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6日

耶里凡省

该卡片是 82 张插图纪念系列卡中的一张,每一张卡片代表俄罗斯帝国在 1856 年所建立的一个省。 每张卡都展现了某一特定省份文化、历史、经济和地理的概貌。 卡片的正面描绘了该省的特色河流、山脉、主要城市和主要行业。 卡片的背面内容包括该省的地图、省印章、人口信息以及当地居民的服饰。 这张卡片所描绘的埃里温省对应的是今天的亚美尼亚,今天的阿塞拜疆境内的纳希切万,和今天的土耳其一小部分。

巴尔干半岛民族地图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匈帝国的解体彻底改变了巴尔干地区的政治格局。 一战起源于巴尔干地区,当时一名波斯尼亚塞族武装分子刺杀了奥匈帝国皇储费迪南德大公夫妇,为的是寻求祖国从奥匈帝国中获取独立。 这幅巴尔干“人种地图”由纽约美国地理学会于 1918 年出版,其作者约万·司威杰是贝尔格莱德大学的一位地理学教授。 19 世纪 90 年代,司威杰在维也纳大学获得了地质构造和物理地貌方面的博士学位,但后来他的兴趣转移到“人类地理学”方面的研究,分析了巴尔干半岛内地域对种族和文化动态的影响。 司威杰的地图印证了巴尔干地区种族、宗教和民族的多样性,但是却没有考虑战争对该半岛所造成的人口损失,约四分之一的塞尔维亚和黑山战前人口死于战争,是所有参战国中人口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反映探索与勘查的普通地图,1907-09年

1908 年 1 月 1日,由欧内斯特·H·沙克尔顿率领的 1907-09 年英国南极考察队乘坐“猎人号”离开新西兰利特尔顿港开始探险。     2 月 3 日, 猎人号 抵达罗伊兹角,沙克尔顿和其他一行 14 人离船登岸。 他们共分成三组。 一组前往南极点,另一组从北方前往南磁极点,而第三组则前往探索麦克默多海峡西面的山脉。 10 月 29 日,沙克尔顿与三名同伴以及四匹马一起出发前往南极点。 历尽千辛万苦后,1909 年 1 月 9 日,他们抵达南纬 88°23’,比之前的探险往南更近了一步。 随后,激烈的暴风雪和供给不足使他们被迫返程。 该地图出自沙克尔顿 1909 年的一篇文章,上面记录了三支探险小组的路线以及“猎人号”的航行路线。 探险完成后他们乘坐“猎人号”安全返回新西兰。 此次探险在地理、生物学和其他领域都做出了重要的科学新发现。 约 3 年后,1911 年 12 月 14 号,挪威人罗尔德·亚孟森和四名同伴终于成功抵达南极点。

俄罗斯亚洲部分一般地图: 反映了并入省份与地区的最新部分,海事局的海事区域以及俄罗斯航海家路线的俄罗斯亚洲部分

这幅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图描绘了各地区和行政区的边界、人口中心、道路、要塞、暂时性防御工事、前哨、哨所、厂矿和遗迹。 该地图还指明了西伯利亚各民族的版图,显示了白令、比林斯、克鲁曾希特恩、戈洛文、萨里切夫和高尔等俄罗斯主要探险家远征北太平洋和阿拉斯加的详细路线。 该地图由军事地形部队绘制,根据 1822 年的一条政府法规,该部队隶属于总参谋部和军事地形部,“组建该部队的目的是在和平时期更成功地进行国家考察,战争时期负责侦查军队后方的地形。” 19 世纪时,俄罗斯与其他欧洲国家(以及美国)一样都把绘制国家地图的职责交由军队负责。

撒哈拉伟大的贸易路线

这幅由法国探险家爱都尔德·布兰克绘制的 1889 年跨撒哈拉贸易路线图表明了在各国“争夺非洲”的 19 世纪晚期欧洲人对陆路贸易的日益重视。 在有关自身工作的文章中,布兰克强调了查明“自然”地理路线的重要性,因为这些路线能将法国在西非的殖民地(如:塞内加尔)与北非的阿尔及利亚连接起来,还能连结地中海沿岸和苏丹以及非洲中部地区。 布兰克的地图不仅仅是依据其自身的旅行,而且还包括欧洲旅行家近一个世纪的报告,最早可追溯到英格兰人 W.G. 布朗的 1793 年达尔福尔之旅。     该地图标注的地理特征包括沙丘、河流和干谷以及阿拉伯大篷车路线、殖民铁路和公路。 该地图还记载了数个欧洲探险家的游历路线,其中包括古斯塔夫·纳赫蒂加尔的1869年苏丹之旅、奥斯卡·伦茨的 1880 年摩洛哥到廷巴克图之旅、意大利人马图奇和马萨利的 1880 年苏丹远航之旅以及法国从阿尔及利亚海岸出发的多次探险活动,包括 Colonieu 的1860年从奥兰出发的探险和 Flatters 的 1880-81 年从君士坦丁出发的探险。

2011年12月7日

帕拉教区总地图:上面标注了由尊敬的神父 Miguel de Bulhões 三世,即帕拉主教,成立和建造教区所在的各个行政堂区的分支机构

这幅地图描绘的是贝伦杜帕拉罗马天主教教区。 该教区在从 São Luis do Maranhão 教区分离出来后,于 1720 年成立,该教区的中心是帕拉州的州府城市贝伦。 该地图向人们展示了 Miguel de Bulhões e Souza 主教(1706-78 年)所管辖下的教区范围,Bulhões  主教在 1749 年来到巴西前曾在新加坡担任主教。 Bulhões 负责了贝伦一处新大教堂的建设和献祭仪式以及当地修道院的重新开放工作。 Bulhões 是道明会的神父,他在耶稣会在巴西遭到驱逐期间在该国从事神职工作。 1760 年,他被任命到位于葡萄牙的一处新教区,他乘坐之前送走耶稣会教士的同一艘船离开巴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