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5日

移民地图与北美之路指南

这幅戈特黑尔夫·齐默尔曼绘制的地图反映了 19 世纪中叶德国向北美移民的重要性。 由于 1848 年革命未能在德国联邦内部产生预期的改革,因此觉醒的德国人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 此类地图帮助他们指明了方向。 当时,美国的土地价格便宜,面积宽广而且肥沃,使其成为移民建立新定居点并开始新生活的理想选择。 一战前夕美国的德国人社区非常普遍,小学中约有 6% 的美国儿童只会说德语。 与德国的战争使在美国使用德语的速度急剧下降。 尽管如此,直到 1950 年,宾夕法尼亚州仍然提供德语版的官方文件。

北京

1900 年,威廉二世派遣德国东亚远征军前往中国,参与八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美国、日本、奥地利和意大利)的军事行动,镇压中国义和团对外国势力的反抗。德国军队在10月中旬抵达北京,当时的冲突已经基本结束。1900 年年底至 1901 年年初,该军队在乡郊地区进行了一系列的惩罚性残酷军事活动,以消灭义和团并迫使中国与德国签署和平协议。这份由皇家普鲁士军火协会制图部门绘制的详细北京地图就是以远征军 1900-01 年期间的勘查为依据。

第一帝国时期黑森州的竞选活动

19 世纪早期的拿破仑战争期间,许多德国人在为法兰西帝国打仗。 1805 年 12 月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战役打败俄奥联军后,他将当时作为神圣罗马帝国一部分的德国 16 州归入了法控莱茵河联邦。 随后,拿破仑解散了神圣罗马帝国。 这些成为联邦成员的各州被迫为拿破仑的军队提供部队和士兵。 该地图和所附的表格显示西·达姆斯达德的军队为法国在中欧、西班牙以及 1812 年进攻俄国进行的军事行动。 这幅地图根据的是陆军中校 Jean-Camille Abel-Fleuri Sauzey 的研究。他是一名法国军官、一位历史学家,在 1902-12 年期间出版了六卷研究法军中德国分遣队的著作。

好望角

约翰·阿罗史密斯(1790-1873 年)因 1834 年出版的 《通用地理伦敦地图集》而闻名,该地图集被认为是欧洲当时最好的地图来源。 1810 年,他加入他的叔叔阿伦·阿罗史密斯的地图公司,阿伦·阿罗史密斯是当时主要的出版商,凭借在极其详细的地图中融入最新的地理发现而闻名。 阿罗史密斯是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创始成员之一,1863 年他凭借自己绘制的澳大利亚、北美、非洲和印度地图而荣获该学会颁发的金质奖章。 阿罗史密斯的 1842 年好望角地图就制作于英国干预并稳定开普殖民地的前夕。 该地图详细的广阔空白的沿海贸易港口的描述显示,当英国皇家对外统治还基本处于非正式状态并认为海上贸易比内陆贸易更重要时,他们的地理知识是多么的匮乏。

高丽或朝鲜王国地图和全通省地图: 用于《作家协会通史》

此幅 1745 年的朝鲜地图在18 世纪的法国出版,是为世界历史而准备的。 根据早期的英语地图绘制,这幅地图以法国为主,但涵盖了一些德文地名,如黄海的德文为“Das gelbe Meer”。 底部的记号说明本初子午线设置在菲尔洛岛(亦称为拉耶罗),位于加那利群岛的最南端。 在 其《地理学指南》中,古天文学家与地理学家托勒密(87-150 年)规定地图应采用以度为单位的坐标,本初子午线 0 º 应穿越幸运岛。 幸运岛是个群岛,常被古典希腊与罗马文化作品引用,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加那利群岛。 继托勒密之后,1634 年红衣主教黎塞留,即法国国王的首任部长,宣布本初子午线应在菲尔洛岛设置。 这一做法随后为法国以及其他地图沿用多年。 1884 年在格林威治国际会议上,确定本初子午线设置在伦敦,这种做法一直沿用至今。

非洲地图

这幅由 Adrien Hubert Brué(1786-1832 年)绘制的 1820 年非洲地图向人们显示了 19 世纪早期欧洲对非洲地理知识的了解情况。Adrien Hubert Brué 是当时法国地图绘制领域的领导人物。 与其他喜欢闭门造车的制图师不同,Parisian Brué 年轻时就游历广泛,曾长途航行到印度洋的毛里求斯,并作为一名海军军官学校学员参加了法国海军远征澳大利亚海岸。 这些航行损害了 Brué 的健康,因此他回到了巴黎,并在一位原海军制图局指挥官的指导下开始绘制地图。 这幅地图就绘制于 1818-19 年法国探险家 Gaspard-Théodore Mollien 的塞内冈比亚远征之后不久。 该地图包括很多自然和地理的细节,这些细节源自 Mollien 的远航以及蒙哥·帕克、亨利·萨尔、约翰·刘易斯·伯克哈特以及乔治·弗朗西斯·里昂等前辈和同时代人士的探险。 在法国征服阿尔及利亚的 10 年前,在欧洲“争夺非洲”的半个多世纪前,Brué 的地图显示了撒哈拉以及有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中部有多少是欧洲人尚未了解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