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俄国士兵准备晚餐时受到两名日本士兵的挑衅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他用一个粗鲁的天麸罗贩售商指代俄国,日本军队夺走了该贩售商的油锅。天麸罗代表战场,即发生在满洲中部的奉天战役。这幅画描绘的是日本士兵不费吹灰之力刺穿天麸罗的场景。实际上,双方在这场战争中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九连城小姐与俄国士兵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这幅版画描绘的是日军炮火在鸭绿江战役中响起时,俄军立即抛弃 Kuren jyō(九连城小姐)、落荒而逃的情景。这次交锋是显示日本能够与俄国平等交战的早期迹象之一。

雷神将俄军赶出德力(南山附近)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这幅版画描绘的是化身为雷神的日军,在 1904 年 6 月 14 日至 15 日的得利寺战役中将俄军赶出德力城门的情景。

库罗帕特金看到从前线回来的伤员时掀翻餐桌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这幅版画描绘的是俄国陆军总司令兼上将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库罗帕特金 (Aleksei Nikolaevich Kuropatkin) 在得知俄军在德力战役中落败后,掀翻餐桌的情景。俄军伤员的头部被战舰火炮、步枪和电线杆代替,左侧有一辆火车头,上方飘舞着一面带红十字的白旗。库罗帕特金对一连串的失败感到心灰意冷,厉声询问他的军队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库罗帕特金和士兵之间的对话用到了一个词语——tokuri(清酒壶),这是一个双关语。

日本海军士兵赤手空拳与两艘俄国战舰(有胳膊、腿和脸)搏斗,第三艘战舰落荒而逃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他们两位擅长把武器和战舰拟人化,以愚弄和兽化俄军,让他们与强大的日本军队和海军形成鲜明对比。在这幅版画中,被日海军严重损毁的俄国战舰试图逃回海参葳海港。

强力征战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日军(以一只巨大的手表示)1904 年 7 月 25 日强力征服位于满洲(今中国东北)辽东半岛的战略温水港——亚瑟港((今旅顺口)——的情景。

电报引来的哭泣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这幅版画描绘的是一对俄国夫妇(可能是沙皇和皇后)收到电报的情景。他们原本期望收到战争获胜的好消息,但看完电报后得知俄军败北,日军接连取胜,不禁流下懊恼的眼泪。

俄国士兵被悬在绳子上的木偶日本兵吓得惊慌失措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这幅版画描绘的是孩子们用木偶日本兵戏弄俄国士兵,并被俄国士兵惊恐求饶的样子逗乐的场景。

俄国士兵直接向日军举白旗:“嗨!看见了吗?”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滑稽的单张木版画是小林清亲(Kobayashi Kiyochika,1847–1915 年)的作品,为系列画作 Nihon banzai hyakusen hyakushō(日本万岁:百胜百笑)中的其中一幅。小林先生因使用西方绘画方法绘制木版画而闻名,曾得到任职于 Illustrated London News(伦敦新闻画报)的英国漫画家查尔斯·华格曼(Charles Wirgman,1832–91 年)的短暂指导。1882–93 年间,他在一家日本杂志社担任全职政治漫画家。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这幅木版画描绘的是一名俄国军官和三名士兵听到日军号声便立即投降的情景。当发现白旗丢失之后,军官把自己的脸、马的脸以及俄国国旗都染成了白色,以明确表示自己的投降之意。

俄国运兵列车及士兵撞破冰层

记录日俄战争(1904–5 年)的媒介形式有很多种,例如彩色木版画、照片和插画。受日本军队在战争早期阶段所取得的胜利鼓舞,日本艺术家制作了许多与此相关的木版宣传画。这幅木版画是系列画作 Rokoku seibatsu senshō shōwa(征伐俄国:战胜笑话)中的其中一幅,作者是歌川小国政(Utagawa Kokunimasa,1874–1944 年),又名倍道柏塞 (Baidō Bōsai) 或第五代歌川国政 (Utagawa Kunimasa V)。讽刺作家骨皮道人(Honekawa Dojin,原名西森武城 [Nishimori Takeki],1862–1913 年)为他的每幅画作都添加了一段幽默的描述。此系列作品嘲弄了俄国军队的胆小、自负和懦弱。描述文本中有许多使用汉字标注的双关语,这些汉字具有负面含义,例如死亡和苦难,或者战争发生地的名称等。在这幅作品中,两名日本人经过沉思后认为日军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强大,还要归功于鲁莽的俄国人在贝加尔湖上修筑了一条铁路。看到火车下陷后,日本人打算搭救溺水的俄国士兵,但是他们“因太惧怕日本而不敢抬头,并且过于无助而无法伸出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