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5日

叶尼塞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西伯利亚中部的叶尼塞省,该省得名于亚洲最长的河流之一叶尼塞河。地图标出了西伯利亚当地土著居民定居区,例如雅库特人、通古斯人(鄂温克族)、奥斯恰克人及其它民族。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是该省的行政中心,也是俄罗斯帝国当局遣送政治犯流放的地点之一。这张牌显示了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4,889 俄里,而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到莫斯科是 4,373¾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伊尔库次克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西伯利亚东部的伊尔库次克省,南面与中国(今蒙古)接壤。伊尔库次克座落于贝尔加湖畔,是其行政中心。俄罗斯帝国当局通常遣送政治犯流放到该省。这张牌显示了伊尔库次克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5,867½ 俄里,而从伊尔库次克到莫斯科是 5,351¾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哈尔科夫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现为乌克兰一部分的哈尔科夫省。哈尔科夫(今卡尔科夫)作为保护俄罗斯南部边疆的军事要塞建立于 17 世纪,是该省的行政中心。这张牌显示了哈尔科夫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1,422 俄里,而从哈尔科夫到莫斯科是 712¼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库尔斯克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帝国西部的库尔斯克省。库尔斯克位于谢伊姆河与图斯卡河交汇处,是该省的行政中心,也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这张牌显示了库尔斯克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1,231 俄里,而从库尔斯克到莫斯科是 511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奥尔洛夫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帝国西部的奥尔洛夫省。奥廖尔是该省的行政中心,座落于奥卡河畔。奥廖尔于 1564 年由伊凡四世建立,以保护莫斯科人免遭鞑靼人进攻。这张牌显示了奥廖尔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1,079 俄里,而从奥廖尔到莫斯科是 359¼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托博尔斯克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帝国中西部的托博尔斯克省。该省北部以喀拉海和鄂毕湾为界。地图标注了西伯利亚当地土著居民的定居区,例如奥斯恰克人与撒摩耶人(涅涅茨人)。托博尔斯克是该省的行政中心,位于额尔齐斯河与托博尔河交汇处。它是 15 世纪西伯利亚殖民早期建立的第一批城镇之一。这张牌显示了托博尔斯克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2,834½ 俄里,而从托博尔斯克到莫斯科是 2,318¾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