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航海基础和规则的益处

这件作品是关于航海和导航学的八篇论文的总集,作者为15世纪(伊斯兰教纪元9世纪)最著名的穆斯林航海家Ibn Mājid al-Julfārī al-Sa‘dī。它的最初收集时间为1490年。 这些作品装订在一大卷中,包括印度洋、红海、波斯湾、阿拉伯海和作者知道的其他主要水系的资料。 该作品精心列出并描述了海上航线、港口和航海家的其他兴趣点。 八篇论文中的第一篇对航海和导航进行了总述。 本集子中其他两篇值得一提的论文讲述朝拜方向(祈祷者方向)及其派生方向的确定,并探讨了天体和黄道十二宫。

关于黄道十二宫和星座的论文:对计时有益处的独特珠宝

这件作品是一篇简介性质的但又组织严密的关于计时和计帐和论文。 本论文共分为七个章节和一个结论。 它介绍了阿拉伯、科普特和叙利亚(或亚历山大)历法,并评论了波斯、罗马和希伯来日历。 这件作品给出了各种历法中月份的名称和长度,阐述了确定年和月开始的不同方法,探讨了黄道十二宫和它们与四季之间的关系,并描述了太阳和月亮的外表运动,解释了四季中昼夜长短的变化。 最后结论章节提供了在不同地点确定日期、时间和朝拜方向(祈祷者方向)的方法。 文章的一些部分在页面空白处有简短评论。 文中有两个表格和一个图表。 本手稿完成于伊斯兰教纪元1247年6月28日(1831年12月4日)。

治疗所有疾病和身体不适的新发现

这件重要作品篇幅很长,但组织有序、条理清楚,其主题为医药、卫生、饮食和保持健康的艺术。 其重点为简单和复合药物疗法。 借助于表格、图形和许多例子,它提供了一个全面而易懂的大纲概述了在写作年代已知的医学知识和治疗方法。 该作品的作者是著名文学家Nūr al-Dīn Ibrāhīm Ibn Sa‘īd al-Maghribī al-Gharnātī(1214-86年[伊斯兰教纪元610-85年])之子,并题献给Shams al-Dīn Abū ‘Abd-Allāh Muḥammad ibn ‘Izz al-Dawla。 其另外一个标题为Taqwīm al-adwiya fi altadāwī min ṣunūf al-amrāḍ wa al-shakāwī,有时被错误地归到Yuhannā ibn Bakhtishū‘名下。

关于珍贵项链的秤量

这篇关于尺度、度量和称重仪器的论文由Jabartī家族的著名成员所作,这是一个奥斯曼统治下的埃及著名Somali-Egyptian Ḥanafī ‘ulamā’家族。 作者Ḥasan al-Jabartī是著名历史学家‘Abd al-Rahmān al-Jabarti(1753-1826年[伊斯兰教纪元1167-1241年])的父亲。 Ḥasan al-Jabartī与一个富裕军人家庭的女儿结婚,并继承了巨额财富。 他的亲戚中有商人和船主,他一生中还有一段时间做过生意。 他拥有深入学习的声誉,并被公认为在他那个时代恢复了埃及作为学习中心的威望。 本论文证实Ḥasan的治学范围超出了严格的宗教题材。 传记资料表明,他研究和讲授各个数学分支,而且他还是一个日历推算、书法、雕版和雕刻大师。 本手稿的主题,即“al-mawazīn al-qabbin”,也被列入他的专长领域。 此表达方式常被误译为“杆秤的专业知识”。但是正如内容所示,Ḥasan al-Jabartī也对包括大型秤即al-mawazīn al-qabbin在内各种秤的构建与操作感兴趣,这种秤可用在船坞里对重型货物进行称重。 本论文详细介绍了各种秤的设计与操作。 现手稿于伊斯兰教纪元1273年Rabī‘|月23日(1854年12月14日)完成,是伊斯兰教纪元1194年(1780年)其于作者原件制作的一份副本。

新化学医药书

这篇重要的文章详细说明了帕拉塞尔苏斯提出的以调和为基础的非伽林医术的医药系统。帕拉塞尔苏斯原名菲利普·冯·霍恩海姆(1493-1541年),是支持在医药中使用化学品和矿物质新趋势的著名文艺复兴时期作家。 该论文共有超过100对开页,分为一篇导言和几个章节。 在导言中,作者从希腊语χημεία衍生出kīmīyā一词。 他将该学科的奠基归功于赫耳墨斯,但是认为将该学科发展为医药和治疗学的功劳非帕拉塞尔苏斯莫属。 该论文将自然元素与星座联系起来,并讨论了各种疾病、化学方法,以及饮剂、长生不老药、毒药等等的制法。 手稿中不见写作日期,但是扉页上提到了伊斯兰教纪元1210年(1795-96年),该日期可能是指其早期所有人获得该稿子的日期。

关于理论学术划分的论文

这篇关于前理论信仰和假设想象力的4页论文由著名沙菲仪神学家Muhammad al-Amidi(卒于1233年[伊斯兰教纪元631年])所作。 此处所示的这份手稿于19世纪初由一名姓名不详的抄写员完成。 它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282项。

关于书名的短论文

由著名沙菲仪神学家Muhammad al-Amidi(卒于1233年[伊斯兰教纪元631年])所作的这个短篇延续了同一作者早先关于本源存在与精神存在的讨论。 在此篇中,al-Amidi考虑地点和时间元素,并讨论其与存在之间的关系。 此处所示的这份手稿于19世纪初由一名姓名不详的抄写员完成。 它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283项。

关于学术领域的短文

由Muhammad al-Amidi(卒于1786年[伊斯兰教纪元1180年])所作的这件作品探讨了先天 (hudhoori) 和后天 (husooli)获得知识的概念。 作者探讨了哲学家和神学家关于神圣知识种类的分歧,以及神圣和人类知识之间的差异。 该手稿副本可追朔到1805年。 它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289项。

关于逻辑语句的短文

由著名沙菲仪神学家Muhammad al-Amidi(卒于1233年[伊斯兰教纪元631年])所作的这篇论文由三个部分组成。 此处所示的这份手稿于1805年由一名姓名不详的抄写员完成。 它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281项。

《钥匙》摘要的评论

由卡拉·哈菲兹·埃芬迪(Qara Hafiz Efendi)于19世纪初针对阿拉伯语语言技巧所作的这件作品是对《Talkhis al-Miftah》(《钥匙摘要》)的评论。《钥匙摘要》由贾拉·阿丁·穆罕默德 ·卡兹维尼(Jalal al-Din Muhammad al-Qazwini,1267或1268 – 1338年)所作,卡兹维尼或称加塔比·卡兹维尼(al-Khatib al-Qazwini,即传道者卡兹维)更为人所知。《钥匙摘要》本身就是对尤瑟夫·伊本·阿比·贝克尔·萨卡基(Yusuf ibn Abi Bakr al-Sakkaki,生于1160年)所作的《Miftah al-Uloom》(《知识的钥匙》)的评论。卡兹维尼是萨卡基的学生,这两个人都是重要的阿拉伯语语言技巧学者。埃芬迪的作品还摘录了另外一件作品,即阿尤布·伊本·穆萨·凯法威(Ayyub Ibn Musa al-Kaffawi)所作的关于语言用法、比喻语和明喻的词典。 这本手抄本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 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365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