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对话

这份手稿包含公元二世纪雄辩家和讽刺作家卢西亚努斯 (Lucianus) 的十段对话。卢西亚努斯以希腊文写作,其作品的拉丁文译本的译者是利维奥·古伊多罗托(Livio Guidolotto,也称古伊达罗托 [Guidalotto] 或古伊达罗提 [Guidalotti])。利维奥是来自乌尔比诺的古典学者,教皇利奥十世 (Pope Leo X) 的使徒助理,他在 1518 年的一封介绍性书信中声明将他的译作献给教皇("Romae, Idibus maii MDXVIII",第 150v 对开页)。由此可推断,这部手稿可能的最晚完成日期是 1521 年,即教皇利奥十世去世的那年。乔瓦尼·德·梅第奇 (Giovanni de' Medici) 的徽章上附有字母 "N" 和座右铭 "Suave"(温和文雅),甚至在他成为教皇之前,这些标志一直都在。该徽章包含在此手稿的装饰图中。手稿中还包含美第奇盾形纹章,上面加有教皇的徽章和美第奇的标志——一个钻石戒指加上白色、绿色和红色羽毛以及座右铭 “Semper"(永远忠诚)。同样的标志出现在佛罗伦萨美第奇-老楞佐图书馆的一组可能受利奥十世委托而作的手抄本中。图书管理员路易吉·德·安吉利斯 (Luigi De Angelis) 负责于 1823 年在锡耶纳出版此手稿的文本。德·安吉利斯称赞手稿中的插图精美,并特别提到呈献人首字母中的肖像,认为描绘的是卢西亚努斯的模拟像,从而推断可能是拉斐尔 (Raphael)。德·安吉利斯版本的审稿人进一步证实了这种假设,认为利维奥·古伊多罗托将这讽刺对话呈献给教皇未获接纳。结果,这部作品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能出版。手稿在 18 世纪初一直由锡耶纳学者乌伯托·本沃格利恩提 (Uberto Benvoglienti) 收藏,后来被捐赠给锡耶纳的因托那提公共图书馆。这份手稿收录在一部综合手抄本中。该手抄本汇集了五份年代(日期从 13 世纪末到大约 1521 年)和来源不同的手稿,手稿的布局、图形样式和格式也各不相同。

但丁·阿利吉耶里的次要作品

这份小型手稿的完成时间可追溯到 15 世纪后期,使用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字体,收录了伟大的意大利诗人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1265-1321 年)在其作品 Rime(《押韵》)中的诗歌。这些普遍称为次要的作品,是相较于但丁的十四行诗集 Vita nuova(《新生》)(讲述他从小就倾慕的比阿特丽斯 [Beatrice])及其综合性寓言代表作 La divina commedia(《神曲》)而言的。封面上有一条 15 世纪的注释,已经几乎完全褪色,上面写着:"Di Cosimo de' Medici e degli Amici"(属于克西莫·梅第奇 [Cosimo de’ Medici] 和他的朋友们所有)。这份手稿收录在一部综合手抄本中。该手抄本汇集了五份年代(日期从 13 世纪末到大约 1521 年)和来源不同的手稿,手稿的布局、图形样式和格式也各不相同。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的演讲与拉丁文书信集

这份手稿的完成时间可追溯到 15 世纪后期,根据一位不知名的后期拥有者在初始页上添加的注释,手稿原来为锡耶纳的亚历山德罗·特格利阿兹 (Alessandro Tegliacci) 所有:"Dedit mihi Alex(ande)r Tegliaccius die(?) 8 decembris 1581 atque sua humanitate donavit"(1581 年 12 月 8 日,亚历山德罗·特格利阿兹 [Alessandro Tegliacci] 赠送给我的礼物)。同一页的装饰图案上有锡耶纳特格利阿兹银行家族的盾形纹章。一般认为,亚历山德罗可能是 1609 年被科西莫二世 (Cosimo II) 委派在锡耶纳大学担任人文学教授的那位学者。这份手稿收录的是几位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的演讲和拉丁文书信集:吉安诺周·马内蒂(Giannozzo Manetti,第 49–58r 对开页)的 Oratio ad pontificem Nicolaum V;波焦·布拉乔利尼(Poggio Bracciolini,第 58v–66v 对开页)和弗朗西斯·米凯利·德尔·帕多瓦诺(Francesco Micheli del Padovano,第 66v–71v 对开页)寄给同一收件人的其他演讲文;莱昂纳多·布鲁尼 (Leonardo Bruni) 的 Oratiuncula ad Martinum V;以及 Florentinorum epistula ad imperatorem Federicum IIIFlorentinorum epistula ad Concilium Basiliense(第 74r–79v 对开页)。这份手稿收录在一部综合手抄本中。该手抄本汇集了五份年代(日期从 13 世纪末到大约 1521 年)和来源不同的手稿,手稿的布局、图形样式和格式也各不相同。

