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

时祷书

这本 15 世纪的时祷书属于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 (Victor Emmanuel II)。伊曼纽尔二世在 1849 至 1861 年间是撒丁王国国王,从 1861 年开始担任统一后的意大利的首任国王,至 1878 年去世。学者罗伯特·阿密特 (Robert Amiet) 认为,从礼拜仪式的角度看,该作品是一部合集,由可采纳各种版本时祷书的抄写员制作而成。日历明显起源于巴黎,连祷文、圣母日课和亡者日课的灵感则源于西多修道院制作的带插图手稿。该手稿是为勃艮第的一个贵族,即纪尧姆·德·特雷斯坦登斯(Guillaume de Trestondans,卒于 1475 年)的家族制作的,在第 29 对开页正面的底部空白处可以看到他的盾形纹章。在第 82 对开页的反面可以看到纪尧姆之妻玛丽·德·拜塞 (Marie de Baissey) 家族的盾形纹章,第 166 对开页的反面则保留着其母海丽特·德·圣桑 (Henriette de Saint-Seine) 的盾形纹章。书中包含两句箴言,很可能与特雷斯坦登斯家族有关。这两句箴言是位于第 21 对开页反面和第 23 对开页正面的“Plus panser que dire”(多思考,少说话)以及第 34 对开页正面的“Tousiours ie danse”(我一直跳舞)。1843 年,都灵皇家图书馆以 700 里拉的价格购得该手稿。这点是从该图书馆的普罗米斯档案中一封书信的草稿得知。这封书信由多梅尼科·普罗米斯(Domenico Promis)写给撒丁王国国王、萨伏依公爵,亦即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的父亲卡洛·阿尔贝托一世(Carlo Alberto I,1798–1849 年),提议将这部作品卖给皇家图书馆。

鸟类飞行手稿

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 年)除了创作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杰作之外,还对技术感兴趣。他制定了很多发明计划,有些具有潜在的军事用途,包括一种装甲坦克和一种深海潜水服。列奥纳多学习了很多学科,但他尤其醉心于人类机械飞行的可能性。他创作了超过 35,000 字的内容和 500 多幅素描来介绍飞行器(他构思了滑翔机和直升飞机)、空气性质和鸟类飞行。在 1505‒1506 年撰写的 Codice sul volo degli uccelli 《鸟类飞行手稿》)中,达芬奇概述了很多观测结果和概念,这些观测结果和概念在 20 世纪初成功发明飞机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手稿展示了他对艺术和科学领域中各种知识、理论和概念的出色驾驭。笔墨画反映了他对各种主题的分析能力,包括机械装置的工作方式、铸造金属的原理、重力、风和气流对飞行的影响、羽毛的作用、扇动翅膀如何压缩空气、鸟类尾翼的动作以及其他主题。此处展示的笔记本中还包含建筑草图、一些图解和机器的设计,但其 37 页内容中大多密布着达芬奇关于鸟类飞行的详细笔记和素描,以及关于鸟类如何在飞行中保持平衡、移动、掌握方向、俯冲和上升的分析。这些分析采用达芬奇特有的镜像书写方式呈现,即文字从右向左书写,且每个字母都是反着写的。乔治奥·瓦萨里 (Giorgio Vasari) 这样评价达芬奇的笔记:“没有练习过镜像阅读的人无法理解这些内容,因为这些内容只有通过镜子才能辨读。”这份手稿的早期近代史颇为迂回曲折。19 世纪中期,有 5 对开页从手稿中取出并在伦敦拍卖。贾科莫·曼左尼·德·卢戈 (Giacomo Manzoni di Lugo) 的继承人在 1867 年购买了该手稿的大部分内容,并将其出售给文艺复兴时期的俄罗斯学者特奥多罗·萨巴克尼科夫 (Teodoro Sabachnikoff),该学者还从伦敦拍卖会上获得了一个对开页。1892 年,即购买该对开页的那一年,萨巴克尼科夫出版了该手稿的初次印刷版本,其中第 18 对开页(他在伦敦购得的那页)增为附录,但依然缺少被拿掉卖给其他买家的 4 个对开页。1893 年 12 月 31 日,萨巴克尼科夫将该作品献给了意大利玛格丽特皇后 (Queen Margherita),玛格丽特转而将其交给了都灵皇家图书馆。1913 年,第 17 对开页被添加到手稿中。日内瓦收藏家恩里科·法蒂奥 (Enrico Fatio) 购买了最后 3 个对开页(1、2 和 10),并在几年后将其献给了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国王 (King Victor Emmanuel II),在维克托国王的帮助下,这 3 个对开页得以与该作品的其余部分整合。该手稿于 1967 年装订。它一直未被编入书目并保存在一个保险箱里,直到 1970 年 2 月,它获得了分类号码 Varia 95。该分类号码曾属于一本带插图的《时祷书》,而这本《时祷书》在 1936 年的一次检查中丢失。2013 年,这份手稿曾在华盛顿特区的史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展出。

巴蒂斯塔·阿格尼斯波特兰海图集

该波特兰海图集被认为出自巴蒂斯塔·阿格尼斯(Battista Agnese,1514‒1564 年)之手,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的制图师之一。阿格尼斯出生于热那亚,从 1536 年直到去世一直活跃于威尼斯。他很可能管理过一家发展成熟的出版社并在那里制作了他的地图。他制作了大约 100 本手绘地图册,仍然存世的有 70 多本,其中有些附有他的签名,有些出自他的工作室。这些地图册品质优良、制作精美,堪称艺术品,大多数是印刷在牛皮纸上的波特兰(即航海)海图册,但供高官或富商观赏而非在海上使用。这里展示的地图册包含赤纬表、一个浑天仪、黄道十二宫,以及显示以下区域的地图:北美洲东、西海岸;大西洋及从阿拉伯半岛向西至推测性绘制的南美洲东海岸;从非洲到东南亚地区;西欧;西班牙和北非;地中海地区(几幅地图);黑海;以及希腊和今土耳其的周边地区。这里也展现了大多数阿格尼斯地图册的常见特征,即椭圆形的世界地图上饰有小天使(即风头),她们位于蓝色和金色的云朵中,代表经典的 12 个风向点,后来演变成了现代的罗盘方位。此地图册手稿是为圣菲奥拉的红衣主教(Cardinal Guido Ascanio Sforza di Santa Fiora,1518‒1564 年)制作的,在第 1 对开页的正面可以看到他的盾形纹章。封面上有一个小型指南针,指南针上覆盖着一个玻璃盘,玻璃盘嵌在封里衬页中。将已知的世界表示为带有等距平行线的椭圆形投影,这种方法在后来开始广泛使用,这主要归功于皮埃蒙特制图师、工程师兼天文学家贾科莫·盖斯托迪(Giacomo Gastaldi,约 1500–约 1565 年)和佛兰芒制图师杰拉杜斯·麦卡托(Gerardus Mercator,1512–1594 年)。该地图册属于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 (Victor Emmanuel II),他在 1849 至 1861 年间是撒丁王国国王,从 1861 年开始担任统一后的意大利的首任国王,至 1878 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