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5日

达瓜河地区的手绘地图:哥伦比亚

这幅美丽的笔墨水彩地图描绘的是达瓜河和 Sombrerillo 镇,该地区便是后来新格林纳达的西班牙辖区。 该河流在现在哥伦比亚的布埃纳文图拉市汇入太平洋。 Sombrerillo 是一座“自由之城”,居住着获取自由的奴隶,他们来自该地区低地的矿场以及高地的种植园。 该地图的方向采用的是以下为北。

湾流图

这幅地图出自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 Peter Force 地图集,是由费城版画家詹姆斯•普帕德创作的。 它是墨西哥湾流图表地图系列中的第三幅。 西班牙的船长们对后者非常熟悉,他们依赖该地图从美洲航行至伊比利亚半岛,但由于西班牙的保密所以当时并没有通用的图表或地图。 该地图最初是由蒂莫西•福尔杰勾勒的草图,他是楠塔基特的一位渔夫,同时也是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表兄弟,富兰克林提出了对该地图的构想,并积极推动对墨西哥湾流的研究。 1770 年富兰克林出版了最原始的图表,并设法想发给船员,但对殖民所持的怀疑态度使多数英国船长拒绝购买这些图表。 美国革命期间,他暂停了在这方面的工作,以避免让英国获取任何优势,但在战争结束后他又参与合作,在法国进行了该图表的第二次印刷。 1786 年,普帕德的版画地图出现在 《美国哲学会会志》中,该期刊是美国首家学会的会志,该学会是由富兰克林和其他人于 1743 年创办的。

美国(或世界的第四部分)的现代较精确描述

1554 年,迭戈·古铁雷斯被任命为西班牙国王在 Casa de la Contratación 的首席宇宙学家 。 国王委托 Casa de la Contratación 绘制一幅西半球的大型地图,当时的西半球通常被称为“世界的第四部分”。 该地图的目的是维护西班牙对新世界版图的权利,用以对抗葡萄牙和法国。 西班牙声称对北回归线以南所有岛屿享有权利,该地图对此都有突出显示。 该地图是由著名安特卫普版画师海欧纳莫斯·考克刻版,他在其中添加了很多艺术元素,包括三大对手强国的盾徽、蜿蜒在南美洲北部的蛇形亚马逊河、海洋中的美人鱼和神秘的海怪以及非洲西海岸上的大象、犀牛和狮子。 “加利福尼亚”的名字被用在下加利福尼亚的附近,略高于北回归线,该名称首次出现在印刷地图上。 该地图只有两幅:这幅收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另一幅收藏在大英图书馆。

古亚述瓦解为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巴比伦和亚述

目前人们对法国制图师菲利普·德拉鲁的情况知之甚少。 他与法国制图先驱尼古拉斯·桑森合作,专门从事圣经方面的主题。 1651 年,他出版了 《La Terre sainte en six cartes géographiques》 (六幅圣地地图),这是首部围绕一个统一主题按年代顺序收录的地图集。 德拉鲁的目标是“从起源到现在”来追踪世界的历史。 这六幅地图涵盖了迦南和《出埃及记》中的土地、乐土、所罗门王国、基督时期的犹太人聚居地、耶路撒冷的基督教辖区、当时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现在叙利亚地区。 该幅地图展现的是中东的各个古王国,是该地图集附属的一部分。

便携式地图集,或,欧洲的新战场

Daniel de la Feuille 是 17 世纪末 18 世纪初阿姆斯特丹的一位钟表师、金匠、雕刻师和书商。 同时他还是一位多产的地图制图师。 在这份“便携式地图集”中,de la Feuille 记载了错综复杂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1701-14 年),这场战争始于西班牙哈布斯堡国王查尔斯二世的去世,他把西班牙留给了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四的孙子安茹公爵菲利普。 因为担心法国的路易十四国王通过联盟波旁法国和西班牙国家以巩固自己的权利统治欧洲,所以欧洲各国在英国的领导下形成联盟,发动了一场先发制人、挑战法国霸权的战争。 这幅地图显示了制图人对当时军事架构的研究,包括防御工事、护卫舰和船舶、武器装备以及在新欧洲战场中使用的战争物资。

奥地利-匈牙利

奥匈帝国(1867-1918 年)是一个多种族、多语言的两元君主国,该帝国是由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欧洲第二大主权国家。 虽然在欧洲国家中奥匈帝国堪称一大强国,但帝国内部的少数民族冲突不断,最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四分五裂。 这份 1906 年兰德·麦克纳利地图显示了奥匈帝国在解体 10 年前的情况。 威廉·兰德组建了公司,最初从事指南书和目录的印刷,后来在 1856 年时该公司在芝加哥发展为兰德·麦克纳利公司。 1858 年,他聘请了安德鲁·麦克纳利,后者在 10 年后成为了他的公司合伙人。 该公司很快成为一家多产的地图集、地图、地球仪和旅行指南的出版商。 该公司在商业上的成功主要是因为其在 1872 年采用了一种被称为蜡版印刷术的蜡版印刷工艺,而且几乎同时还开发了流行的掌上地图,这幅地图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