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学

佛朗西斯科·尼古拉斯·马丁内特(约 1725–1804)是一位工程师和绘图员,他成为了一名刻版师,为丹尼斯·狄德罗和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著作以及18世纪法国最有影响的鸟类学者的书制作插图。 在马丁内特以前,插图制作者通常将鸟类描绘得不按比例、不正确或者是以僵硬、不自然的姿势描绘。 马丁内特在他的插图里引入了写实主义,显示了鸟类在它们的自然栖居中的野生状态。 在18世纪70年代早期,他决定制作他自己的画版收集册,名为 Ornithologie: Histoire des Oiseaux, Peints dans Tous Leurs Aspects Apparents et Sensibles(鸟类学:鸟类的历史,它在各个方面的外观和感觉的画)。 马丁内特以这个标题出了两套画版:一套两卷的以对开页装订有超过200张没有配文字的画版;以及一套九卷的八开纸本,有着483张画版,配有他自己描写鸟类的文字。 两个版本都非常稀有。 这里展示的是一套不完整的对开页版本,包含174张插图,蚀刻版画,手工水彩彩绘。 每张版画有着包含鸟的法语俗名及附加文字的标题。 这本书印刷在优质蓝色棉纸上,柔化了对比给人创造出蓝天在鸟儿背后的效果。 马丁内特大多数将鸟放置于树枝上或岩石上或长满绿草的山丘上,但几张最吸引人的版画包括了更完整的背景处理和鸟儿的自然环境。

贝类动物的分类史介绍

约阿希姆·约翰·内波穆克·阿顿·斯巴罗维斯基(1752–97 年) 是18世纪晚期奥地利帝国名副其实的博学之士。 他的生平所知不详,但他被认为应该是波兰西里西亚人血统。 他是维也纳市民的外科医生以及布拉格的皇家波希米亚科学院的成员。 他的博学是通过他的范围广泛的出版物证明的。 他的1777年的博士论文是处理有毒植物及相关课题。 他继续写了关于贝类、鸟类和哺乳动物的著作,甚至还写了关于经济学和货币学的研究。 斯巴罗维斯基1795年关于贝类学的论述,Prodromus in Systema Historicum Testaceorum (贝类动物的分类史介绍)是非常少见的关于软体动物和其它贝类生物的出版物。 该著作保持了它的重要性,因为它对集中新品种和变种的第一次描述。 虽然斯巴罗维斯基想写一本关于所有贝类动物的介绍,但他1797年的逝世阻止了一个更完整的介绍的出版。 13幅刻版有着美丽的手绘彩色,是由水彩和水粉所绘。 金、银箔施加在水彩下面以获得贝壳色彩斑斓的效果。 每版上面有拉丁文标题描述。 这本书的主要部分是用拉丁文和德文并写的,在两个栏里。

机器与仪器的制造场

在16世纪晚期一种新的类型的书籍出现在欧洲,其代表种类的文献被称作“机器制造场”。 第一座制造场由雅克·贝松(约1540-73年)制作,他生于格勒诺布尔,在皇家赞助光顾他之前主要是作为一位数学教师工作。 1559年,贝松出版了他的从简单的药品里提取油和水的书籍。 他的第二本书, Le Cosmolabe(星盘式测角仪),出版于1567年,描述了一种用于航海、测量、制图和天文学的精密仪器。 1569年国王查理九世任命贝松为“国王的机械长”。 在贝松以前,已经出现了关于机械的插图,但它们主要是关于当前的技术的或对新的发明只提供有限的描述。 贝松开始写作一本书关于设计一系列他设想能建造的仪器和机械的。 他的书出版于1571-72年,有着贝松所作的说明以及60幅根据贝松的规格由雅克·安德鲁埃·杜·塞尔索进行的刻版。 图版描述了仪器的尺寸和图像,许多后来被用于制作机器的原型图,包括车床、石头切割机、锯床、马车、炮管、疏浚机、打桩机、磨面机、拖拉机械、吊车、电梯、泵、打捞机械、航海推动机械以及许多其它的机械。 随着1572年新教在法国的失败,贝松移民到了英国,在那里他卒于1573年。 他的著作新的版本出现于1578年,由弗兰西斯科·贝罗尔德·德·弗维尔添加了更加细节的描述以及由勒内·波文替换的四张刻版。 这里展示的是1578年版。

