尔霍夫(Hans Talhoffer,约 1420-约 1490 年)被认为是不可战胜的剑术家和所谓的德国击剑学校中最好的教练之一。由于塔尔霍夫声名远扬,许多贵族纷纷慕名来请求他担任顾问和教练。其中,符腾堡州第一公爵大胡子埃伯哈德(Eberhard,1445–1496 年)委托塔尔霍夫撰写了这部手稿。手稿本身的经历也很奇特:最初收藏于巴伐利亚公爵图书馆,在三十年战争 (Thirty Years' War) 期间失窃,最终在哥达失而复得。1951 年,该手稿被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再次购得,保存至今。

神学杂记,约 764-783 年

这份杂记手稿创作于巴伐利亚教区弗莱辛的主教阿尔博奥(Arbeo,约 764-783 年)时期。其特别之处在于字体——采用盎格鲁撒克逊小字,还有典型的散开式修饰:缩写以动物图案装饰,采用交织方式排列且四周布满红色圆点。这些散开式特点应该归功于当时在弗莱辛的抄写室举行的英语抄写活动,这项活动非常了不起,因为8世纪英语传教士带来的巨大影响并未触及弗莱辛所在的区域。我们可以看到抄写员的名字,这在早期是极不寻常的。抄写员在他所抄写的其它手稿的结尾处增加了版权页,并在其中提到自己的名字:Peregrinus(“朝圣者”)。拉丁文字包含塞维利亚伊西多尔(Isidore,约 560-636 年)的著作,包括他的精神冥想作品 Synonyma(《同一性》)。塞维利亚大主教圣伊西多尔 (Saint Isidore) 是一位学者和神学家,被认为是最后一位伟大的拉丁教会神父。他的作品为盎格鲁撒克逊传教士所知,这些传教士在向8世纪的德国传播基督教中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