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商人与两名工人交谈试图修复受损的俄国战舰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描述文本中有许多使用汉字标注的双关语,这些汉字具有负面含义,例如死亡和苦难,或者战争发生地的名称等。在这幅版画中,正在修复俄国海军战舰的工匠抱怨说即使修复好了,终究还是会被日军击沉的。正在那时,一声巨大的炮弹爆炸声响起,把他们吓了一跳。

俄国军官检阅新组建的俄军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被日军切断供给线的俄国士兵饥饿难耐的情景。当因为太虚弱而遭到指挥官警告时,他们回答说宁愿日军发起攻击,这样就可以“吃泡沫”(变慌乱)和“吃子弹”(被击中)了,反映出俄国士兵的恐慌、不安和极度饥饿。

俄国医生和护士照顾一名卧病在床且头部被俄国战舰代替的男子。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描述文本中有许多使用汉字标注的双关语,这些汉字具有负面含义,例如死亡和苦难,或者战争发生地的名称等。这幅版画出版于 1904 年,描绘的是一艘俄国战舰卧病在床,默默承受对日战争所带来的痛苦的情景。在这场战争中,俄国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

库罗帕特金上将及其士兵离开圣彼得堡,欣然前往前线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版画中,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 正与其悲痛欲绝的妻子和情人告别,背景是正在等他的士兵。妻子和情人不愿他去前线,询问他为什么不像以前一样欺骗别人,假装生病。上将叮嘱她们要等他回来,因为他会为了活命而逃离战场。士兵们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打起了哈欠。

沙皇尼古拉斯二世走钢丝,钢丝一头是架在岸上的三架步枪,另一头是一艘正在下沉的战舰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俄国统治者沙皇尼古拉斯二世 (Nicholas II) 在连接海洋和陆地的钢丝上跳舞的情景。这场战争既有海战,又有陆战,俄军在这两大战场上的损失都十分惨重。

仅剩一条腿的俄国海军上将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一名逃离亚瑟港战场的俄国海军官员被日本海军发现,吓得胆颤心惊的场景。他只剩下一只脚。同嘲笑他的日本海军所想的一样,他承认自己更是个 make-mono(失败者),而非 bake-mono(怪兽)。

马背上的俄国士兵,右手握剑,左手握矛,一只步枪顶在胸口,嘴里咬着与扳机相连的绳子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一名紧张不安的哥萨克士兵利用各种武器,全面保护自己的场景。他还担心自己会遭到背后袭击,摔下马背。

库罗帕特金粗暴玩弄玩具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版画中,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 正在玩弄他的玩具士兵,旁边有一名女子坐在地板上观看。画上还有一段描述文字,称俄军在上演狂暴舞。由于胆小软弱,士兵一上战场就溃不成军。

年长男子手举白旗带领一队男性市民在晚上列队游行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战争接连失利、日本取胜后,俄国市民提灯游行的场景。他们手举白旗,高歌承认自己软弱无能。当被问及为什么俄国政府对此视而不见时,一名市民回答他们已经败给强大的日本人民。

处于安全位置的库罗帕特金上将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在这幅版画中,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 正在为应对敌人的进攻做准备。他一边武装自己,一边在身后插上白旗,展示了俄军典型的胆小懦弱的形象。日本士兵从背后悄悄走近时没有踩到埋在前面的地雷,库罗帕特金这才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