用于天文学复原的仪器

第谷·布拉赫(1546–1601 年) 是一位丹麦天文学家,他建造在欧洲最好的观测系统,并设立在他那个时代发明望远镜之前准确的天体观测新标准。 他的贵族出生让他可以追求他自己真正的在人文学和科学方面的兴趣,尤其是天文学方面的。 在他到欧洲的早期旅行中他开始熟悉设计科学仪器和进行观测。 当他回到丹麦时他获得了弗雷德里克二世的垂青,他提供给他金钱的支持以持续他的天文研究并给他一个叫汶岛的位于丹麦海峡的小岛,在那里第谷开始建设他的观测中心。 为了他的观测,他设计了大型仪器,通过它他想获得以前从未获得过的观测精度。 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卒于1588年,他的继位者们对第谷的支持没有那么多。 1597年,第谷离开了汶岛到德国北部,那里他开始写作以展示他的仪器为目的的书籍,强调它们的优越性以及他们如何提供测量导致他所谓的精确“复原的天文学”。 除了文字外,该书还有第谷的仪器的平面图和插图说明。 第谷在1598年完成了该著作,并由汉堡印刷商菲利普·范·奥尔斯制作了100本副本。 第谷将该书献给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二世,希望能得到他的赞助。 鲁道夫热情地给予第谷垂青,在1598年提供给他一个靠近布拉格的城堡供他拓展他的天文学工作。 第谷1601年的去世上让他的工作没有完成,最终留给了他的助手,包括伟大的德国天文学家约翰内斯·开普勒(1571–1630 年)来继续他的关于行星和恒星的系统观测。 这里展示的是第谷著作的1602年版,由印刷商列维勒斯·胡尔西乌斯在纽伦堡出版。

斯德哥尔摩

海因里希·涅高兹(1833–87)是出生于德国的地图制作者和平板印刷师,在瑞典工作了许多年。 他的最大的和最著名的作品是这件斯德哥尔摩全景地图,制作于19世纪70年代,使用的是等角透视的轴侧图。 地图上的建筑描述得非常准确。 据报道,涅高兹曾经说过为了制作这幅地图,走遍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并素描下其建筑和其它构筑物的外观。 地图捕捉了斯德哥尔摩在19世纪后半叶作为主要欧洲城市快速成长的特征。 涅高兹以相似的三维风格制作了斯德哥尔摩的三个区北岛区、南岛区和东岛区的地图。

墨西哥手树的植物学描述

对于何塞·迪奥尼西奥·拉雷亚特吉此人除了知道他约1795年活跃于墨西哥外所知不多,这是他出版了他的关于墨西哥手树的著作的一年,他也因为这本书而被记住。 18世纪晚期的墨西哥是一个科学活动活跃的时期,当时该地还是西班牙帝国的一部分。 在1787年,国王卡罗斯三世授权一个重要的植物学探险,建立了一座植物园,并在墨西哥城的大学开设了一门科学研究课程。 拉雷亚特吉,墨西哥皇家主教大学的医科学生,在1794年完成了新设的植物学课程。 1795年,他被要求在新学年开学的时候做一个该课程的演讲。 他选择的他的主题是命名和描述植物的林奈系统,并描述了墨西哥手树作为一个例子。 他的讲话在当时被出版为名为Descripciones de Plantas(植物的描述)的书籍。 拉雷亚特吉的专题论文第一次描述了墨西哥手树并给了拉丁文名字Chiranthodendron pentadactylon。 该植物事实上是一种树,在当时是通过在墨西哥河谷的托卢卡的一株单独的存活了很久的标本为人所知,它是被当地的印第安人保存的并被用以医治伤痛和感染。 拉雷亚特吉的专题论文,同该标本的枯树叶、花和种子一起,被送到法国以及丹尼尔·乐斯卡勒尔的手上,他是一位法国海军和殖民地的行政官员。 乐斯卡勒尔意识到该植物的重要性并在1805年出版了他对拉雷亚特吉的专题论文的这篇翻译,并给出作者的名字为何塞·迪奥尼西奥·拉雷亚特吉。

古兰经地毯页;al-Fatihah

此折页包含古兰经的开端地毯页。它是国会图书馆典藏中属于一部已被拆散的古兰经手抄本的五幅折页中的第二幅。 这幅折页与另一幅一道构成了一部虽已损坏但美轮美奂的 14 世纪马穆鲁克古兰经的双页泥金标题页。这幅折页接续古兰经第 56 surah(章)al-Waqi'ah(不可避免的事件)的第 76–78 节经文,包含在双页泥金标题页的顶部和底部矩形条幅中。 这幅地毯页的装饰性样式和色彩在 14 世纪埃及制作的马穆鲁克古兰经中非常典型。 该折页的左页含有古兰经第一章 al-Fatihah(开端)。 在顶部和底部的蓝色矩形部分中,并装饰交织的金色葡萄藤图案,出现了该 surah 的标题,书写用的白色墨水现已氧化。 标题说明 al-Fatihah 在麦地那启示,有七节经文,(29) 个词和 120 个字母。 词的数量本来位于折页的右下角,现已缺失。 对于计算各章和整部古兰经的 ayah(经文)、词和字母总数的兴趣不仅为古兰经提供了索引工具, 它还可作为与神秘字母或字母的深奥科学有关的各种行为。 主文字框中的字体为纳斯赫体,这种草书风格在 14–15 世纪在开罗制作的古兰经中很受青睐。

