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里凡省

该卡片是 82 张插图纪念系列卡中的一张,每一张卡片代表俄罗斯帝国在 1856 年所建立的一个省。 每张卡都展现了某一特定省份文化、历史、经济和地理的概貌。 卡片的正面描绘了该省的特色河流、山脉、主要城市和主要行业。 卡片的背面内容包括该省的地图、省印章、人口信息以及当地居民的服饰。 这张卡片所描绘的埃里温省对应的是今天的亚美尼亚,今天的阿塞拜疆境内的纳希切万,和今天的土耳其一小部分。

巴尔干半岛民族地图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匈帝国的解体彻底改变了巴尔干地区的政治格局。 一战起源于巴尔干地区,当时一名波斯尼亚塞族武装分子刺杀了奥匈帝国皇储费迪南德大公夫妇,为的是寻求祖国从奥匈帝国中获取独立。 这幅巴尔干“人种地图”由纽约美国地理学会于 1918 年出版,其作者约万·司威杰是贝尔格莱德大学的一位地理学教授。 19 世纪 90 年代,司威杰在维也纳大学获得了地质构造和物理地貌方面的博士学位,但后来他的兴趣转移到“人类地理学”方面的研究,分析了巴尔干半岛内地域对种族和文化动态的影响。 司威杰的地图印证了巴尔干地区种族、宗教和民族的多样性,但是却没有考虑战争对该半岛所造成的人口损失,约四分之一的塞尔维亚和黑山战前人口死于战争,是所有参战国中人口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反映探索与勘查的普通地图,1907-09年

1908 年 1 月 1日,由欧内斯特·H·沙克尔顿率领的 1907-09 年英国南极考察队乘坐“猎人号”离开新西兰利特尔顿港开始探险。     2 月 3 日, 猎人号 抵达罗伊兹角,沙克尔顿和其他一行 14 人离船登岸。 他们共分成三组。 一组前往南极点,另一组从北方前往南磁极点,而第三组则前往探索麦克默多海峡西面的山脉。 10 月 29 日,沙克尔顿与三名同伴以及四匹马一起出发前往南极点。 历尽千辛万苦后,1909 年 1 月 9 日,他们抵达南纬 88°23’,比之前的探险往南更近了一步。 随后,激烈的暴风雪和供给不足使他们被迫返程。 该地图出自沙克尔顿 1909 年的一篇文章,上面记录了三支探险小组的路线以及“猎人号”的航行路线。 探险完成后他们乘坐“猎人号”安全返回新西兰。 此次探险在地理、生物学和其他领域都做出了重要的科学新发现。 约 3 年后,1911 年 12 月 14 号,挪威人罗尔德·亚孟森和四名同伴终于成功抵达南极点。

俄罗斯亚洲部分一般地图: 反映了并入省份与地区的最新部分,海事局的海事区域以及俄罗斯航海家路线的俄罗斯亚洲部分

这幅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图描绘了各地区和行政区的边界、人口中心、道路、要塞、暂时性防御工事、前哨、哨所、厂矿和遗迹。 该地图还指明了西伯利亚各民族的版图,显示了白令、比林斯、克鲁曾希特恩、戈洛文、萨里切夫和高尔等俄罗斯主要探险家远征北太平洋和阿拉斯加的详细路线。 该地图由军事地形部队绘制,根据 1822 年的一条政府法规,该部队隶属于总参谋部和军事地形部,“组建该部队的目的是在和平时期更成功地进行国家考察,战争时期负责侦查军队后方的地形。” 19 世纪时,俄罗斯与其他欧洲国家(以及美国)一样都把绘制国家地图的职责交由军队负责。

撒哈拉伟大的贸易路线

这幅由法国探险家爱都尔德·布兰克绘制的 1889 年跨撒哈拉贸易路线图表明了在各国“争夺非洲”的 19 世纪晚期欧洲人对陆路贸易的日益重视。 在有关自身工作的文章中,布兰克强调了查明“自然”地理路线的重要性,因为这些路线能将法国在西非的殖民地(如:塞内加尔)与北非的阿尔及利亚连接起来,还能连结地中海沿岸和苏丹以及非洲中部地区。 布兰克的地图不仅仅是依据其自身的旅行,而且还包括欧洲旅行家近一个世纪的报告,最早可追溯到英格兰人 W.G. 布朗的 1793 年达尔福尔之旅。     该地图标注的地理特征包括沙丘、河流和干谷以及阿拉伯大篷车路线、殖民铁路和公路。 该地图还记载了数个欧洲探险家的游历路线,其中包括古斯塔夫·纳赫蒂加尔的1869年苏丹之旅、奥斯卡·伦茨的 1880 年摩洛哥到廷巴克图之旅、意大利人马图奇和马萨利的 1880 年苏丹远航之旅以及法国从阿尔及利亚海岸出发的多次探险活动,包括 Colonieu 的1860年从奥兰出发的探险和 Flatters 的 1880-81 年从君士坦丁出发的探险。

