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1日

繁华美国图

经过接近两个世纪的闭关锁国之后,随着新的贸易协定促进了跨文化交流,日本在 1850 年代逐渐向西方开放。 陌生技术和风俗的涌入使日本人的好奇心和敬畏感剧增,他们对外部世界的好奇明显地体现在浮世绘(虚浮世界的绘画)艺术家对外国主题的详细描绘中。 这些描画不仅来源于目击者的陈述,还借鉴了第二手材料,如西方期刊和报纸中的刻图。 尽管歌川广重的这幅三联画的标题是“繁华美国”,但所表现的建筑可追溯到1860 年 3 月 7 日伦敦画报上的弗雷德里克斯堡(丹麦,靠近哥本哈根)插图。 歌川广重 II(约 1842–94 年)是风景画大师歌川广重(1797–1858 年)的学生和养子。

演员市川団蔵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胜川春章(1726–93 年)是胜川流派的一名优秀艺术家,该流派强调现实主义,不同于传统浮世绘的理想主义或梦境风格肖像。 他在 1765 年与艺术家铃木春信一同帮助发展了錦絵(全彩色版画)。 胜川春章在 1770 年对演员版画进行了特别的改革,引入了似顔絵,这种长度减半的肖像画具有细微的面部特征,不同于传统的全长度肖像画。 这幅演员市川団蔵的画作来自 Ehon Butai Ōgi(饰演角色的演员的插画书)系列,是胜川春章对这种风格的首次展现。

演员中岛勘左卫门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胜川春章(1726–93 年)是胜川流派的一名优秀艺术家,该流派强调现实主义,不同于传统浮世绘的理想主义或梦境风格肖像。 他在 1765 年与艺术家铃木春信一同帮助发展了錦絵(全彩色版画)。 胜川春章在 1770 年对演员版画进行了特别的改革,引入了似顔絵,这种长度减半的肖像画具有细微的面部特征,不同于传统的全长度肖像画。 这幅演员中岛勘左卫门的画作来自 Ehon Butai Ōgi(饰演角色的演员的插画书)系列,是胜川春章对这种风格的首次展现。

骏州江尻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葛饰北斋是一名艺术家和木刻版画家,同与他同时期的画家歌川广重一道为将浮世绘的风景绘画送达巅峰做出了重大贡献。 他的风景画想象多于天然,形成了动感的个人风格,并且体现了对风景的细微观察。 这幅图画来自他的冨嶽三十六景(富士山 36 景)系列,将巍峨的山岳与吹走瑟缩的旅人的怀纸(用作手帕或草录诗句的纸)和帽子的一阵狂风形成对比。

甲州三坂水面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葛饰北斋是一名艺术家和木刻版画家,同与他同时期的画家歌川广重一道为将浮世绘的风景绘画送达巅峰做出了重大贡献。 他的风景画想象多于天然,形成了动感的个人风格,并且体现了对风景的细微观察。 此画作来自他的冨嶽三十六景(富士山 36 景)系列,该系列出于两个原因充满了诙谐: 尽管实际的场景应该是夏季,但左前方湖泊中倒映的富士山却覆盖着积雪。 此外,山的全景与富士山的倒影并不一致,仅可从湖边向上看才能看到富士山。

扮演妓女祇园町的白人角色的演员三代目佐野川市松和扮演蟹坂藤马角色的演员市川富右卫门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这幅画作是东斋写乐的一幅更早作品的现代复制品,东斋写乐在 1794–95 年的短短 10 个月内创作了激进设计风格的演员绘画。他的身份和存在仍然是个迷,因为没有任何记录涉及他的其他生平。 东斋写乐直率的主题人物描绘独树一帜,揭示了演员在作为虚拟角色和个人之间的相互影响。 这幅图画以一出常见的歌舞伎-狂言(喜剧)为基础。 两个看似迥然不同的角色通过其面部特征(如面部轮廓、眼睛和眉毛)表达出来的对比而纯熟地关联起来。 最终形成的图画突出了妓女白人骄纵迷人的风采,而她在戏中的对手则表现出小气琐碎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