古兰经经文

这幅古兰经节选含有来自古兰经的多个 surah(章节)。在右侧,该节选拥有第 56 章 al-Waqi'ah(不可避免的事件)的前 24 节经文。 该 surah 的标题位于右侧折页的顶部,用白色墨水书写在金色背景上,并带有以蓝色或红色背景上的葡萄藤图案为装饰的水平漩涡装饰边框。 框下方是一条简朴的浅蓝色花藤图案,以及金色轮廓条幅中所含的红色小点。 标题说明 al-Waqi'ah 包含 96 节经文,属于麦加时期。 在这份节选的左侧顶部是第 52 章 al-Najm(星宿)的后部经文 (38–62)。 在第五行出现了红色的空白处注释,为该段文字中的某个词语提供了替代发音。 在折页底部的 Surat al-Najm 的最末尾,是造型美观的空白处圆形饰物,在蓝色背景下含有以金色书写的 sajdah(跪倒)一词。 它标志着诵读下一个 surah 前进行祈祷的地方。 在左侧折页的底部有接下来的第 54 章 Surat al-Qamar(月亮)的标题,其后是开头用的 bismillah(以真主之名)。 该标题与该节选右侧的 al-Waqi'ah 非常相似,说明了包含 55 节在麦加启示的经文。 该节选的左页延续了 Surat al-Qamar 的第 1–20 节经文。左侧空白处有用红色墨水书写的纠正和注释。 在这份折页的左侧是古兰经的第 55 章 Surat al-Rahman(至仁主)的后部经文 (55-78)。 紧随其后的是第 56 章 al-Waqi'ah(不可避免的事件)的开头,位于折页右页的右侧。 左侧空白处有相同的金色和蓝色圆形 juz' 标记,与同一折页右侧空白处所发现的一样。 该章的最后一节经文 (78) 包含以金色墨水书写的“真主之名保佑”语句。 以金色墨水勾勒的真主(安拉)或其尊号和同义词并不鲜见。 文字的字体为黑色的波斯文纳斯赫体,而节选右页上的标题为较大的白色苏尔斯体。 这两种草书字体在 16-17 世纪伊朗制作的古兰经中均有使用。

带标题页的拜扎威 “Anwar al-tanzil wa asrar al-ta'wil”

这幅折页包含来自一份 Anwar al-tanzil wa asrar al-ta'wil(启示之光和解读的秘密)手抄本的泥金标题页和标题,这部作品包括 13 世纪学者拜扎威编写的通俗古兰经 tafsir(注释)。 标题位于标题页的顶部,采用白色墨水,字母垂直拉伸,以嵌入水平线的轮廓中。 白色的字母用黑色墨水勾勒,并从装饰有蓝点和白点的金色背景中突出。 中央条幅含有各种多角形,它们交织成为一张地毯图,色彩以褐色、金色和蓝色为主。 中央部分包括带有作者姓名的八角形条幅,以及用白色墨水书写在带有黑色葡萄藤式设计的金色背景上的标题。 尽管这个条幅上的书法如今几不可辨,但拜扎威的一些头衔依然可见。 头衔包括 al-shaykh(神学家)、al-'adil(正直者)和 al-qadi(法学家),这说明拜扎威是古兰经注释和伊斯兰法律、法律体系和神学方面倍受尊敬和多产的专家。 这幅折页的左页有这部作品的开头。 在开篇的 bismillah(以真主之名)之后,注释首先提出了简短的序言,作者在其中赞美解读古兰经经文的价值,并认为古兰经注释是所有科学的指导。 作者随后对他的作品进行了命名,并开始解释古兰经的第一章 al-Fatihah (开端)。文字本身由无名者用黑色墨水以非常粗糙的纳斯赫体书写。 语句按朝上的红色斜线分隔,并且在后来又添加了许多备注。

古兰经经文

这幅书法节选包含两张单独的水平条幅,裁切并裱糊到硬纸板背面上。 上半部包括古兰经第三 surah(章)Al 'Imran(伊姆兰家族)的第 86 节经文;下半部则是同一章的第 89 节经文。 该 surah 呼吁穆斯林在和谐和友谊的名义下团结起来。 下半部的 ayah(经文)标记是金色的圆形饰物,由深褐色墨水勾勒的同心圆构成。 与原文相比遗漏了三个词语,并采用较小的字体添加到主行的上方。 每个条幅左页上的文字可透过纸张看到。 这两个裱在同一张纸上的节选来自同一部古兰经,采用精细的穆哈加格体书写。 根据每个含有单行文字的条幅的高度,原始的手抄本肯定很大,大约高 50 厘米,每页含有五行经文。 根据其简朴和庄重来看,这份节选使人回忆起公元 1400 年在赫拉特或撒马尔罕制作的著名的拜桑格赫古兰经,这种古兰经拥有尺寸为 177 x 101 厘米的巨大折页,且仅在右页书写。 尽管尺寸较小且左页也有书写,但这份节选与拜桑格赫古兰经的各种相似之处说明,前者可能出自 15 世纪早期的波斯或中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