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兰登堡选帝侯宫殿

这幅鸟瞰图详细描绘了 1688 年的勃兰登堡选帝侯柏林宫殿。这座宫殿是腓特烈·威廉一世(Frederick William I,1620–88 年)在德国三十年战争(1618-48 年)结束后下令修建的要塞的一部分,在建筑师和工程师约翰·格雷戈尔·梅姆哈德特(Johann Gregor Memhardt,1607–78 年)的指导下于 1650 年开始修建,耗时逾 25 年。它的结构非常复杂,也被称为柏林要塞,设有 5 个城门和 13 个堡垒。腓特烈·威廉一世自 1640 年开始,至其逝世期间一直是勃兰登堡选帝侯和普鲁士公爵。作为“大选侯”,他负责展开了一系列改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让普鲁士得以在其子勃兰登堡选帝侯腓特烈三世(1657-1713 年)统治时期从公国上升为王国。腓特烈三世于 1701 年被加冕为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这幅地图由柏林的圆雕饰制作者、工程师以及制图师约翰·伯恩哈德·舒尔茨(Johann Bernhard Schultz,卒于 1695 年)绘制。

胡安·包蒂斯塔·拉巴纳绘制的阿拉贡王国地图

这幅地图是现存最古老的阿拉贡图画,是第一张根据科学程序制作的西班牙地图,并且是 17 和 18 世纪西班牙制图领域最重要的一幅地图。它是唯一一幅通过直接测量和勘察绘制的地图,后来这一地区的所有地图都是以它为基准制作。这幅地图由制图家胡安·包蒂斯塔·拉巴纳(Juan Bautista Labaña,1555–1624 年)奉阿拉贡王国代表团的命令,采用三角测量方法绘制而成。1610–1615 年,拉巴纳周游了全国,并从设在塔楼和山峰上的顶点进行了必要的观察。他在他的作品 Itinerario del Reino de Aragón (《阿拉贡王国行程》)中对这些调查进行了详细描述,并记录了用于绘制地图的所有读数。这部作品的手稿现保存在莱顿大学图书馆。该地图于 1619–1620 年在马德里采用六块铜版印制,风格素净,与同时代荷兰出版的地图的虚饰和唯美主义风格差别很大。拉巴纳清楚描绘了这一地域的基本要素,并采用了易于阅读的字体。该地图现仅存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原版,1617–1620 年由拉巴纳绘制,迭戈·德·阿斯托尔 (Diego de Astor) 印刷,并制作了若干副本;第二个版本由托马斯·费尔明·德·雷萨恩 (Tomas Fermin de Lezaun) 在 1777 年绘制,他在第一个版本的基础上进行了更正和完善。西班牙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是拉巴纳原版的印制副本,但是上面有 17 世纪晚期阿拉贡印刷商帕斯夸尔·布尔诺 (Pascual Bueno) 添加的、卢佩西奥·莱昂纳多·德·阿亨索拉 (Lupercio Leonardo de Argensola) 所注的附文。拉巴纳出生于里斯本,是唐·塞巴斯蒂安 (Don Sebastián) 国王的数学老师。1580 年葡萄牙并入西班牙后,他移居马德里,并于该处度过了大半生。拉巴纳一直在科学院教授数学、宇宙学和地理课程,并于 1582 年被提名为教授。他曾担任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三世 (Philip III) 的儿子和侄子的家庭教师,并且被菲利普三世册封为高级制图师和编年史学家。附文的作者是西班牙作家阿亨索拉 (Argensola),他 1559 年出生于韦斯卡,1612 年卒于那不勒斯。1599 年,菲利普三世册封他为阿拉贡王国的高级编年史学家。他的作品有 Anales de la historia de Aragón(《阿拉贡历史的里程碑》)和 Declaración sumaria de la historia de Aragón(《阿拉贡历史的概要声明》),完成本地图的地理信息时用到了后者。

西班牙现代地图

Nova Hispaniae Descriptio(西班牙现代地图)是第一幅以漩涡花饰镶边的地图,这种手法是 17 世纪荷兰制图领域最引人注目的发展之一。漩涡花饰用于补充地图提供的地理信息,并让地图看起来更美观。此地图以杰勒德·墨卡托(Gerard Mercator,1512–1594 年)制作的图版为基础,四周附有平面图、城市景观以及身着当时服饰的人像。地图顶部是阿拉马、格拉纳达、毕尔巴鄂、布尔戈斯、贝莱斯马拉加和埃西哈等城市的景观;底部是里斯本、托莱多、塞维利亚和巴利亚多利德的景观;右下角是文艺复兴式的漩涡花饰,上面冠有西班牙国王的盾形纹章,侧面是两名男子的坐像,还装饰有三个头像;两侧分别是三名身着独特服饰的女性和男性,分别代表贵族、商人和农民阶层;底部的圆形图案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三世 (Philip III) 的肖像,上面题有国王的名字。地图左下角标有比例尺,位于出版社徽章下面的基座上。出版商约道库斯·洪第乌斯(Jodocus Hondius,1563–1612 年)是一位备受赞誉的佛兰芒印刷商,居住在阿姆斯特丹,专门从事地图和地球仪的生产。他是杰勒德·墨卡托的朋友,也是墨卡托地图册的编辑。1604 年,洪第乌斯向墨卡托的继承人购买了他的图版,并出版了新版的地图册。该地图册不断扩展,在 17 世纪广受欢迎。地图上未注明日期,但从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三世(1598–1621 年)的肖像和洪第乌斯的逝世日期可以看出,该地图出版于 1610 年左右。

