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1日

开端

这个书法条幅的顶部有 bismillah(以真主之名),以下是古兰经的第一 surah(章)al-Fatihah(开端)。 该 surah 是对古兰经的介绍,提出了对真主的赞美,并祈求其指引正确的道路。 在最后一行,Fatihah 条幅有某位名为阿里利杂 ('Aliriza) 的人的签名,以及伊斯兰历 1241 年(公元 1825 年)的日期。 整个标本是在米色纸上用深褐色纳斯赫体(草书)书写的书法,带有交替的金色和深蓝色边框,并裱糊在厚厚的硬纸板底面上。 阿里利杂可能是 19 世纪的波斯书法家阿里利杂· b.·哈吉·穆罕默德·加法尔 ('Aliriza b. Hajji Muhammad Ja'far),他的一幅日期为 1258 年(1842 年)的书法作品现藏于伊朗国家图书馆。 阿里利杂的作品体现了现代时期再次对纳斯赫体感兴趣,且似乎受益于他的前辈,即 18 世纪的著名波斯书法家艾哈迈德· 纳里兹 (Ahmad Nayrizi)。 纳里兹是伊朗最后一位掌握纳斯赫体的大书法家,当时更受重视的是悬挂体和波斯体。

古兰经地毯页

此折页包含古兰经的开端地毯页。它是国会图书馆典藏中属于一部已被拆散的古兰经手抄本的五幅折页中的第一幅。 这幅折页与另一幅一道构成了一部虽已损坏但美轮美奂的 14 世纪马穆鲁克古兰经的双页泥金标题页。这幅折页有古兰经第 56 章 al-Waqi'ah(不可避免的事件)的第 76–78 节经文,包含在双页泥金标题页的顶部和底部矩形条幅中。 下一幅折页采用刻印延续了第 56:79–80 节的经文。这部分经文将古兰经描述为由真主启示的神圣珍贵典籍,仅可被身体和精神纯洁的人触碰。 这五节经文的全部或部分出现在装饰性的地毯页上,作为古兰经的开头或分隔其各个部分。 它们向诵读者提醒古兰经的神圣字符,同时充当文本本身的充满艺术气息的可视间隔。 这幅地毯页的装饰性样式和色彩在 14 世纪埃及制作的马穆鲁克古兰经中非常典型。 中联由拉长的六角形构成,形成交替的金色和蓝色多边形,并在矩形边框的每个角落有四个八角星。 勾勒外形的线条与刻印一样采用白色墨水。 多边形在蓝色背景上的金色装饰和金色背景上的蓝色装饰之间交替,而八角星则在蓝色背景上包含了棕叶饰和球茎形的金色图案。 条幅的边缘由交织的金色锯齿线构成。

黄牛章

在泥金矩形条幅的下方,这幅折页带有古兰经第一章 al-Fatihah(开端)的最后一节。 在 al-Fatihah 的最后一行下方是用金色书写并有黑色轮廓的古兰经第二章 al-Baqarah(黄牛章)的标题。 标题说明该章有 287 节经文。 章节标题后是开篇的 bismillah(以真主之名)、神秘字母 alif mim,以及第一节经文: “这部经,其中毫无可疑,是敬畏者的向导。 ” 节选反面的经文警告道,那些假装信仰真主的人只会欺骗自己。 这幅古兰经的节选在皮纸上使用早期纳斯赫体书写,可能源自 11–13 世纪,且可能产自伊拉克或叙利亚。 它预示了草书字体在马穆鲁克时期的发展,马穆鲁克在 14 和 15 世纪统治了埃及和叙利亚。 装饰性条幅带有描金编织图案,包含突出到左侧空白的尖顶装饰。 文字全部采用黑色墨水。 经文标记由八瓣玫瑰构成,以金漆填充,并在周围带有红色圆圈点缀。 该折页的左侧竖直边缘有虫蛀和墨渍。

地毯页上的古兰经经文 (56:77-9)

