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0日

Lactantius Firmianus的第一本书《On the Divine Institutes Against the Pagans Begin…》的红色标题

Lucius Caecilius Firmianus Lactantius所作的这一部罕见作品是在意大利印刷的第一批书之一,并且是第一本用意大利语标记日期的书。 它由德国印刷商Conrad Sweynheym和Arnold Pannartz制作,他们于1465年在罗马附近的萨伯卡的本笃会修道院建立了一个印刷厂。 根据书末页所述,此书完成于"公元1465年,保罗二世教皇二年,第十三个15年期年度10月倒数第三天。 地点在古老的萨伯卡修道院"。Sweynheym和Pannartz于1467年移居罗马,到1475年已印制了50本书籍,包括教父们和古典罗马作家们的作品。 本卷包含Lactantius最重要作品《Divinarum institutionum libri VII》 (Thedivine institutions)的7本书,以及同一作者的两件小作品。 Lactantius于公元三世纪晚期出生于北非,是一个修辞学教师,在改变信仰后,按照经典模式写了一些作品,采用的基督教解释方式旨在吸引仍在信奉本国传统宗教的受过教育的罗马人。 《Divinarum institutionum》写于303年至311年之间,论证了异教信仰的无益和基督教的逻辑与真理。 该卷开头包含一个表,介绍其后文字的九条解释说明。 在全书大部分内容中,段落第一个字母为红色或蓝色,章节的开头为红色手写文字。 该作品中的九本书,每一本均以装饰有金叶的大写首字母开头。 该卷在19世纪中叶用金压印红鞣革装订。

两西西里和耶路撒冷国王、神圣陛下卡罗卡塞塔皇宫的设计说明。 西班牙亲王,帕尔马和皮亚琴察公爵,托斯卡纳世袭王子和萨克森女王玛丽亚·阿马利亚

Luigi Vanvitelli(1700-73年)是一位意大利建筑师和工程师,是在佛兰德出生的画家Caspar van Wittel的儿子。 Vanvitelli在罗马接受了建筑师尼可洛·萨尔维的培训,为罗马和意大利中东部的安科纳设计了教堂和其他建筑物。 1751年,他获得了在那不勒斯北面的卡塞塔为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的波旁王查理七世兴建一个新王宫的委托。 这个宏伟建筑于1752年开工建设。 这是18世纪矗立在欧洲的最大建筑物之一,现在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卡塞塔皇宫的设计说明》(Design statement for the Royal Palace of Caserta)包含Vanvitelli为皇宫所作的设计,由Carlo Nolli、Nicola Orazi和Rocco Pozzi雕刻。 雕刻上都有Vanvitelli的署名。 卷首Vanvitelli小插图由Pozzi所作;两标题由Filippo Morghen和Pozzi所作。 用于制作此书的纸张由安科纳附近Pioraco的造纸商Giuseppe Vettori di Camerino供应。

地中海盆地航海图

这张波多兰航海图来源于加泰罗尼亚,用大量的细节说明地中海沿海区,显示居住区地名且不考虑政治领土划分。 13世纪晚期,航海图开始在航行于地中海的船只上使用,当时航海和探索活动的范围非常广泛。 这些地图是对书面说明或图解航海手册的补充,这些航海图已使用了几个世纪,因而被称作波多兰航海图。 这些地图的主要制作中心是西班牙和意大利北部。 《地中海盆地航海图》(Nautical chart of the Mediterranean basin)是撒丁岛档案馆和图书馆中独特的一类,证明了16世纪撒丁岛和加泰罗尼亚之间存在的文化和商业关系。 地图最初描绘于单张纸上,被分成了四个部分,以两卷装订的形式使用。 文件的第四个部分没有保存下来。 人们认为地图的制作者为Mateus Prunes(1532-94年),是一个制图师家庭中的主要成员,他们从16世纪初到17世纪晚期,在马略卡岛上工作和生活。

伽利略·伽利莱作品,第13卷,第2部分,漂浮物:关于“浮在水上的物体”论文的片段和初稿

这篇不完整的文章阐述了意大利科学家、哲学家和数学家伽利略·伽利莱(1564-1642年)对锡拉库扎的希腊数学家和物理学家阿基米德(约公元前287年-公元前212年)所作的早期研究。 本研究包含对浮力和浮选理论的说明,1612年在佛罗伦萨出版的《浮体论》(Discourse on floating bodies)中,伽利略将其更系统地组织起来。 就像其更重要的天文学作品《星空使者》(Starry messenger)一样,伽利略的作品因其对科学因果关系的观点及其与亚里士多德方法的关系而引起争议。 两名比萨的学者Arturo Pannocchieschi d'Elci和Giorgio Coresio于1612年底发表论文,批评伽利略的著作。

伽利略·伽利莱作品,第15卷,第3部分,天文学:试金者

伽利略·伽利莱(1564–1642年)所作的《Il saggiatore》(《试金者》)是这位意大利科学家和数学家在1618至1623年参与彗星特征论战的最后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1618年欧洲上空出现三颗彗星,引起了对这些天体性质的辩论。 1619年,耶稣会教士Orazio Grassi用笔名发表了一篇关于彗星的论文。 由Mario Guiducci发表但却归功于伽利略的《Discorso delle comete》(《论彗星》)批评了Grassi的说法。 《Il saggiatore》是写给在罗马听过伽利略讲课的一位名叫Virginio Cesarini的青年的。 伽利略以Grassi关于天体性质的争论为出发点,提出了一个研究天体现象的一般性科学方法,从而间接地支持了哥白尼的日心说而反对托勒密的地心说。 伽利略认为,自然的书是以数学术语写成的,因此只有那些懂数学的人才能破译。 《Il saggiatore》在Lincean Academy的支持下于1623年在罗马发表,并题献给教皇乌尔班八世。 罗马文版委托给Tommaso Stigliani做,而他做得不好,出了许多印刷错误。 因此《Il saggiatore》第一版的所有副本多处需要更正,从而才得以传达伽利略的 原意。 这本书上有伽利略在页边所加的注解。

安东尼·罗科所作的哲学练习

在于1633年出版并题献给教皇乌尔班八世的《Esercitazioni filosofiche》(《哲学练习》)中,意大利教士和哲学老师安东尼·罗科(1586-1653年)提出了不同的亚里士多德理论,旨在挑战伽利略(1564-1642年)的新科学方法。 罗科自称逍遥派哲学的拥护者,指责伽利略倡导的实证科学,并称应该坚持从一般原理寻找科学真理的亚里士多德方法。 罗科的书直接攻击1632年出版的伽利略的《Galileo’s Dialogo sopra i massimi sistemi del mondo》(《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 伽利略已经因为教授哥白尼太阳系观点(认为太阳而不是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受到宗教裁判所指责,他谨慎地选择出版反驳罗科的新材料,不作妥协。 他通过无数的页边说明和在印刷卷册中增添的论文中写的注解,在这本书中直接写出对自己论点的激烈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