论世界的创造

这份手稿包含节选自《创世记》的 Tractatus de creatione mundi(《论世界的创造》),随后跟着是关于耶稣受难的概述(第 99r–128v 对开页),是 13 世纪后期锡耶纳插图手稿中最著名的典范之一。图画中部分是水彩画,部分是相关插图,出自一位技艺极其精湛的锡耶纳艺术家之手。该艺术家深受阿尔卑斯山山北的微型图画画家的影响,活跃于 1290-1300 年。他的画笔快速、简洁、流畅,令人印象深刻,由此可看出其绝非等闲之辈。这一风格的画作在该时期的锡耶纳作品中也并不多见,插图与叙述内容配合得相得益彰。景观特写极佳地使用了空间幻觉艺术,表明该艺术家十分了解锡耶纳画家杜乔·迪·布奥宁塞纳(Duccio di Buoninsegna,约 1255 年 - 约 1319 年)的这种创新艺术手法。针对这位艺术家的身份,学者们提出了不同的理论,他被称为 Tractatus de Creatione Mundi(《论世界的创造》)的绘画大师,创作了一系列描绘《创世纪》中的故事以及亚当和夏娃的生活的画作。艺术史学家卢西亚诺·贝罗斯 (Luciano Bellosi) 认为,这些插图出自吉多·迪·格拉齐亚诺 (Guido di Graziano) 之手。吉多是现保存于锡耶纳国家档案馆的 1280 比兹赫尔纳 (Biccherna) 匾的创作者。贝罗斯将相当数量的作品都归于吉多名下,包括锡耶纳国立美术馆中的圣彼得锦披画,该画作与此手稿中的插图在风格上极其相似。阿达·拉布里奥拉 (Ada Labriola) 则认为,这位不知名的微型图大师要比吉多更年轻一些,可能参加过他的工作室的培训。她的根据是他的叙事风格更时尚,而且这位艺术家显然十分了解杜乔和佛罗伦萨画家契马布埃(Cimabue,约 1240 年 - 1302 年)的创新艺术手法。拉布里奥拉还认为,这位微型图大师的手迹与另外一位创作《耶稣受难图与圣母玛利亚和圣约翰》以及装饰(《十三世纪多米尼加的艺术传奇大师》)的装饰性首字母(第 99r-v 对开页)的另外一位风格极为类似的大师的手迹有所不同。这份手稿收录在一部综合手抄本中。该手抄本汇集了五份年代(日期从 13 世纪末到大约 1521 年)和来源不同的手稿,手稿的布局、图形样式和格式也各不相同。

蒙塔佩尔蒂战役

这部手稿图文并茂地记录了与著名的蒙塔佩尔蒂战役相关的事件,该战役发生在 1260 年 9 月 4 日,但丁 (Dante) 在《神曲》中也曾提及。这场战役的结果是,锡耶纳领导的、支持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保皇派武装派系,战胜了佛罗伦萨领导的、支持罗马教皇的教皇派。这份手稿的所有文字和插图均由锡耶纳的尼科洛·迪·乔瓦尼·迪·弗朗西斯科·迪·文图拉 (Niccolò di Giovanni di Francesco di Ventura) 完成,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说明文本完成于 1442 年 12 月 1 日,插图完成于 1443 年。关于尼科洛,除了名字我们知之甚少,第一次关于他的记录出现在 1402 年 9 月。他出现在 1428 年的画家公会成员名单中,卒于 1464 年 4 月 1 日。大家普遍认为文本是对至少一个世纪以前的蒙塔佩尔蒂神话的详细阐释,誊抄自之前的一部或多部相关作品,可能还加入了从其他渠道收集到的更多事实和信息。插图仍然带有 14 世纪的风格特质,也极有可能复制自更早期的画作。在战役发生的年代没有相关资料留存下来,这份广为流传的文稿因其明显的准确性和丰富的插图而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文稿曾为加尔默罗会的总会长乔瓦尼·巴蒂斯塔·卡法尔蒂 (Giovanni Battista Caffardi) 所有。18 世纪,在托斯卡纳大公彼得·莱奥波尔多 (Pietro Leopoldo) 的命令下,它从原来的圣尼科洛女修道院转入锡耶纳的因托那提公共图书馆。

