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4日

巴巴利亚、尼格里西亚与几内亚地图

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对非洲的了解也主要只限地中海及其沿海地区。 而且这些了解仍受到古典作品内容的严重影响。 1570 至 1670 年间,当时统治欧洲地图制图业的荷兰开始翻译来自葡萄牙船长的报告,还有人们较早前对北非的记述,以扩大他们对非洲大陆的知识。 17 世纪末 18 世纪初,法国皇家科学院对非洲地图的绘制也进行了推动。 这幅 18 世纪的地图是当时最“科学”的北非和西非地图之一,是由 Guillaume de l’Isle 绘制的,他是法国皇家科学院的一名地图绘制师。 De l’Isle 几乎肯定借鉴了荷兰对古典、阿拉伯和葡萄牙等相关来源的汇编成果。 他还试图把近期耶稣会士和其他传教士的描述放入栅格中来测量经度和纬度,以获取地图信息。 因此,De l’Isle 的地图同时提供了有关沿海贸易网络和被称为“Nigritia”的内陆信息。 尽管如此,地图制作仍然是一种猜测,该地图上的一些评论就能说明这一点,例如:“有人认为,尼日尔河是尼罗河的支流,因此它被称作是黑人的尼罗河。”

2009年10月21日

亨利·所罗门·维康:四分之三长度。 休·格尔德温·瑞维埃绘制的油画,1906 年。

亨利·S.·维康于 1853 年出生在威斯康星州阿尔蒙德的一个贫穷家庭。 直至他 1936 年逝世时,方才创建了维康信托基金会,一家英国慈善机构。 多年后,这个机构成为世界上著名的基金慈善机构,其资产达 150 亿英镑。 维康的成功得益于他的制药加工商和销售商经历。 在费城医学院接受成为一名药剂师的培训之后,他于 1880 前往英格兰,与他的大学朋友 S. ·曼恩维尔·布洛斯共同创办一家新制药公司,即布洛斯·维康公司。1895 年,布洛斯逝世后,维康成为公司的唯一所有人。 他用他的资金资助多个慈善项目,包括图书馆、实验室和博物馆。 他自己的历史藏品构成了如今伦敦维康图书馆的核心部分,1932 年,他在伦敦的优诗顿路建造了维康大厦,以展览那些藏品。 维康将制药公司的所有权遗赠给维康信托,维康信托直至 1986 年一直拥有该制药公司,之后,为了多元化投资和稳定资产,维康信托逐渐出售了该制药公司。 维康的遗嘱构成了维康信托的成立文件。

一个教堂司事的梦想:圣葛斯默和丹米安奇迹般地治愈了腿的移植。 Master of Los Balbases 的油画,约在 1495 年。

圣葛斯默和丹米安是早期的基督殉道者,据传说,他们免费行医,因此被公众称为医学圣人的代表。在这张西班牙文的圣坛装饰画中,圣人以传奇的方式出现,他们身穿正在进行神奇腿移植手术的医学博士服装。 雅克布·德·沃拉吉纳的一本 1275 页书中描述了这个传奇。 Legenda aurea (《黄金传奇》) 罗马圣葛斯默和丹米安教堂的一名司事,身受一种吞噬腿部肉体的疾病煎熬,应验了这个传奇。 某天夜晚,他梦到两个圣人来到他的面前,截去了它坏死的肢体,重新换上埋在附近墓地的一名已故非洲人的腿。 醒来后,这名司事发现他有了一条健康的黑色肌肤的腿,与此同时,人们发现那个非洲人的尸体少了一条腿。 这个传奇告诉我们:“让我们祈祷这些圣人成为我们的救世主,帮助我们解除伤害、伤痛和痛苦,死后,他们的美德将在天堂福佑我们。 阿门。” 这幅画很可能曾经在西班牙北部布尔戈斯的圣葛斯默和丹米安教堂。 绘画者称为 Master of Los Balbases ,Los Balbases 是附近的一个小镇,他曾在圣斯蒂芬教堂绘制了一幅圣坛装饰画。

DNA 双螺旋草图,作者弗朗西斯·克里克

这幅双螺旋—扭曲阶梯的图片描述了地球上生命体各种类型的代码—追溯到 1953 年,以及描述了英国科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及其美国合作者詹姆斯·沃森创建的自制金属模型。 为了解决当时研究证据提出的难题,他们通过物理模型结构复杂的分子,获取了新的发现。 这幅 DNA 铅笔草图为克里克所作,构成维康图书馆大量克里克作品的一部分。 这幅图说明了双螺旋的几个机构特征:首先为右旋,双链以相反的方向运转;核苷酸,即链的构成块,具有形成骨骼的一个部分和伸向螺旋中间的一个部分(碱基);一个链中的内部伸向碱基相互对齐,因此能够与相反链中的碱基配对。 最后一个特征对 DNA 十分关键,这个特征能够执行将基因信息从一代传给下一代的功能。 克里克是在他和沃森创建出著名的模型之前还是之后绘制了这幅草图,至今无法得知,但这幅草图诠释了简单的图解能够帮助人们理解复杂问题的作用。

关于加布罗沃一所学校的遗嘱

加布罗沃学校是保加利亚第一所非宗教学校。 该学校成立于 1835 年,它不仅培训保加利亚教师,还聘用了钮菲特·利斯基等著名的保加利亚学者。 这部著作包含了与加布罗沃学校有关的一些人物的遗嘱,包括学校创始人之一的 V· E· 艾普利洛夫。 遗嘱为保加利亚语,反面有对应的希腊语翻译。 本书结尾部分为艾普利洛夫以及学校共同创始人 N·S· 帕罗佐夫的墓碑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