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妇女在新年前夕撒豆粒求好运驱魔鬼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木版画中,一名体型肥硕的女子正在朝俄国士兵撒子弹以驱赶他们,其寓意源自日本节分(撒豆节)时撒豆子以将有角恶魔驱逐出门的传统。最终日本“扫除”了被视为“世界垃圾”和尖牙利爪的有角巨魔的俄国人。

三个蟹兵,两个在用镐凿地,第三个站在堡垒墙上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版画中,俄国士兵变身为会打洞、可从任何方向逃跑的多足螃蟹。旁边的注释把螃蟹的形状比作 12 世纪日本两大家族冲突(源平合战)中战败武士的发式。

心惊胆战的俄国上将致电正被皇后纠缠的沙皇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版画中,一位被称为“软弱”的俄国上将通过电话向一位名叫“焦虑”的人(可能是沙皇)报告,南山有沦陷危险,亚瑟港也处在危境之中。右侧的“软弱”双腿战战兢兢。

正式宴会上,一只鲸和三条鱼坐食俄国海军士兵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画中,海鲷邀请客人参加共食俄国士兵的宴会,他向大家致歉说尽管俄国人自恃清高,但他们缺筋少骨且味道极差。令客人们惊讶的是,他们可以轻松把俄国人整个吞咽下去。描述文字全篇贯穿着与海、鱼和死亡有关的双关语词。

俄国上将的逃脱计谋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版画中,俄国上将正自忖如何向国家解释他在战场上的连续失利。他应该冒着被处死的风险据实以报吗?最终他决定假装奋战到最后一刻并沦为人质,实际上是他主动向日本投降。

俄国海军士兵为战舰的火炮制造炮弹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一艘俄国海军战舰的炮弹用尽,士兵们试图从战舰火炮中寻找替代品的情景。

俄国上将库罗帕特金裹进布袋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画中,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 屡次被失败压垮,于是决定缩减自己的作战计划。这里借用了一则日本习语“裹在包布里”。士兵们发现上将因惊恐于日本的强大而无法动弹,确实如该习语字面意思,他被卷入了包布中。

俄国上将们自觉放下手中的武器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版画中,俄国上将们后悔嘲笑日本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家。也许现在在他们看来日本还是很小,但绝不能轻视它。他们啜泣着交出武器,请求日本士兵不要刺伤他们。

库罗帕特金担任街头公告员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版画中的文本以开玩笑的语气写道,日本的报纸特刊内容总是与战争胜利有关,而俄国的报纸则已改名为 ōmake(重大失败)特刊,这里指战役落败而非经济失败。一名身着套装、脚踏雪橇的男子(可能是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高喊着从战争前线传来的消息,从一对衣着考究的夫妇面前滑过。这名女士询问丈夫俄国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丈夫回答说因为他们只会居高自傲,完全不知如何作战反击。

北军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消融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版画中的文字把俄军比作一滴暂时冻结的露珠,遇到升起的太阳(意指日本)就会立即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