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 Gyokkashi Eimo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这幅錦絵(全彩色版画)表现的是拥有书法天赋的少女 Gyokkashi Eimo,正坐在她的书写教师身旁。 该画作是鸟居清长(1752–1815 年)在其中年时偏爱的小型规范格式。 在这一时期,他在江户创作日常生活中的肖像。 自然的姿态和略有凌乱的宽松和服更加突出了他的坦率风格。

三演员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此画作表现了一名居中的男演员手持一个茶壶,两名女形(饰演女性角色的歌舞伎男演员)正在弹奏三弦琴(三弦琵琶)。 尽管奥村政信(1686–1764 年)的画家生涯始于插画作家和流行小说作家,但他随后开始尝试多种主题和版画技巧,包括漆絵(漆画)。 漆絵是 1720 年代间的一种流行形式,在构图的某些黑色区域使用一层粘合涂层,使其具备光泽的材质。 奥村政信在此画作的底部中央加入了他的出版社奥村屋的葫芦标记。

虎宕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此画作是大矶与吾朗物语插图册中的一页。 它是墨摺絵(单色版画)的早期典范,人物构成简练明了。 虎之大矶与吾朗这两个人物来自一部脍炙人口的战争编年史曾我物語(曾我传奇),内容为曾我兄弟为死去的父亲报仇。 虎与吾朗的哥哥 Jyūrō 之间悲剧爱情为这则传奇增添了深厚的情感。

扮演工藤佑经角色的演员市川团十郎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役者绘(演员的绘画)并不昂贵,价值大约相当于一碗拉面,被看作短时效作品,作为纪念品现场出售并短暂‎欣赏。 其作用是介绍当时被视为文化偶像的歌舞伎演员。 这幅创新的役者绘版画的作者是胜川春常,他活跃于 1780 年代间。 该画作表现了扮演工藤祐经的演员市川团十郎在镜中的倒影,该角色来自歌舞伎戏剧Soga no Taimen(曾我的对面)。 该剧源于以 12 世纪为背景的一部战争编年史,其中的曾我兄弟为了被工藤祐经谋杀的父亲进行复仇。 工藤祐经的角色通常由剧院中地位最高的演员饰演。

高等妓女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胜川春章(1726–93 年)是胜川流派的一名优秀艺术家,该流派强调现实主义,不同于传统浮世绘的理想主义或梦境风格肖像。 他在 1765 年与艺术家铃木春信一同帮助发展了錦絵(全彩色版画)。 这幅表现高等妓女的美人画(美丽女子的绘画)是胜川春章很少见的作品,他的描画对象主要是这一时期的相扑手和战士。 该画作采用柱繪(长条版画)形式,用于在建筑物的支柱上展示。

凝视日式路堤的高等妓女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美人画(美丽女子的绘画)掌握了女性美的各种趋势,以真实和理想化两种手法表现了高等妓女、历史人物、艺伎(音乐舞蹈演员)、低等妓女、虚构角色、城镇贵妇和普通妇女的形象。 在这幅年代约为 1794 年的画作中,歌川丰国(1769–1825 年)描画了一名站立的高等妓女,画作重在表现其日常生活的一瞬间,而不是突出明显的情色。 歌川丰国是一位广为知名的浮世绘艺术家,推动錦絵(全彩色版画)成为全日本的流行艺术形式。

中津风光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歌川丰春(1735–1814 年)是歌川流派的奠基人,该流派在 19 世纪影响深远。 他曾学习西方艺术,并将直线透视的技巧应用于浮世绘,推动了奥村政信所采用的风格。 他试验过从歌舞伎演员到欧洲风光在内的众多主题,总体上,他的风景画透露着一丝温柔和暖意,并以流畅的笔画加以勾勒。 这幅 1772–73 年间的画作表现了一些行人正走过河上的桥梁,河中帆船无数。

芝浦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葛饰北斋(1760-1849 年)是一名多产的艺术家和木刻版画家,同与他同时期的画家歌川广重一道为将浮世绘的风景绘画送达巅峰做出了重大贡献。 葛饰北斋的风景画想象多于天然,营造了充满动感的场景,体现了其本人的性格以及对主题的深厚了解。 这幅画作采用很少见的印刷信封形式,是Tōto Hyakkei(东都百景)系列中的一幅。 它表现了一群正在路边驿站休息的朝圣者,并有富士山在远方若隐若现。

久米仙人窥美人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这幅墨摺絵(单色版画)没有署名,但近代的学者认为这幅早期作品的作者是著名的江户时代版画和图书艺术家杉村治平,他活跃于 1680 年代至 18 世纪初期,是菱川师宣的追随者。 这幅版画的主题是久米仙人,这是一位著名的隐士,拥有随意在空中飞行的神通。 在此画作中,一名正在洗衣的年轻女子露出了她白净的脚胫,引得久米仙人忽起染心,遂失神通,坠地不复能飞。

平安时代的李树夜莺传说

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为“虚浮世界的绘画”,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 年)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 根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并且以佛教朝生暮死的世界观为根源,浮世绘表现了当时城市生活瞬息万变的动态。 在贴近并满足“大众”品味的同时,这些版画的艺术和技术细节展现了相当的成熟度,其主题包括高等妓女和演员的肖像,以及经典文学作品。 这幅画作由北尾重政(1739–1820 年)所作,展现了 11 世纪的Ōkagami(大镜)传说。 故事起源于一位皇帝为他庭院中一棵死去的李树感到哀伤,一只夜莺过去常常在这棵树上歌唱并宣示春天的到来。 一名宫廷官员碰巧在一座房子旁边看到一棵高大的树木,便与屋主商量,把这棵树迁移到皇帝的庭院中。 在离开时,屋主在树枝上系上一首诗歌,内容是失去家园的夜莺的悲歌。 皇帝对这个传说感到惊讶,发现树的主人是 10 世纪的一名伟大诗人纪贯之的女儿;宫廷官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夺走了有关她父亲的一件珍贵纪念品。 此后,这棵树被称为 Ōshukubai(夜莺栖息的李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