米克劳乌斯·杰库比卡的下索布语圣约书,1548 年

这部手稿共 669 页,包括米克劳乌斯·杰库比卡 (Miklawus Jakubica) 牧师所翻译的《新约全书》的完整下索布语译本。它是介绍东德索布人的最重要文化文件之一,也是研究西斯拉夫语言的重要资料。杰库比卡于 1548 年完成翻译,其中附有许多花朵、树木和动物的彩色插图,但最终并未印刷出版。这部译作以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的《圣经》德文译作以及拉丁文圣经和捷克语范本为基础,是第一部真正将路德的《圣经》翻译为另一语言的作品。杰库比卡在译作中使用了索劳(一个位于勃兰登堡南方的小镇)方言以及捷克语和上索布语,旨在为所有索布人建立通用的教堂书面语。下索布语和上索布语都属于西斯拉夫语,与波兰语和捷克语有关,是德国少数民族索布人的语言。

苏霍纳河边晾晒洗涤衣物,俄罗斯托马

这张托马苏霍纳河洗涤日的照片由美国摄影家兼俄罗斯建筑历史学家威廉·布鲁姆费尔德于 1998 年拍摄,是美国国会图书馆“边境交汇处”项目的一部分。 苏霍纳河连接着沃洛格达州的中南部和东北地区,数百年来它是通往北方白海的重要贸易网络。苏霍纳河流经历史上著名的托马和 Velikii Ustiug 城镇,这两座城市都因拥有 17 世纪和 18 世纪的教堂而闻名,这些教堂都是由当地商人资助建造的。 虽然托马的教堂内部在苏联时期遭到严重损坏,但教堂的结构仍在,形成了俄罗斯北方文化最亮丽的一页。 这些北方河畔城镇之所以繁荣是因为他们处在主要的贸易路线上,而且与俄罗斯的主要城市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有着紧密的联系。 实际上,托马的范围还可以通过阿拉斯加一直延伸到新世界。 托马的著名人物 Ivan Kuskov 曾担任过加州罗斯堡的首位指挥官。 尽管苏霍纳河早已丧失了作为运输主动脉的重要性,但昔日繁荣的它在这座小城的永恒节奏中仍然发挥作用。

埃及和阿拉伯岩石区

这幅埃及和西奈半岛图表是一幅塔利斯地图,这一点可以从边界上的螺线和地图上精心绘制的场景来加以识别。 约翰·塔利斯公司是一家经营于约 1835 年至 1860 年期间的英国地图公司。 《埃及和阿拉伯佩特拉》 是他们 《插图本当代世界历史、地理、政治、商业和统计地图集》大型项目的一部分,该地图集出版于 1851 年。   阿拉伯佩特拉这个地理名称可以追溯到罗马帝国时期,包括现在埃及的西奈半岛、现代约旦、巴勒斯坦、以色列、叙利亚南部和沙特阿拉伯西部。 这些地图是由制图师约翰·拉普金绘制和制版,但其中的装饰图案是由其他插图师绘制。 塔利斯地图以其准确的设计和丰富的地名以及地理细节信息而闻名,而且还使用阴影来显示地形特征。 与较古老的制图技法相比,这种干净的工艺和详细的信息让这些地图显示出一种现代的风貌。 这些地图通常被认为是最后一批沿袭装饰地图传统的作品。

叶卡捷琳娜斯拉夫省

该卡片是 82 张插图纪念系列卡中的一张,每一张卡片代表俄罗斯帝国在 1856 年所建立的一个省。 每张卡都展现了某一特定省份的文化、历史、经济和地理概貌。 卡片的正面描绘了该省具有特色的河流、山脉、主要城市和主要行业。 卡片的背面内容包括该省的地图、省印章、人口信息以及当地居民的服饰。 这张卡片所描绘的伊卡德连诺斯拉夫省位于今天的乌克兰境内。

雅库茨克州经济地图

这幅苏联时期的雅库特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经济地图出自地图集 《雅库特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阿特拉斯,社会主义雅库特》。该地图标注了西伯利亚广大地区的六个不同经济区。 地图上还标注了机械生产、电力和食品中心以及生产煤炭、天然气、黄金、云母、食盐、建材和钻石的产业中心。 雅库特采矿业的发展始于 20 世纪 60 年代,为此地带来了大批来自俄罗斯欧洲部分和其他苏联内部斯拉夫共和国的移民,改变了这里人口的民族构成。 雅库特人在该自治共和国总的人口比例从 1920 年的 90% 不断下降,1970 年为 43%,1979 年为 36.6%,1989 年为 33.4%。 但是,苏联解体后,该共和国经历了一次斯拉夫人的向外移民潮,扭转了雅库特人比重下降的趋势。 1990年,雅库特改名为萨哈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