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衣新版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石川丰信(1711–85 年)的这幅诙谐画作描绘了羽衣(字面含义为“羽毛和服”或天堂服装)民俗中的一个场景,一名年轻男子正帮助一个天空的精灵从树上取下她的斗篷。 作为回报,他有机会欣赏她神仙般的舞蹈,而精灵在起舞的过程中飞到空中,回归天国。 露出精灵双腿的礼服下方的流动线条是石川丰信在美人画(美丽女子的绘画)中典型的成熟风格。 美人画掌握了女性美的各种趋势,以真实和理想化两种手法表现了高等妓女、历史人物、艺伎(音乐舞蹈演员)、低等妓女、虚构角色、城镇贵妇和普通妇女的形象。

市川鰕蔵的竹村定之進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在东斋写乐所作的此役者绘(演员的绘画)中,一位著名的歌舞伎演员饰演一名不幸的父亲,这名角色通过自杀来挽回女儿的名誉。 他的嘴角透露出冷酷的决绝,他的双手则恳求宽恕。 东斋写乐在 1794–95 年的短短 10 个月内创作了激进设计风格的演员绘画。他的身份仍然是个迷,因为没有任何记录涉及他的其他生平。 在这幅画作中,夸张的面部表情和粗放的色彩使东斋写乐直率的主题人物描绘独树一帜,揭示了演员在作为虚拟角色和个人之间的相互影响。 尽管未获确认,但有猜测认为他的作品四处碰壁,因为他与理想主义的陈规相悖,而且这种新颖的绘画创作也突然遭到中断。

农家的李树

随著新艺术的盛行,一种新颖但较为随意的名为俳谐(连歌)的诗歌在 17 世纪的日本京都、大阪和江户市民阶层中流传开来。 俳谐也是一种社会活动,是在家庭或餐馆的定期场合中举行的连歌会。 这种诗歌聚会使私人委托的木刻版画得以繁荣,这种版画被称为摺物(印刷物品),配有图画和来自文艺圈的代表性诗句。 这两种形式都用于向有文化和素养的观众表示“圈内人”标记。 由于摺物并不出售,而是作为礼物,因此艺术家、刻版家和版画家在制作时都殚精竭虑。 很多情况下,最终的成品都成为木刻版画艺术的典范。这幅版画上的诗句描绘了一棵李树的诱人香味,使过路人都驻足观望。 其作者是艺术家、版画家和插图作家歌川丰广(约 1773–1829 年)。

雪舟所绘的钟馗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矶田湖龙斋,活跃于 1764–88 年,为铃木春信于 1765 年引入的錦絵(全彩色版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尽管他以美人画(美丽女子的绘画)闻名,但他在此画作中描画的是钟馗,这是一位道家的神祗和噬鬼者,他的传说在中国和日本均广为流传。 1781 年,受封荣誉宗教称号法桥 (hokkyō) 之后不久,矶田湖龙斋创作了此作品。他在此画作的右侧引用了这一头衔。 现存的作品很少采用这种署名方式。

密西西比河谷的古代纪念碑

在19世纪早期,随着马车队流入俄亥俄州和密西西比的河谷,定居者们突然发现数量巨大的被放弃的土工建筑,他们认为这些是复杂的、长期的土墩建造者的成果。 随着经常提起的人类起源的疑问,土堆和在其中发现的人造物品成为了美国早期考古科学的焦点。Ancient Monuments of the Mississippi Valley (1848年)(密西西比河谷的古代纪念碑)是初期考察的第一个主要的著作也是新成立的史密森尼学会的第一个出版物。 时至今日它仍是美国考古学历史的关键文档以及关于在美国东部成百上千的土墩(大多数现在已经消失)的信息的主要来源。 虽然根据流行的假设建设者们不可能是想象中的至今仍生活在该区域的原始的原生美洲部落的祖先们,但作者们给他们的时代设定了高的科学标准。 他们的著作提供了对一些概念、方法、以及实质性的依据的洞察力仍是今天的考古学者所要面对的。 本书包括许多地图、图版和雕刻。