应答祈祷书

这本应答祈祷书(包含《宗教法庭》合唱部分的书)是 1811 年从其原来所在的圣萨尔瓦多奥古斯丁修道院(位于锡耶纳附近的莱切托)转入锡耶纳的因托那提公共图书馆的。由于具备特定的礼拜仪式功能,这本专用于修道院社区的应答祈祷书包含白天和夜间礼拜。作为修道院院长巴托洛梅奥·托洛梅 (Bartolomeo Tolomei) 和吉罗拉莫·布翁西尼奥里 (Girolamo Buonsignori) 倡导的修道院艺术拓展计划的一部分,它于 1442 年被加上了插图。1446 年,罗马教皇犹金四世 (Pope Eugene IV) 颁发教皇诏书,允许莱切托从奥古斯丁代理主教的管辖下独立出来,让其发展自己的庞大修道院社区。手稿插图与礼拜仪式内容密切相关,描绘了专门针对莱切托社区的特定礼拜画面。这部作品的大部分插图已经明确确定是锡耶纳画家乔瓦尼·迪·保罗 (Giovanni di Paolo) 负责完成的。插图主要为有图案装饰的首字母缩写(饰以人物、动物或场景),也包括死亡礼拜开始位置的“死神的胜利”图案(第 162r 对开页)。在这份手稿中,艺术家展示出描绘叙事场景的非凡能力,创意惊人。其他插图(五个首字母缩写,其中 4 个饰有圣母主题图案,1 个是普通装饰)出自其他人之手,技巧和风格都有所不同,是一位技艺娴熟的不知名的大师的作品。对这位大师的来历有不同的猜测,风格可能属锡耶纳派(有说他名叫普里亚莫·德拉·哥尔其亚 [Priamo della Quercia];也有说叫多梅尼克·迪·巴托罗 [Domenico di Bartolo])、翁布里亚派或波河峡谷派。

琼·马丁内斯地图集

这份手绘地图集由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 (Philip II) 的宇宙学家琼·马丁内斯 (Joan Martines) 绘制于 1587 年,结合了当时的两个制图学派的风格。 旧的马略卡岛传统学派的波多兰航海图较注重装饰,但表达的地理信息不精确,在当时已经过时。 新的低地国家制图学派采用文艺复兴时期的原则,根据天文、数学和地理新概念,以不同的形式绘制地图,比传统的波多兰地图包含更多信息。 这份地图集包括 19 幅地图,每一幅占两个页面,图几乎铺满页面的整个长度,并以不同颜色的边框装饰。 地名用红色和黑色墨水以哥特式字体书写,采用小号的罗马大写字母。 图集中有 6 幅航海图、11 幅地区地图和两幅世界地图,所有地图均饰以华丽的水彩图以及金粉和银粉窗格。 大部分地图上均有一个大罗盘,显示 16 或 32 个方向,部分地图描绘了航行在海上的船舶。

