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5日

芬兰大公国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现为芬兰一部分的芬兰大公国。芬兰大公国北边与瑞典王国和波的尼亚湾接壤,西面是芬兰湾,南面是拉多加湖。在俄罗斯和瑞典的芬兰战争 (1808-09) 之后,芬兰成为俄罗斯帝国下属的大公国。奥布(现在的图尔库)是公国的首都。这张牌显示了奥布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630½ 俄里,而从奥布到莫斯科是 1,350½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切尔尼戈夫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现为乌克兰一部分的切尔尼戈夫省。该省西部边界以第聂伯河为界。切尔尼戈夫是该省的行政中心,位于杰斯纳河畔,杰斯纳河是第聂伯河的一条支流。切尔尼戈夫是基辅罗斯的主要城市之一。这张牌显示了切尔尼戈夫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1,102¼ 俄里,而从切尔尼戈夫到莫斯科是 789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奥伦堡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帝国西南部的奥伦堡省。该省与“游牧的柯尔克孜人的大草原”接壤,所谓的柯尔克孜人的大草原是现在哈萨克斯坦的一部分。乌法是该省的行政中心,位于白河与乌法河交汇处。这张牌显示了乌法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2,064¾ 俄里,而从乌法到莫斯科是1,345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切尔卡斯克城(顿河哥萨克人的土地)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顿河哥萨克人的土地上的切尔卡斯克城,位于帝国的西部。这块土地被顿河分为东西两块,顿河则向东南流入亚速海。在 1805 年,哥萨克人将他们的首都从切尔卡斯克移到新切尔卡斯克,即是地图上标记的行政中心。这张牌显示从新切尔卡斯克到莫斯科的距离为 1,289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阿斯特拉罕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帝国西南部的阿斯特拉罕省。该省被伏尔加河分为两个部分,伏尔加河在该省南部流入里海。阿斯特拉罕是该省的行政中心,在 1556 年被俄罗斯从阿斯特拉罕汗国征服。它后来作为俄罗斯通往东方的门户。这张牌显示了阿斯特拉罕汗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2,138½ 俄里,而从阿斯特拉罕汗到莫斯科是 1,418¾ 俄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楚科奇人之地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帝国最东北端的楚科奇人之地。楚科奇人之地以堪察加海(今鄂霍次克海)与 Bobrovoe 海(今白令海)为界,并被大洋(太平洋)与南边的阿留申群岛分开。穿过后来被命名为白令海峡的海峡,该地以东躺着“俄罗斯人的土地”,后来在 1867 年阿拉斯加购买中转让给美国。这张牌上的地图描述是俄罗斯基于北太平洋的航行和在 18 世纪晚期与 19 世纪早期其它旅行者的航行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