巴伦西亚伊德塔诺里,熙德的子民

这是一份重要的早期巴伦西亚城地图,共四个折页,绘制者是托马斯·维森特·托斯卡(Tomas Vicente Tosca,1651–1723 年)。他是当地的神父、学者、数学家、制图家和神学家,也是维新派创始人。维新派是一个科学社团,旨在挑战和创新盛行的思想和做法。托斯卡神父最重要的作品是 Compendio Matemático(《数学汇编》),共有九卷,撰写于 1707–1715 年,内容除涉及数学和几何外,还涵盖天文、地理、航海、军用工事、光学以及透视法等学科。该著作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先后出版了多个版本,并被翻译成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等多种语言。此外,托斯卡还设计并制作了大型的地球仪。托斯卡的这幅巴伦西亚地图制作于 1704 年,详尽描绘了公共和私人建筑、街道、广场以及城市的其他面貌。地图左上角展示的是约瑟夫·弗尔迪亚 (Joseph Fortea) 以这座城市为背景所写的寓言故事。其中,一位老夫人握着该城市的盾形纹章,手持火炬;一条缎带从她的心脏伸出,展现 Ardet et lucet intus et foris (身体内外燃烧、火光闪耀)的传奇景象。地图下角饰有数学和美术图案的巴洛克式漩涡花饰是解读地图的钥匙,即对地图的“解释说明”。地图上还有一个很长的列表,列出了教区、修道院、学校、医院、宫殿、房屋、鱼市等地方。比例尺位于第三个折页上,以 1:1200 巴伦西亚帕姆斯(一种长度单位,相当于 14.7 厘米)显示。

攻克廖家冲生擒首逆石三保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 16 幅描绘 1795 年平定苗族战役的版画之一。在这次战役中,清政府成功镇压了发生在中国西南部的贵州等省份的苗族原住民起义。

收复乾州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 16 幅描绘 1795 年平定苗族战役的版画之一。在这次战役中,清政府成功镇压了发生在中国西南部的贵州等省份的苗族原住民起义。

攻克强虎哨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 16 幅描绘 1795 年平定苗族战役的版画之一。在这次战役中,清政府成功镇压了发生在中国西南部的贵州等省份的苗族原住民起义。

攻克平陇贼巢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 16 幅描绘 1795 年平定苗族战役的版画之一。在这次战役中,清政府成功镇压了发生在中国西南部的贵州等省份的苗族原住民起义。

捷来图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 16 幅描绘 1795 年平定苗族战役的版画之一。在这次战役中,清政府成功镇压了发生在中国西南部的贵州等省份的苗族原住民起义。

攻克石隆苗寨

“战争铜版画”是一系列可追溯至 18 世纪下半叶的铜版雕刻版画。它们是遵照清朝(1644-1911 年)乾隆皇帝(1735-1796 年在位)的旨令制作而成,描绘了其在位期间中国内陆省份和边疆的军事战役场景。这些版画的主要插图由当时供奉于朝廷的欧洲传教士艺术家绘制,包括意大利耶稣会会士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 年)、法国耶稣会会士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68 年)、波西米亚的耶稣会会士艾启蒙(Ignatius Sichelbarth,1708–80 年)以及来自意大利的奥古斯丁传教士安德义(Jean-Damascène Sallusti,卒于 1781 年)等。第一组的 16 幅图画的雕刻版画是在巴黎(而非中国)完成的,当时巴黎的工匠对这项技术最为精通。乾隆皇帝甚至下令这些版画必须依照他所熟知的奥格斯堡铜版雕刻家格奥尔格·菲利普·卢根达斯(Georg Philipp Rugendas,1666-1742 年)的风格完成。郎世宁及其在北京的同僚先绘制小尺寸的画作底稿送至法国,然后转刻在铜版上并进行印制,再与铜版和版画一起送回中国。后面几组雕刻版画是这些传教士在北京的学徒制作的,风格及精巧程度与在巴黎制作的版画有明显差别。乾隆时期的战争铜版画只是满族皇帝记录其军事扩张以及地区暴动镇压战役的方式之一,旨在颂扬其统治并从意识形态上控制中国编史工作。在中国艺术史上,铜版雕刻版画只是一个插曲。从当时的政治背景来看,乾隆时期的版画代表了一个独特的绘画流派,是其好大喜功的典型例证。柏林国家图书馆的东亚部门收藏了五个系列的共 64 幅版画。这幅作品是 16 幅描绘 1795 年平定苗族战役的版画之一。在这次战役中,清政府成功镇压了发生在中国西南部的贵州等省份的苗族原住民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