正如这份刻印条幅顶部和底部的红色矩形线所述,这幅折页涉及古兰经的第 26 juz'(段)。中央空间的刻印包含第 56 章 Surat al-Waqi'ah(不可避免的事件)的第 77–79 节经文。 这些经文通常作为古兰经的开头,但可能出现在分隔古兰经各个 ajza'(部分)的装饰页上。顶部的 surah(章)标题为金色,并用黑色墨水勾勒。 它说明了该 surah 包含 35 节经文,而该节选的右页引出第 26 段,构成第一章。 该节选的左页包含第 46 章 Surat al-Ahqaf(沙丘)的第 1–3 节经文。 字体为苏尔斯体,这种草书字体通常见于埃及的马穆鲁克时期(14–15 世纪)。 这张装饰页上的漩涡背景是该时期古兰经的特征。 该章是 ha-mim 系列(第 40–46 章)的第七及最后部分。 该章探讨了天地万物均具有神圣目的。 因此,正义者必须耐心等待,因为真相和启示终将被证明。 字母 ha-mim 是神秘或缩写字母,单独或组合出现在古兰经某些章节的开头。标记 juz' 在古兰经中构成艺术分隔。顶部和底部的刻印是在刻印在奶油色页面的黑色书法轮廓中使用金色墨水,并且有蓝色和绿色叶片阿拉伯花纹的红色背景。

带标题页的拜扎威 “Anwar al-tanzil wa asrar al-ta'wil”

这幅折页包含来自一份 Anwar al-tanzil wa asrar al-ta'wil(启示之光和解读的秘密)手抄本的泥金标题页和标题,这部作品包括 13 世纪学者拜扎威编写的通俗古兰经 tafsir(注释)。 标题位于标题页的顶部,采用白色墨水,字母垂直拉伸,以嵌入水平线的轮廓中。 白色的字母用黑色墨水勾勒,并从装饰有蓝点和白点的金色背景中突出。 中央条幅含有各种多角形,它们交织成为一张地毯图,色彩以褐色、金色和蓝色为主。 中央部分包括带有作者姓名的八角形条幅,以及用白色墨水书写在带有黑色葡萄藤式设计的金色背景上的标题。 尽管这个条幅上的书法如今几不可辨,但拜扎威的一些头衔依然可见。 头衔包括 al-shaykh(神学家)、al-'adil(正直者)和 al-qadi(法学家),这说明拜扎威是古兰经注释和伊斯兰法律、法律体系和神学方面倍受尊敬和多产的专家。 这幅折页的左页有这部作品的开头。 在开篇的 bismillah(以真主之名)之后,注释首先提出了简短的序言,作者在其中赞美解读古兰经经文的价值,并认为古兰经注释是所有科学的指导。 作者随后对他的作品进行了命名,并开始解释古兰经的第一章 al-Fatihah (开端)。文字本身由无名者用黑色墨水以非常粗糙的纳斯赫体书写。 语句按朝上的红色斜线分隔,并且在后来又添加了许多备注。

古兰经经文

这幅书法节选包含两张单独的水平条幅,裁切并裱糊到硬纸板背面上。 上半部包括古兰经第三 surah(章)Al 'Imran(伊姆兰家族)的第 86 节经文;下半部则是同一章的第 89 节经文。 该 surah 呼吁穆斯林在和谐和友谊的名义下团结起来。 下半部的 ayah(经文)标记是金色的圆形饰物,由深褐色墨水勾勒的同心圆构成。 与原文相比遗漏了三个词语,并采用较小的字体添加到主行的上方。 每个条幅左页上的文字可透过纸张看到。 这两个裱在同一张纸上的节选来自同一部古兰经,采用精细的穆哈加格体书写。 根据每个含有单行文字的条幅的高度,原始的手抄本肯定很大,大约高 50 厘米,每页含有五行经文。 根据其简朴和庄重来看,这份节选使人回忆起公元 1400 年在赫拉特或撒马尔罕制作的著名的拜桑格赫古兰经,这种古兰经拥有尺寸为 177 x 101 厘米的巨大折页,且仅在右页书写。 尽管尺寸较小且左页也有书写,但这份节选与拜桑格赫古兰经的各种相似之处说明,前者可能出自 15 世纪早期的波斯或中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