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楚尔之战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伊西洱库尔淖尔之战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巴达克山汗纳欺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平定回部献俘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格登鄂拉斫营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平定伊犁受降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鄂垒扎拉图之战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和落霍澌之捷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巴黎系列中的 16 幅版画之一,描绘了乾隆统治期间的 1755-57 年并吞准噶尔汗国(主要位于今天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境内的一个游牧帝国)的战役。

火车头:人民政治教育报,第 1 期,1848 年 4 月 1 日

创办于 1848 年的激进报纸 Locomotive(火车头)是弗里德里希·威廉·亚历山大·海德(Friedrich Wilhelm Alexander Held,1813–72 年)所创办的最重要的新闻报刊。海德曾是普鲁士军队的一名军官,退伍后过着平民的生活,并做过一段时间的演员和作家。1843 年,他搬到莱比锡,并于该处发行了报纸 Die Lokomotive(火车头)。这份报纸的发行成功得很快,日发行量有时多达 12,000 份。尽管海德只是君主立宪制的倡导者,并非政治激进分子,不久之后这份报纸还是被禁了。在莱比锡多次尝试继续出版失败后,海德搬到了柏林,并于 1848 年 4 月 1 日在那里发行了 Locomotive:Zeitung für politische Bildung des Volkes (火车头:人民政治教育报)。由于受到食品价格上涨和经济、政治动荡的影响,1848 年欧洲大部分地区都发生革命动乱,导致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 (Louis Philippe) 于二月分逊位。在德国,代表们在法兰克福进行会谈,要求进行政治改革并建立一个统一、民主的德意志共和国。这些人民起义最终遭到普鲁士或奥地利军队突破和镇压。Locomotive(火车头)也在 1849 年 1 月被禁止发行。这里展示的是这份报纸一共 201 期的内容,发行日期为 1848 年 4 月至 12 月,是 1848 年革命事件的直接见证。
浏览200更多主题

仁慈之钥,智慧之门

这份手稿是了解中世纪伊斯兰世界炼金术学说及实践的宝贵资源,是通才穆尤德·阿尔丁·图格拉伊 (Mu‛ayyad al-Dīn al-Tuġrā’ī) 的作品。他出生于公元 1062 年波斯(今伊朗境内),曾在塞尔柱王朝法庭担任秘书,后来被指派为摩苏尔(今伊拉克)的大臣,但是职业生涯却于 1121 年戏剧性地结束,当时他的保护人失势,他因遭人诬告信奉异教邪说而被斩首。手稿首页添加有图格拉伊的生平简介,以及对一些特定段落的纠正、强调和评论旁注。Kitāb mafātīh ar-rahma wa-asrār al-hikma(《仁慈之钥,智慧之门》)包含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 muqaddima(长篇序言),作者系统阐述了炼金术学说,从四大要素理论到如何制备将铜转化成银的白色炼金剂以及将银转化为金的红色炼金剂。第二部分是图格拉伊翻译的公元 300 年左右,非常著名的炼金术士潘诺波里的左世摩斯 (Zosimus of Panopolys) 的希腊语专著。他在翻译的同时还添加了个人评论,并引用了很多权威人士(包括哲学家亚里士多德 [Artistotle]、德谟克利特 [Democritus] 和伽林 [Galen],以及神话人物和历史人物赫耳墨斯 [Hermes]、克娄巴特拉 [Cleopatra])的名言,因此已经难以辨认出希腊语原作的内容。虽然如此,译本的存在即充分说明了阿拉伯科学在保护和传承古希腊科学知识方面所扮演的重要作用角色。手稿中附有多幅化工设备(包括蒸馏升华器皿和各种熔炉)的图纸,以及解释正文理论内容的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