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赛因的注释

Tafsīr-i Ḥusaynī (侯赛因的注释) 是一本古兰经的注释,抄写了两卷。 原来的注释是1504年(回历910年),但这个副本是1855-57年(回历1272-74年)由瓦里丁制作的。 这个手稿的第一卷包括经文(古兰经里称作surahs(苏拉)) 从Fatihah(法蒂海) (开端章)到Kahf(卡夫)(山洞章);第二卷经文从Maryam(玛丽亚)(玛丽章)到Al-Nās(阿尔纳斯)(世人章)。 手稿优美地书写在手工制作的纸张上,有着对每个概念、单词或想法的注释。 来自古兰经的单词或概念用红墨水书写,相应的注释用黑墨水书写。 手稿每卷的第一页有着嵌金的花瓣装饰。

一幅 经由火地群岛通往麦哲伦国的地图

这幅“麦哲伦之地”的地图,是在麦哲伦海峡南面的大陆,由威廉·扬斯宗·布劳所绘,他是一名技术领先的荷兰制图师和地图出版商,也是包括他的儿子琼和科内利斯在内的一个杰出的地图制作者家族的创建者。 1571年生于荷兰,在1594到1596年布劳在丹麦拜师于天文学家第谷·布拉赫门下,在那里他学习了作为一名测量仪器师和地球仪制作者的技能。 回到阿姆斯特丹,他建立了家族地图制作公司。 在1608年他被任命为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联合东印度公司)首席水道学家,他保持这一职位直到他去世。 这张1640年的地图反映了布劳在海洋地图学上的专业知识。 在左下角描绘了七艘大帆船组成的船队,定位于一个旋涡花纹之上,而花纹里是用德里显示的比例尺。 旋涡花纹由三个巴塔哥尼亚人组成的小组支撑。 大西洋、太平洋和南部大洋的名字标示在地图的另一个角。 这张地图致献给康斯坦丁·惠更斯,一个荷兰诗人和外交家,和他的更有名的兄弟克里斯蒂安(土星的卫星土卫六的发现者),也建立了望远镜并研究宇宙。

在1616年由荷兰人威廉·斯考顿·德·霍恩发现并确定的通往麦哲伦海峡南方的新路径的描述

1615年6月,荷兰航海家雅各布·勒梅尔(约 1585–1616) 和威廉·科内利松·斯考顿(约 1567–1625)乘坐两艘船,恩德拉赫特号和霍恩号从荷兰港口特塞尔出发。 他们的目标是发现通往马鲁古群岛的新路径,该岛是同东印度之间利润丰厚的香料贸易的主要来源,通过新的路径可以避免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垄断。 在1616年1月24日,他们航行到麦哲伦海峡的南面,发现了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新的通道:火地群岛和他们称之为斯塔頓之地(今阿根廷艾斯塔多岛)之间约13公里宽的海峡。 该通道被称作勒梅尔海峡。 几天后,勒梅尔和斯考顿成为了绕过南美洲最南端的第一批欧洲人。他们将该地称作霍恩角,以纪念斯考顿的出生地霍恩市,霍恩角以其风暴和波涛汹涌的海面而闻名。 勒梅尔海峡地图来自法语版的斯考顿航海日志,Journal ou description du merveillevx voyage de Guillaume Schovten, hollandois natif de Hoorn, fait en années 1615, 1616 & 1617(霍恩市出生的荷兰人威廉·斯考顿1615、1616和1617年完成的伟大航行的航海日志),1619年在阿姆斯特丹出版。

智利王国地图

这张地图见于智利耶稣会教士阿隆索·德·奥瓦列(1601-51年)的Histórica Relación del Reyno de Chile(智利王国历史叙述)一书中,此书被视为是这个国家的第一部历史。 该地图是奥瓦列在1641年作为智利“行政长官”第一次出访欧洲进行描述性介绍的主要努力所产生的。 当时,耶稣会士需要人们支持他们到智利南部传教,因此奥瓦列受托寻求帮助和筹集资金。 为了满足对该国信息的需求,奥瓦列于1646年在罗马出版了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版本的书和地图。 印刷者为弗朗切斯科·卡瓦洛;奥瓦列将该作品题献给诺教宗英诺森十世森。本书集中介绍了传教士活动,并重点记载了智利17十七世纪头40年中自然、社会和文化等方面的情况。 书中从地形和人种角度对南部定居点进行了详细介绍。 奥瓦列的地图与文字相得益彰,其中有火山、河流和湖泊的插图,也有野生动物、植被和从事各种社会和商业活动的人的场景等装饰图片。 一个带尾巴的人体塑像是一个未作解释、令人困惑的细节。 从制图角度看,地图中有误。 在其Ad Lectorem(“致读者”) 中,奥瓦列承认有不确之处,并且没有经度。 地图的方向不常见。 “北”(septentrio) 在左边,因而 Tierra del Fuego 在右边。 麦哲伦海峡将大陆与“未知领域”隔开,这是当时未知的南极,被置于右上角,在南美大陆的东南方。

圣母玛利亚花园

1510年的手稿Jungfru Marie örtagård(圣母玛利亚花园)是由位于东约特兰东部瓦斯泰纳市的布雷廷修道院一位不知名的修女所作,这也是该修道院的修女们唯一留存下来的每日功课用的瑞典语赞美诗、收集与圣训、圣歌以及注解。 从14世纪到大约1530年,瓦斯泰纳修道院为初生的瑞典文化特性的发展贡献显著,很大程度通过在这里发展和教授的语言。 大多数修女不懂拉丁语,因此适合的颂圣文学必须翻译为瑞典语或者直接用瑞典语写作。 一些修女是熟练的抄写员,她们使用一种特有的斜体草体字体,通过一只宽尖的笔和强有力的垂直击打书写。 这份手稿的主要部分是未装饰的,但它包括装帧良好的花边和大写首字母,及几幅装帧精美的小肖像,一些用于崇拜的展示图像而其余的则是修道院的生活。 这座修道院,最初是既有男修士部分又有修女的部分,最后由于新教改革的影响和皇家布告的要求,男修道院于16世纪关闭。

神奇的语录:至爱启示录(使徒)

这本18世纪的手稿是对“启示录”(也被称作“圣约翰启示录”)的注释的一本副本,是 18 世纪作家尤素福·阿尔-巴尼名为神奇的语录:至爱启示录(使徒)的作品。 文本是用 Garshuni(用叙利亚字母写的阿拉伯语)书写的,书写非常清晰,但标题也在书的开篇处用阿拉伯文书写。 里面也有阿拉伯文的注释,例如,在第 3 页底部和第 4 页的边缘。 有标记显示这本书曾经被黎巴嫩科菲凡修道院拥有。 本书的印刷版在 1870 年于贝鲁特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