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7日

显示帕拉州和亚马逊河之间距离的巴西北部海岸新地图

这幅 19 世纪早期巴西北部海岸的笔墨水彩地图描绘的是帕拉河,这条河流是亚马逊河的一条支流,位于主三角洲东南部,亚马逊河部分水量经此注入大西洋。

马拉尼翁河或亚马逊河上的耶稣会传教之旅

这幅亚马逊河地图出自塞缪尔·弗里茨(1654 - 1728 年),他是一名耶稣会传教士,绘制了亚马逊河流域的地图。 弗里茨出生于波希米亚省(今捷克共和国的一部分),1673 年成为一名牧师。 1684 年,作为一名传教士,他被送往今厄瓜多尔的基多,在余下的 40 多年中,他对马拉尼翁河上游地区的土著居民执行牧师职责。 他开始绘制本地区的地图,作为阐明传教领土、西班牙领土与葡萄牙领土边界的项目的一部分。 后来他又承接了绘制亚马逊航线图的工程。 尽管弗里茨未曾接受过制图师的专业培训,且仅使用最原始的工具,但他完成了相对精确的本地区地图。 他是追索亚马逊支流之一的马拉尼翁河源头的第一人。 这幅地图 1707 年首次在基多印刷,后在欧洲被广泛复制。

2011年12月8日

布哈拉,开布尔,俾路支等

这张阿富汗以及现在的伊朗和巴基斯坦部分地区的地图由查尔斯•奈特(Charles Knight)(1791–1873) 出版,查尔斯•奈特是一个英语作家和出版商,他最出名的是担任实用知识传播会(Society for the Diffusion of Useful Knowledge)的出版监制职务。该传播会 1826 年成立于伦敦,其目的是提高英国劳动和中产阶级的教育水平。在 19 世纪三四十年代,该协会制作了无数的出版物,包括实用知识库,大量六便士一本的书籍,以及两卷以其高质量闻名的系列地图。该地图在 1841 年单独出版,但也作为 《实用知识传播会地图集》(Maps of the Society for the Diffusion of Useful Knowledge)的第 94 篇,该地图集于 1844 年出版于伦敦。地图由 J. & C. 沃克尔公司刻版,这是伦敦的一家刻版、制图和出版公司,其业务在19世纪中叶时极为兴旺。地图来自美国国会图书馆。地图上手写彩色线条的含义未知。

2011年12月13日

鄂木斯克省

19 世纪早期玩的牌是一套 60 张牌,每张代表俄罗斯帝国的一个省或者地区,在当时包括芬兰大公领地、波兰会议王国以及俄属美洲。每张牌的一面显示当地服装和该省的盾形纹章;另一面包含一张地图。这张牌描述了位于帝国中西部的鄂木斯克省。该省西南与中国接壤,“哈萨克人的土地”(现在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部分)则在其西面。鄂木斯克是该省的行政中心,位于额尔齐斯河与鄂木河交汇处。这张牌显示了鄂木斯克到圣彼得堡的距离是 3,426 俄里,而从鄂木斯克到莫斯科是 2,910¼ 里。俄里是俄国测量距离的单位,现已不再使用,一俄里等于 1.0668 公里。

为弗莱西斯·德雷克先生颁发品德优良、智勇双全勇士奖的演讲: 以及其快乐探险的欣喜

这本由伊莉莎白时代的作家尼古拉斯·布莱顿(约1545-1622 年)所作的小书旨在赞美弗朗西斯·德雷克在1577-80 年间的世界环游航程。 从德雷克称为“爵士”而非“船长”的事实来看,这本著作出版时间介于 1580 年 9 月 26 日德雷克返回普利茅斯,和 1581 年 4 月 14 日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拜访德雷克的船舶并授予其爵士头衔之间。 布莱顿提到了德雷克带回来的战利品,但未说明如何获取这些战利品,无疑体现了德雷克的尴尬处境,因为英国与西班牙当时名义上处于和平关系,并且伊丽莎白的一些顾问敦促她反对德雷克,将德雷克从西班牙船只夺取的财物返还西班牙。 而伊丽莎白则选择支持德雷克,并分享了夺取的财富。 布莱顿是几乎与威廉·莎士比亚(1564-1616 年)同时代的诗人与散文小说家。 其著作的早期版本极为罕见。

关于 传递关系具体化

由著名沙菲仪神学家Muhammad al-Amidi(卒于1233年[伊斯兰教纪元631年])所作的这件作品由三个部分组成。 第1页和第2页上的第一部分讨论了比喻语中隐喻和明喻的差异。 第3–10页上的第二部分讲述了使用类比和传递关系来证明一个案子。 Al-qiyas,或使用传递关系来证明一个案子,是伊斯兰法学中的四个支柱之一。 它也被语法家们广泛使用。 第11页上的最后一部分是关于意识内外的存在的论文开端。 这份手稿于1805年由一名姓名不详的抄写员完成。 它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本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280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