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日

布道

这部作品是本文所称的耶稣会“修道士”布鲁斯·(保罗)·萨尼里(Būlus [Paul] al-Sanīrī,卒于 1691 年)的布道文集的一部分。其字迹工整,通篇采用红色墨水书写。除使用红字标示小节标题外,引用圣经的内容亦为红色字体,引用的确切诗句也在页边空白处以红色字体标示。文卷的开头和最后几页有些轻微的水浸痕迹。手稿曾被黎巴嫩德尔菲法的圣塞浦路斯与贾丝蒂娜修道院收藏。

日课

这份礼仪手稿是马龙派教徒的日课 (Šḥimto) ,部分是叙利亚语,还有一些祈祷文是加苏尼语(以叙利亚字写的阿拉伯语)。每一页的内容均以红色墨水画的框框住。手稿末尾有多处墨水渗开的痕迹,在文本中,多个对开页中有部分内容缺失(例如,144v 页)。马龙派教会是一个东方天主教教会,与罗马教廷有往来。教会以黎巴嫩为中心,以叙利亚修道士圣马龙(Saint Marun,卒于 410 年)的名字命名。他的追随者建了一座修道院来纪念他,后来成为马龙派教会的核心。

叙利亚语语法

这部手稿有虫咬痕迹,末尾有部分对开页缺失,是一部以加苏尼语(以叙利亚字写的阿拉伯语)写的叙利亚语语法书。手稿有一个目录,后面正文以两列排列。红墨水笔迹已经有些褪色,不如黑墨水笔迹清晰。章节标题同时以叙利亚语和阿拉伯语书写。叙利亚语是阿拉姆语的东部方言,公元 1 世纪至 12 世纪生活在罗马帝国至阿拉伯海区域的基督徒都使用这种方言。阿拉伯语成为“新月沃地”附近占主导地位的口语,但其书写形式尚未形成时,人们使用加苏尼语书写文字。至今它仍在叙利亚的一些基督教教会中使用。

叙利亚语语法

这是一部以加苏尼语(以叙利亚字写的阿拉伯语)写的叙利亚语语法书。叙利亚语的词语和句子部分标出了发音,章节的标题同时以阿拉伯语和叙利亚语书写。在底页,这部作品被称为 musawwada (草稿),提供了很多对文本的修正和注释。它同时指出,此副本完成于 Ab 18,即 1867 年 8 月。最初是在黎巴嫩德尔菲法的圣塞浦路斯与贾丝蒂娜修道院创作完成的,后来被黎巴嫩北部的圣安东尼卡兹哈亚修道院收藏。叙利亚语是阿拉姆语的东部方言,公元 1 世纪至 12 世纪生活在罗马帝国至阿拉伯海区域的基督徒都使用这种方言。阿拉伯语成为“新月沃地”附近占主导地位的口语,但其书写形式尚未形成时,人们使用加苏尼语书写文字。至今它仍在叙利亚的一些基督教教会中使用。

语法研究

这份文稿笔迹清楚,完成日期为 1857 年,是一部关于语法问题的作品,作者是迦伯利·格玛努斯(Gabriel Germanus,又称约玛努斯·费尔哈特 [Jirmānūs, Farḥāt],约 1670-1732 年),他是阿勒颇的都主教及黎巴嫩马龙派的创始人。16 世纪的马龙派宗教会议文件中的阿拉伯语水平低落,而且往往会穿插叙利亚语。都主教费尔哈特写得一手准确优雅的阿拉伯语,是 19 世纪马龙派复兴阿拉伯语活动的先驱。这部作品完成于 1705 年,于 1836 年在马耳他的美国新教出版社印刷,不过同时继续以手抄方式传播。它分为研究部分(buḥū,单数型是 baḥṯ)和问题部分(maṭālib,单数型是 maṭlab)。每一个问题都是一个关于特定语法主题的短段落。东方和欧洲收藏集中有这部作品的大量现存手稿,由此可以看出它的受欢迎程度。

北河上的曼哈顿

琼·维奇布斯(Joan Vinckeboons,1617-1670 年)是荷兰人,出生于一个传统的佛兰芒艺术家庭,是一位制图师和雕刻师。他曾受雇于荷兰西印度公司,绘制地图逾 30 年,供荷兰的商业和军事运输使用。他是当时最重要的地图与地图集出版商之一琼·布劳 (Joan Blaeu) 的商业伙伴。维奇布斯绘制了一个系列的 200 张手绘地图,用于制作地图集,包括布劳的《大地图集》。这幅 1639 年的笔墨水彩地图绘制的是曼哈顿岛在荷兰通过毛皮交易建立被称为新阿姆斯特丹(今纽约市)约 25 年之后的情况。地图上还显示了史泰登岛、科尼岛和北河(哈得逊河)。右下角的编号索引标明了农场和建筑物的名称及其主人。索引中的字母指出了阿姆斯特丹堡、三家工厂和奴隶交易所的位置。这张地图曾经是属于杰勒德·赫尔斯特·范格伦 (Gerard Hulst van Keulen) 荷兰公司的手绘地图集的一部分,范格伦出版各种海洋地图和导航手册的历史有两个多世纪。随着该公司的消亡,地图集被阿姆斯特丹书商弗雷德里克·穆勒 (Frederik Muller) 收购和分开,他在 1887 年向收藏家和书志编纂家亨利·哈里斯 (Henry Harrisse) 出售了该地图集中维奇布斯绘制的 13 张图。此地图是美国国会图书馆亨利·哈里斯收藏集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