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皇看到俄军归来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这幅版画描绘的是沙皇尼古拉斯二世 (Nicholas II) 被噩梦惊醒的场景。在梦中,他看到俄国士兵从对日战争中归来,损伤惨重。士兵们还向他披露,之前所传的俄国战事捷报都是假的。

俄国伸手去抓的时候,日本拉紧绳子将其套住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这幅版画把俄国刻画成了一只即将落入圈套的狐狸。当其魔爪伸向中国和朝鲜时,日军就会一边拉紧手中的绳子,一边模仿猎狐曲调高唱胜利之歌。

俄国上将之妻贴心地将白旗送给即将前往前线的丈夫,告诫丈夫见到日军要立即举旗投降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在这幅版画中,尽管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 安慰其妻子说如果见到日军,他肯定能够逃跑,但妻子仍为他制作了一面白旗以便无法逃脱时使用。

库罗帕特金上将准备就绪,只等日军到来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在这幅版画中,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 被描绘成日本传说中的僧兵弁庆 (Benkei)。虽然外表威严,但一见到日本士兵,他便会立即哀求士兵饶恕他。他腰间的水壶上写着 bora(谎言)。

信函,1791年10月,致我亲爱的朋友[罗伯特·克莱格霍恩]

罗伯特·彭斯(1759-96年)最为人所知的是他所创作的反映苏格兰文化遗产的诗和歌曲。 他出生于苏格兰艾尔郡阿洛韦 (Alloway),是七兄妹中的长子。父亲名叫威廉·彭斯,是一个佃农,母亲名叫艾格尼丝·布朗。 彭斯几乎没有受过什么正规教育,但他阅读了大量英语文学作品,并吸收了他所在乡村环境的苏格兰传统口头民歌和传说。 他于1774年开始写歌,并于1786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苏格兰方言诗集》。 这部作品获得重大成功,其中题材广泛的苏格兰语和英语诗歌使得彭斯深受欢迎。 尽管在文学上声名鹊起,但彭斯仍然从事耕种,于1788年成为埃利斯兰地区的一名税务官。 他生命的最后12年中,他收集和编辑了传统苏格兰民歌选集,包括《苏格兰音乐总汇》和《原始苏格兰歌曲选集》。 彭斯在这些选集中汇编了数百首苏格兰歌曲,有时改写传统抒情诗,并为其配上新的或修改过的音乐。 这封信的收件人是索顿的罗伯特·克莱格霍恩,他是克罗查兰卫国军团爱丁堡俱乐部的会员。 这封信附有作者的《The Whistle》十二份校样中的一份,彭斯暗示他希望得到一些隐私问题的建议,并告诉克莱格霍恩他将放弃他的埃利斯兰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