西印度群岛卡塔赫纳城与海湾地图

这幅手工着色的笔墨手绘地图由安东尼奥·德·乌略亚(Antonio de Ulloa,1716-1795 年)绘制于 1735 年。他以胡安·德·埃雷拉 (Juan de Herrera) 于大约 1721 年绘制的早期地图为蓝本,极其详细地描绘了西印度群岛的卡塔赫纳海湾以及今哥伦比亚城市卡塔赫纳的邻近海域。 这片领域当时是西班牙帝国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的一部分。 地图的方位由罗盘确定,左侧是北方。 经度根据加那利群岛特内里费的皇家天文台的数据设定。 水深和等深线标出了海底的深度,可辅助船只航行。 地图上还显示了道路和森林。 地图右上角绘画的石碑标注了地图标题、作者和比例尺,石碑下方有碑座,两侧各站着一个印第安人。 乌略亚是一位西班牙海军军官,他于 1735 年成为法国科学院组织的秘鲁科考队成员。 他用了近 10 年时间在南美洲探险。 在 1745 年回西班牙的途中,乌略亚所乘坐的船只被英国人截获。 他作为囚犯被带到英格兰,在那里度过了数年。 他曾获得很多杰出英国科学家的尊重和友谊,并成为伦敦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最终,他获准返回西班牙,并在 1784 年出版 Relación histórica del viaje á la América Meridional(《有关南美旅行的历史性描述》),他在书中根据自己对南美大陆的研究,详细介绍了南美洲的人民、地理和自然史。 这幅地图可能是乌略亚 Relación 书中地图的原作。 著名的西班牙制图师托马斯·洛佩兹(Tomás López,1730-1802 年)在他后来的卡塔赫纳海湾和城市图表中也使用了乌略亚的地图。

坐落在哈瓦那湾口的莫罗城堡的俯视图

这是一幅 18 世纪的手绘地图,地图上展示了位于古巴哈瓦那湾入口的莫罗城堡的平面图。 西班牙人自 1585 年开始修建这座堡垒。意大利的军事工程师巴蒂斯塔·安东内利(Battista Antonelli,1547-1616 年)被委任设计这座防御工事。 城堡的最初设想是作为一座小堡垒,由一条干涸的护城河包围,但后来经过多次扩建和重建,成为一座重要的堡垒,对当地的岛屿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地图中左侧是北方,正北方与水平线成一锐角。 右侧注有标题和说明,通过数字编码指明了城堡的堡垒、桥梁、蓄水池和炮台,并对该些设施的其中一部分作了简要说明。 地图是用笔在纸上绘制的,以黑色墨水绘制比例图,以灰色、粉红色、绿色及橙褐色颜料绘制背景。

菲律宾群岛水文地势图

这幅精美的菲律宾群岛地图由耶稣会神父佩德罗·穆里略·维拉德(Pedro Murillo Velarde,1696-1753 年)绘制,并于 1734 年在马尼拉出版,是最早也是最重要的菲律宾科学地图。 菲律宾当时是西班牙帝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地图上显示了从马尼拉到西班牙和新西班牙(墨西哥和其它新世界的西班牙领土)的海上航线,并附有说明。 地图上方的空白处有一个巨大的方框装饰区,上面有地图的标题,并且绘有西班牙皇室纹章,纹章两侧各有一个吹号的天使,题词从吹的号中展开。 这幅地图不仅是地理领域的重要作品,同时也是民族信息的生动记录。 地图两侧有 12 幅版画,每侧 6 幅,其中 8 幅描绘了居住在该群岛的不同族群,另外 4 幅以地图形式描绘了特定的城市或岛屿。 依标签所述,左侧版画描绘的是: 桑格利耶人(Sangleyes,华裔菲律宾人)或华人;卡佛尔人(Kaffirs,一个针对非穆斯林种群的贬义称呼)、卡玛林人(Camarin,来自马尼拉地区的人)和拉斯卡人 (Lascar,来自印度次大陆的人,一个英属印度的词语); 梅斯蒂索人 (mestizos,译注:欧洲人与当地原住民所生的混血后裔)、玛迪卡人(Mardica,葡萄牙裔) 和日本人;还有两幅当地地图 — 一幅是桑姆博干(Samboagan,棉兰佬岛上的一座城市)地图,另一幅描绘的是甲米地港口地图。 右侧描绘的是: 穿着各种民族服饰的人;三个男人坐着,其中一个是亚美尼亚人,一个是莫卧儿王朝人,还有一个是马拉巴人(印度纺织城市);不同人汇集的城市场景;有家畜和野生动物的农村场景;Guajan(关岛)岛屿地图;以及马尼拉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