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9日

西都尔

此手抄本被普遍视为现存的西班牙中世纪 mahzorim(犹太宗教节日祈祷书)中最古老的作品之一,可追溯至 14 世纪初期。它采用希伯来语和西班牙系犹太人的方块字书写,包含两个不同的部分,后又被装订在一起。内容较多的一部分是《逾越节庆典手册》(逾越节开始时使用的礼拜程序文本),其中包括庆祝逾越节时使用的 piyutim(礼拜诗,通常用于唱诵或吟诵)、阿拉姆语的《出埃及记》targum(译文)以及五旬节(纪念上帝颁给以色列人《旧约》前五卷的日子)和住棚节时使用的礼拜诗。此手抄本最大的特点是祷告文的关键字采用了独特的方式进行装饰——将字符转换为动物形和人形的奇怪生物,这种风格在西班牙的中世纪犹太族手稿中广泛流行。手抄本最初为著名的手稿和古版书收藏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伯爵 (Alexander, Earl of Hamilton) 所有,后于 1882 年被普鲁士王国获得。自 1919 年起,收藏品中的希伯来物件就被收藏在柏林国立图书馆中。

英杰归真

此书出版于 1861 年,正值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天国是一次反对中国清政府的大型政治和宗教起义,历时十余年。由于當时著书数量不多,因此这一时期的出版物十分珍贵。此书的主要作者是干王殿刑部尚书何春发,干王是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1813–64 年)赐予其族弟洪仁玕(1822–64 年)的封号。1851 年,洪秀全在中国由太平军控制的部分地区建立太平天国,自封天朝。洪仁玕于 1859 年加入太平军,很快便担任军师、总理、外交事务大臣等多个高级职位,后成为洪秀全儿子年幼时的摄政王。他年轻时曾从事教育工作,后在上海和香港学习西方文化和基督教教义。他主导了三部作品的编纂,本书为其中之一,在其府第刊印发行。书籍的书皮、书签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上面赫然题有书名:钦定英杰归真。标题页的右侧署有一行小字“钦命文衡正总裁开朝精忠军师干王洪制”,左侧有“旨准颁行”字样。上方横刻着“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辛酉年 [1861] 新镌”,字体最小。这部书旨在宣扬太平天国的革命思想。作者在序言中明确说明了写作缘由:呼吁英伟杰出之才相信真理,帮助世人。据说,此书的诸位作者在干王接见宾客时会随侍左右,在一旁聆听宝训并将其记录到书中。全书以干王和一位满族阵营的归降者一问一答的形式,解释太平天国的各种礼仪制度,并申明世人必须明白“天体运行乃自然规律”。此书共一卷,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大明清类天文分野之书

中国古人习惯将天星与地上的侯国、州域和人物配对,通过天文占测人事。他们会根据日、月或某星的运动以及它们所对应的地点或人物,判断吉凶祸福。这种根据天星分配人间行政区域的方法叫做分野。分野所依据的方法和理论始于汉朝(公元前 206 年–公元 220 年),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之后,这一分野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导致分野的紊乱和行政划分的困难。唐代(公元 618–907 年)重新调整了各地所属分野,并一直沿用到后世。《大明清类天文分野之书》是现存少见的明初刊本,由刘基创作于明初时期,并在明洪武 17 年(1384 年)进献给明朝的第一位皇帝——洪武皇帝。本书的汇编方式十分独特,因为它尝试根据明朝钦天监所分配的州郡所对应的十二星宿,来划分地域。其内容与之前的著作《唐书天文志》大致相同。作者以唐书(约 941 年)和晋书(约 648 年)天文志为基础,分别介绍了十二星宿的位置所对应的行政分野。星宿的含义与起源取自二十八星宿,以重要人物、历史国家和鸟图腾命名。由于洪武皇帝定都江苏南京,因此作者首叙吴越分野。此后,有些地方志常常以当地所属的天星分野描述其所在的地理位置。所以《续修四库全书》将本书归类于史部地理类。本书记述了元末明初时期行政分野的变化,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本书有 24 卷,共 10 册。

