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

对 对Wiqaya书的解释

由Ubaydullah ibni Masood Taj ush-Shari'a(年轻时又名Taj ush-Shari'a,卒于1346年[伊斯兰教纪元747年])所著,其写作目的是解释作者祖父兼导师Mahmoud ibni Sadr ash-Shari'a(年长的那一位)所作的《Wiqayat ar-Riwaya min Masa'il al-Hidaya》(《关于指导问题的可信叙述》),常常简称al-Wiqaya(书)。 这两件作品均与哈纳菲学派 (Hanafi) 的伊斯兰教律 (法学)有关。 这件作品由Hassan b. Mahmood于1588年(伊斯兰纪元996年)誊写。它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59项。

关于被称为Muqantarat的象限的短文

关于天文学和测量的这篇手稿描述了正弦象限和平行圆。 其作者不详。 该作品解释如何测量地形高度,知道朝觐时间,确定穆斯林朝拜时所面向麦加城中卡巴圣堂的方向。 誊写日期不详,但可能是在18世纪。 这本手抄本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抄本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 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303项。

法飞亚写的关于使用穆哈雅象限的论文

巴德尔•阿尔丁•马尔蒂尼(生于1423年)或称斯布特•马尔蒂尼更为人所知,他写的这篇论文包括一个引言、20个章节和一个结论。该论文讨论了一系列天文学、测量和数学问题。它描述了正弦象限和平行圆,解释了如何测量河的宽度、星的角度、井的深度或山的高度。马尔蒂尼的父母来自大马士革,他自己于马穆鲁克王朝(1250-1517年)后期在开罗出生、长大和接受教育。 这本手稿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 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 》(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295项。

关于Mujayyab象限倾斜的短文

卜拉欣·伊本·穆斯塔法·哈拉比(卒于1776年)写的这篇两页手稿的主题是关于正弦象限和平行圆。 这本手稿出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贝萨吉克伊斯兰手稿收藏集,该藏品于199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赛维特·贝格·贝萨吉克(1870-1934 年)是一名波斯尼亚学者、诗人、记者兼博物馆馆长,他收集了284卷手稿藏品与365卷印刷藏品,这些藏品反映了伊斯兰文明从最初至20世纪早期的发展历程。 该手稿为约瑟夫·布拉斯科维奇藏品 《Arabské, turecké a perzské rukopisy Univerzitnej knižnice v Bratislave》(布拉迪斯拉发大学图书馆馆藏的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语手稿)中的第298项。

班贝格大教堂的福音书(《赖歇瑙福音》)

班贝格教堂的这一福音是德国南部康斯坦斯湖赖歇瑙岛上的本笃会修道院的最重要的书籍绘画杰作之一。 在10和11世纪,该修道院可能是欧洲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书籍绘图学校的所在地。 在约970年到1010-1020年,书籍制作达到了艺术巅峰期。这个时期被称作奥托文艺复兴(在奥托一世、二世和三世之后,这期间由德国国王和撒克逊人王朝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统治)。 在多数情况下,这些带有大量插图的手稿都是由高层人士委托的。 该手稿是为奥托三世的继任者亨利皇帝二世(1002–1024年间在位)制作的,他将该手稿交给了班贝格大教堂。 金色封面是奥托时期书籍装饰最漂亮的例子之一。 极富艺术性质的金色作品代表了中世纪书籍封面的主题 — 颂扬基督。 中心有一颗大椭圆形玛瑙的胜利十字架构成其主要部分。 介绍性图片中有位于生命树中的基督,作为胜利者与生命之源,其周围围绕着福音传道者的象征。 在福音传道者的半圆壁上,每个福音传道者的象征都与得救的重大事件之一有联系。 这部手稿的肖像画法,连同其丰富与独特的一系列引用,在赖歇瑙插图中别具一格。 2003年,该奥托时期的插图手稿被收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出版处

Notitia dignitatum》是一个国家文件,真实记录了戴克里先皇帝(284-305年在位)改革之后的罗马帝国的整个民事和军事组织。 这份手稿包含介绍高级国家机关的章节,每章前言都有数页插图,介绍这些机关官员的官职标志,并表明其功能特征。 该文件原稿可能是约425年在罗马写的,目前已丢失,这是卡罗琳时期的一份副本。 卡罗琳王朝的人在第7和第8世纪统治过当今西欧的多数地方,他们对充当西罗马帝国的接班人很慎重,这可能是他们对此文件的兴趣之所在。 一直到17世纪,已知丢失的卡罗琳副本都在施派尔大教堂图书馆。 该文件有许多保存下来的副本,全都是在15和16世纪所做。 其中,最好的副本当属1542年为诺伊堡伯爵Palatine Ottheinrich完成的副本。 这位伯爵不喜欢他的副本中模仿文艺复兴风格的徽章,后来他让别人加入了一组更忠于原作的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