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1日

为那些想说希腊语的人提供的保加利亚短语集

Bulgarian Phrasebook for Those Who Would Like to Speak Greek(为那些想说希腊语的人提供的保加利亚短语集)是一本1845年的短语集和手册,用于保加利亚人书写希腊语商务信函。 这不是第一本在保加利亚出版的商务辅助类书籍,但它的重要性是源于它的作者,其作者是康斯坦丁·福蒂纳乌(约1790-1858 年),其为保加利亚教育家和第一本保加利亚期刊Liuboslovie(语言学)的编辑。 福蒂纳乌认识到要同希腊在商务领域竞争,保加利亚人应该熟悉希腊语,因为希腊语在奥斯曼帝国的主要商业中心和港口被广泛使用。 这本书的最后26页是保加利亚语-希腊语的商务通讯的双语示例。

保加利亚语算术

在19世纪保加利亚国家复兴运动时期,算术是一种常见的教科书种类,因为大众广泛相信,尤其是未来的商人,需要懂得基础的算术知识。 Bulgarian Arithmetic(保加利亚语算术)是这个年代出版的第四本这类教科书,于1845年出版。 作者赫里斯托杜尔·科斯托维奇·徐西-尼科洛夫(1808–89年)是一位修士、教师、作家和政治评论家,经常在学术追求方面为他提供辅助的是作家、教育家和神父内奥菲特•利斯基。 在写他自己的书之前,徐西-尼科洛夫曾参与保加利亚第一本出版的算术书的编辑工作,该书是赫里斯塔基·帕夫洛维奇 1833 年出版的Arithmetic, or the Study of Numbers(算术、或数字的学习)。 徐西-尼科洛夫的算术很受欢迎,以致1856年出了第二版,但这本书第一版的前言却奠定了其历久不衰的价值,该前言促成了新保加利亚标准语的形式的争论。 徐西-尼科洛夫后来成为了美国和英国在保加利亚的新教传教会的成员,并编辑了他们的期刊Zornitsa(启明星)。

1846年娱乐书

Book of Amusements for 1846(1846年娱乐书)是前一年(1845年)开始出版的这一系列书籍的第二本。 文选编者康斯坦丁·奥格尼亚诺维奇 (1798–1858 年)是一个信奉保加利亚语教育的塞尔维亚人,他通过创作诗歌作品和流行文选鼓励了阅读并鼓舞了保加利亚人的国家自豪感从而为保加利亚国家复兴运动做出贡献。 作为日历出版传统的一部分,这个系列里的这一卷改变了文章类型,从关注较轻松的内容转向文学翻译、原创诗歌作品以及其它读者感兴趣的较严肃内容的流行文选制作。 一些文章主张保加利亚教会应从希腊影响下自由出来。

斯拉夫语语法

伊凡·N.摩姆切洛夫是19世纪保加利亚国家复兴运动时期著名的教师和教材作家。 作为一名教师,他意识到他的小学生们需要一本关于教堂斯拉夫语的基础入门教科书,并决定写一本这样的书。 他的1847年Grammar of the Slavic Language(斯拉夫语语法)是摩姆切洛夫的第一本教材,也是在保加利亚由保加利亚人出版的第一本教堂斯拉夫语语法书。 此本的编撰是以其它基本语法书为基础,这些书的作者分别是俄国人伊凡·斯捷潘诺维奇·佩宁斯基,俄国人尼古拉·伊凡诺维奇·格雷奇,以及塞尔维亚人阿夫拉姆·姆拉佐维茨。 教堂斯拉夫语是一种标准语言,由古老的教堂斯拉夫语经过几个世纪发展而来,它的第一例书写范例出现在9世纪。 它是一种高度文学化的古老语言,同斯拉夫口语不一致。

伊索寓言

伊索寓言是全世界教育儿童的最爱。 寓言最早的保加利亚语翻译是在皮特·贝隆1824年的“Various Instructions”(多课程初级读本)里,该书通常被称作“Fish Primer”(小鱼识字课本)。 仅有伊索寓言的第一本单独出版物是这本1852年由佩特科·斯拉维伊科夫(1827–95 年)编辑的版本。佩特科是一位著名的诗人、政治评论家、翻译、民俗学者和保加利亚启蒙运动的领袖。 斯拉维伊科夫以文学标准语翻译了寓言,该译著具有强烈的保加利亚风味。 该书没有插图,直到1854年,在一本将伊索寓言翻译到保加利亚语的书里才有了木刻插图。

古斯塔夫·阿道夫,承蒙天恩,瑞典、哥特和汪达尔国王,芬兰大公,爱沙尼亚和卡累利阿公爵,因格里亚领主

在17世纪和18世纪早期它的伟大帝国时期,瑞典是欧洲重要的强权。 瑞典的兴起很大程度是与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1611-32 年的统治同步的。 在他的领导下,瑞典增长了它的军事能力,摄取了欧洲大陆大部的疆界,并在教派大冲突时期拥护了路德教派。 这个铜雕描述了这位国王生涯的顶点。 雕刻是由卢卡斯·基利安,一位曾在荷兰和意大利受训的艺术家所刻,他生命的大部分时间居住于奥古斯堡。 背景里可以看到法兰克福城,该城最开始抵抗国王的征服。 就其体裁而言,这幅帝王骑马肖像的目的是增强国王作为一个强力的欧洲霸主的公众形象,而不仅仅是国家象征。 古斯塔夫·阿道夫1632年11月战死于吕岑战役,为瑞典和德国的新教国家反对神圣罗马帝国和天主教联盟的军队留下了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