辟邪论

《辟邪论》是杨光先(1597-1669 年)的作品。杨光先来自安徽歙县,是早期激烈反对基督教传教士进入中国的人物,从大约 1659 年开始杨光先便以抵制传教士运动为己任。1644 年,德国耶稣会士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约 1592–1666 年)奉命依西洋新法为清朝编制新历。后来汤若望被册封为钦天监监正。杨光先上书礼部,控告汤若望在以天文学计算编制新历时出现谬误,指控汤若望和其他传教士密谋反动并以邪说惑众。汤若望、七位中国天文学家及其他一些中国人因此于 1665 年入狱并被判死刑,另外三位传教士南怀仁 (Ferdinand Verbiest)、利类思 (Lodovico Buglio) 和安文思 (Gabriel de Magalhães) 亦惨遭鞭笞和流放。后来,汤若望和大部分被牵涉的中国人被释放,但五位皈依基督教的天文学家均被处死。同年,杨光先被任命为钦天监监正,但是于 1668 年被革职,官职被耶稣会会士南怀仁接任。因为南怀仁证明了杨光先对历法的计算错误,他为已故的汤若望翻案,使之得以昭雪,而杨光先则遭遇流放的下 场,后因年迈被赦免,死于回乡途中。此手稿版本是杨光先反对根据西方数学方法推算历法的代表作之一,共一册,包含三卷,各卷均有副标题。文末附杨光先于1662年与1678年之间出版的五部其他作品,其中包括《浑天十二宫图说》。此手稿是现存相当罕见的版本

类编历法通书大全

《类编历法通书大全》由明朝熊宗立(1409–82 年)编纂而成。他将明朝的另外两部作品——《宋辉山通书》和何士泰的《历法集成》—— 合二为一,加以订正并重新命名出版。这部作品共 30 卷,前 19 卷的目录中列出了宋、何、熊三人的姓名,20–30 卷则未列出作者姓名,因此可推断这部分可能是他人所作。本书内容驳杂而琐细,以选择日常宜忌之术为主,包括修造动土、袭爵上官、祭祀祈福、男冠女笄、结婚嫁娶、修作陂塘、求医疗病、瘟鬼所在等,也使用插图介绍了正月建寅至十二月建丑之间各干支的吉凶、十二年吉凶神、月吉凶神、日吉凶神与时吉凶神,以及子年至亥年方位、正月至十二月方位、年神方位、子午针法等。由于本书内容均是与日用民生相关的占卜信息,因此颇受读者欢迎,应用范围极广。不过书中采用的术数推算原则与其它家法不尽相同,所选择的吉凶日时也有所出入。由于术家算法紊乱,清政府在 1739 年下召编纂《钦定协纪辨方书》,以统一各家推算原则。故《四库全书提要》称此书:“常法初无秘义,至纰谬之处,则《钦定协纪辨方书》辨之详矣”。清朝初期,民间有人私自编印年历并公开贩卖。直到乾隆十六年(1751 年),政府才顺应社会现实,授予普通平民印制年鉴和黄历的权利,各种年鉴通书竞相投入市场。本书有可能是当时官方年鉴编著者的参考书目之一

新历晓或

《新历晓或》由汤若望所著。汤若望原名约翰·亚当·沙尔·凡·贝尔(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约 1592–1666 年),是德国的耶稣会会士和天文学家,后来成为清朝第一任皇帝的重要顾问,他曾在罗马学习伽利略的天文学系统知识。汤若望于 1619 年来到澳门,在那里学习中文和数学,并于 1622 年进入中国大陆。因为他准确地预测了1629年 6 月 21 日日食的出现时间,先进的西方天文学知识震惊了整个中国,因此被委任要职,负责将西方天文学著作翻译成中文,并改革中国历法。与传统中国历法相比,他修改后的历法能够更准确地预测日食和月食。1645 年,在清朝第一任皇帝即位后不久,汤若望受命根据他在 1635 年呈交给明朝最后一任皇帝的历法制订新的历法。汤若望还被册封为钦天监监正,并获得皇帝许可,准许在中国修建教堂和开展传教工作。由于新法与中国旧法之间存在很大差异,汤若望特意撰写此书,以解答各方对于新历的疑惑。这部清道光十三年(1833 年)刊本收录在 150 卷的系列著作《昭代丛书》中,以问答形式写成,一共六问。其中所谈及的问题包括:新历为什么会对调二十八星宿中的、为什么以 96 /天(1 = 15 分钟)代替旧历的 100 /天,以及为什么会去掉四大隐星之一紫气。 为了稳固在钦天监中的地位,避免与中国的保守派官员发生冲突,汤若望对中国传统文化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历法中保留了若干与每日宜忌术数传统相关的内容。因此从1648–49 年起,以安文思 (Gabriel de Magalhães) 为首的部分教士,发表文章抨击汤若望担任监正有违耶稣会“不宦”的誓约,而且其编制的日历含有不合教义的迷信内容。1662 年,汤若望在南怀仁的协助下撰成《民历铺註解惑》,对这些问题进行辨解。经过十多年的激烈争辩,天主教会裁定,汤若望的日历对于“阴”和“阳”的使用确为迷信,但因任职钦天监对教会在中国的宣教工作帮助极大,因此仍特许他接受监官之职,参与制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