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0日

俄国运兵列车及士兵撞破冰层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描述文本中有许多使用汉字标注的双关语,这些汉字具有负面含义,例如死亡和苦难,或者战争发生地的名称等。在这幅作品中,两名日本人经过沉思后认为日军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强大,还要归功于鲁莽的俄国人在贝加尔湖上修筑了一条铁路。看到火车下陷后,日本人打算搭救溺水的俄国士兵,但是他们“因太惧怕日本而不敢抬头,并且过于无助而无法伸出胳膊”。

俄国商人与两名工人交谈试图修复受损的俄国战舰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描述文本中有许多使用汉字标注的双关语,这些汉字具有负面含义,例如死亡和苦难,或者战争发生地的名称等。在这幅版画中,正在修复俄国海军战舰的工匠抱怨说即使修复好了,终究还是会被日军击沉的。正在那时,一声巨大的炮弹爆炸声响起,把他们吓了一跳。

俄国军官检阅新组建的俄军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被日军切断供给线的俄国士兵饥饿难耐的情景。当因为太虚弱而遭到指挥官警告时,他们回答说宁愿日军发起攻击,这样就可以“吃泡沫”(变慌乱)和“吃子弹”(被击中)了,反映出俄国士兵的恐慌、不安和极度饥饿。

俄国医生和护士照顾一名卧病在床且头部被俄国战舰代替的男子。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描述文本中有许多使用汉字标注的双关语,这些汉字具有负面含义,例如死亡和苦难,或者战争发生地的名称等。这幅版画出版于 1904 年,描绘的是一艘俄国战舰卧病在床,默默承受对日战争所带来的痛苦的情景。在这场战争中,俄国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

强力征战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日军(以一只巨大的手表示)1904 年 7 月 25 日强力征服位于满洲(今中国东北)辽东半岛的战略温水港——亚瑟港((今旅顺口)——的情景。

电报引来的哭泣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一对俄国夫妇(可能是沙皇和皇后)收到电报的情景。他们原本期望收到战争获胜的好消息,但看完电报后得知俄军败北,日军接连取胜,不禁流下懊恼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