赞美诗的歌曲的注释;关于灵魂的书信;关于禁欲主义和修道院生活的书信

这本14世纪的手稿是一本阿拉伯语译文文集。 开篇是Commentary on the Song of Songs(赞美诗的歌曲的注释),原文是希腊语,由女撒的贵格利(卒于394 年)所著,贵格利是該撒利亞的巴西流的弟弟,他和他哥哥加上拿先素斯的贵格利三人一起被称为迦帕多家教父。 下一篇是哲人赫尔墨斯写的许多阿拉伯语哲学著作中的一篇,A Letter on the Soul(关于灵魂的书信)。 手稿以尼尼微的依撒格(活跃于七世纪末)关于禁欲主义和修道院生活的一封书信结尾,该书信原写于叙利亚语。 依撒格关于修道院生活的著作后来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不仅影响了叙利亚和阿拉伯读者,也影响了希腊读者,最后还产生格鲁吉亚和斯洛文尼亚语译文的版本。

古斯塔夫·阿道夫,承蒙天恩,瑞典、哥特和汪达尔国王,芬兰大公,爱沙尼亚和卡累利阿公爵,因格里亚领主

在17世纪和18世纪早期它的伟大帝国时期,瑞典是欧洲重要的强权。 瑞典的兴起很大程度是与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1611-32 年的统治同步的。 在他的领导下,瑞典增长了它的军事能力,摄取了欧洲大陆大部的疆界,并在教派大冲突时期拥护了路德教派。 这个铜雕描述了这位国王生涯的顶点。 雕刻是由卢卡斯·基利安,一位曾在荷兰和意大利受训的艺术家所刻,他生命的大部分时间居住于奥古斯堡。 背景里可以看到法兰克福城,该城最开始抵抗国王的征服。 就其体裁而言,这幅帝王骑马肖像的目的是增强国王作为一个强力的欧洲霸主的公众形象,而不仅仅是国家象征。 古斯塔夫·阿道夫1632年11月战死于吕岑战役,为瑞典和德国的新教国家反对神圣罗马帝国和天主教联盟的军队留下了遗憾。

伊索寓言

伊索寓言是全世界教育儿童的最爱。 寓言最早的保加利亚语翻译是在皮特·贝隆1824年的“Various Instructions”(多课程初级读本)里,该书通常被称作“Fish Primer”(小鱼识字课本)。 仅有伊索寓言的第一本单独出版物是这本1852年由佩特科·斯拉维伊科夫(1827–95 年)编辑的版本。佩特科是一位著名的诗人、政治评论家、翻译、民俗学者和保加利亚启蒙运动的领袖。 斯拉维伊科夫以文学标准语翻译了寓言,该译著具有强烈的保加利亚风味。 该书没有插图,直到1854年,在一本将伊索寓言翻译到保加利亚语的书里才有了木刻插图。

斯拉夫语语法

伊凡·N.摩姆切洛夫是19世纪保加利亚国家复兴运动时期著名的教师和教材作家。 作为一名教师,他意识到他的小学生们需要一本关于教堂斯拉夫语的基础入门教科书,并决定写一本这样的书。 他的1847年Grammar of the Slavic Language(斯拉夫语语法)是摩姆切洛夫的第一本教材,也是在保加利亚由保加利亚人出版的第一本教堂斯拉夫语语法书。 此本的编撰是以其它基本语法书为基础,这些书的作者分别是俄国人伊凡·斯捷潘诺维奇·佩宁斯基,俄国人尼古拉·伊凡诺维奇·格雷奇,以及塞尔维亚人阿夫拉姆·姆拉佐维茨。 教堂斯拉夫语是一种标准语言,由古老的教堂斯拉夫语经过几个世纪发展而来,它的第一例书写范例出现在9世纪。 它是一种高度文学化的古老语言,同斯拉夫口语不一致。

1846年娱乐书

Book of Amusements for 1846(1846年娱乐书)是前一年(1845年)开始出版的这一系列书籍的第二本。 文选编者康斯坦丁·奥格尼亚诺维奇 (1798–1858 年)是一个信奉保加利亚语教育的塞尔维亚人,他通过创作诗歌作品和流行文选鼓励了阅读并鼓舞了保加利亚人的国家自豪感从而为保加利亚国家复兴运动做出贡献。 作为日历出版传统的一部分,这个系列里的这一卷改变了文章类型,从关注较轻松的内容转向文学翻译、原创诗歌作品以及其它读者感兴趣的较严肃内容的流行文选制作。 一些文章主张保加利亚教会应从希腊影响下自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