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4日

通商人体

“通商人体”地图是一幅将人体解剖学与美国交通系统合并到一起的详细地图。该地图由威斯康辛州苏必利尔的土地与河流治理公司于 1889 年出版,地图将苏必利尔提升为交通中心并显示了横跨美国的 29 条铁路线。在北美洲概图上叠加了一幅人体剖面图。地图将西苏必利尔比喻成“心脏或心脏循环的中心”。铁路变成了主要的动脉。纽约是“肚脐,通商人体通过它向外延展”。注解指出:“有趣的是,天然和人为形成的通商渠道与人类的循环系统和消化器官之间如此相似,在已知的世界上再无其它地方可以找到。”使用人体作为制图比喻手法至少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纪,在塞巴斯蒂安·明斯特 (Sebastian Münster) 的“宇宙学”(1570 年)中,欧洲的拟人化地图就被比喻成女王。该地图则可能是最早对北美洲运用这种比喻手法的地图。制图师是 A·F·麦凯 (A.F. McKay),他在 1889 年暂任 Superior Sentinel(苏必利尔哨兵报)的编辑。该地图由兰德·麦克纳利公司刻版。美国地理学会 (American Geographical Society) 图书馆于 2009 年购得该地图,威斯康辛州地图学会提供了部分资助。此地图的另外一份唯一的已知副本为私人收藏。

美洲西北海岸和亚洲东北部分地区地图,标绘皇家海军舰艇 Resolution(果决号)和 Discovery(发现号)帆船自 1778 年 5 月到 10 月的行程路线

乔治·温哥华(George Vancouver,1757–98 年)13 岁加入皇家海军,在 1778–80 年詹姆斯·库克 (James Cook) 船长命运多舛的第三次航行期间,他曾在皇家海军舰艇 Discovery(发现号)上担任海军少尉侯补军官,后来成为太平洋西北部的著名探险家和勘测师。这幅地图可能属于温哥华绘制的第一批地图。绘制这幅地图的目的不详。这些地图的质量无法与 Discovery (发现号)姊妹舰 Resolution(果决号)的船长威廉·布莱 (William Bligh) 所绘制的地图相媲美,据此看来,海军少尉侯补军官绘制这些地图可能只是作为一种练习,属于在船主和船长指导下进行的勘测活动的一个环节。库克船长于 1778 年 4 月离开努特卡湾和后来以温哥华的名字命名的岛屿。他沿着阿拉斯加海岸向北航行,寻找有可能通往西北航道的海湾,但被迫掉头向南。到了 7 月,他绕过阿拉斯加半岛,重新向北航行,到访楚科奇半岛和俄罗斯,然后向外驶入白令海。库克船长于 8 月穿越北极圈,后因流冰群被迫返回。他转向西面沿俄罗斯海岸航行,最终向南向东于 1778 年 9 月进入阿拉斯加诺顿湾。

新荷兰东海岸从希克斯点到黑头的新南威尔士部分海岸地图

这幅地图是詹姆斯·库克 (James Cook) 船长第一次伟大的探险航行的四幅手绘地图之一,该地图于 1770 年 4 月完成,首次清楚地绘制了澳大利亚东海岸。探险由英国皇家学会和皇家海军资助,共有以下几个目的:库克船长希望观察和记述金星凌日,绘制南太平洋所到之处的海岸线,并详细记录所见的人文和动植物。探险资助方希望库克船长能够找到当时被称为“未知的南方陆地”的大陆并替英国宣称主权。除了少数几个地方外,库克船长没有驶近岸边,所以地图上显示的细节多寡随船只与岸边的距离而变。

新荷兰东海岸从莫顿角到帕默斯顿角的新南威尔士部分海岸地图

这幅地图是詹姆斯·库克 (James Cook) 船长第一次伟大的探险航行的四幅手绘地图之一,该地图于 1770 年 4 月完成,首次清楚地绘制了澳大利亚东海岸。探险由英国皇家学会和皇家海军资助,共有以下几个目的:库克船长希望观察和记述金星凌日,绘制南太平洋所到之处的海岸线,并详细记录所见的人文和动植物。探险资助方希望库克船长能够找到当时被称为“未知的南方陆地”的大陆并替英国宣称主权。除了少数几个地方外,库克船长没有驶近岸边,所以地图上显示的细节多寡随船只与岸边的距离而变。

法国地图,划分为省再细分为区

这幅 1806 年的法国地图显示了国家的(大区)和(行政区)的划分。1789 年法国大革命爆发,随后的全国制宪会议于 1790 年始创现代的省份,部分目的是为了削弱行省在军事上和历史上对旧势力的忠诚,建立更加有凝聚力和更加忠诚的国家体制。每个省由普选产生的省委员会管理,由一名代表中央政府的委员担任主席。每个省又划分为数个区,由区长管理每个区的行政事务。每个区还可以进一步细分。各个区是在 1800 年创建的,取代了以前的行政区。

显示纽约市和韦斯切斯特郡公园局辖下部分的地图

这幅地图制作于 1870 年纽约市公园发生巨大变化的一段时间内。当时,一群腐败政客(因其“老大”威廉·特威德 (William Tweed) 而被称作特威德集团 (Tweed Ring))突然用新的市政部门公园局取代了中央公园委员会。然后,新的公园专员彼德·B·史威尼 (Peter B. Sweeny) 解雇了中央公园的设计师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 (Frederick Law Olmsted) 和卡尔弗特·沃克斯 (Calvert Vaux) 以及公园主计长安德鲁·哈斯威尔·格林 (Andrew Haswell Green)。特威德和史威尼连同集团中的其他重要同党,包括市长亚伯拉罕·奥奇·霍尔 (Abraham Oakey Hall) 和主计长理查德·B·康诺利 (Richard B. Connolly),窃取了城市财政的控制权,挪用了数亿美元的资金。1871 年,特威德集团东窗事发,前中央公园委员会部分委员重新接管公园局。安德鲁·哈斯威尔·格林恢复公园局主计长的职务,奥姆斯特德和沃克斯也重新受到聘用。新的公园局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完成了中央公园的建设,并为曼哈顿的许多其它公园重新设计了景观,其中包括麦迪逊广场、华盛顿广场、联合广场和汤普金斯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