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与美洲之间的北太平洋的小幅地图,在俄罗斯地理大发现之后绘制

描述

这幅阿拉斯加和北太平洋地区的地图由法国制图师杰克·尼古拉·贝林(Jacques-Nicolas Bellin,1703-1772 年)绘制,出自 1737–1765 年间专为法国海军绘制的海洋地图集。贝林受训成为水道测量员,后加入法国海洋局,专门负责制作标示海岸线的海洋地图。1764 年,他出版了 Le Petit Atlas Maritime (《海洋小地图册》),该地图册共五卷,包括 581 幅地图。这幅地图与 18 世纪时其他法国和欧洲地图几无二致,它们都借鉴了相同来源的有限地理信息。这幅地图主要基于俄罗斯发现之旅中获得的信息,勾勒出了 1648 年西蒙·杰日尼奥夫 (Semen Dezhnev) 环楚科奇半岛的航线;1728 年维他斯·白令 (Vitus Bering) 穿过后来被命名为“白令海峡”的水道的航线;1732 年米哈伊尔·戈诺德甫 (Mikhail Gvozdev) 与伊凡·费奥多罗夫 (Ivan Fyodorov) 穿过白令海峡到达阿拉斯加威尔士王子角的航线;以及 1741 年维他斯·白令和阿列克谢·奇里科夫 (Aleksei Chirikov) 前往阿拉斯加南部的航线。地图还借鉴了 1766 年出版的德国人种学家格哈德·弗里德里希·穆勒 (Gerhard Friedrich Müller) 的大量笔记。直到 1778 年库克船长的阿拉斯加航海之行后,欧洲对阿拉斯加和北太平洋地理的认识才显著提升。后来证实,地图部分绘制错误,例如堪察加半岛土著居民所报告位于地图阿留申群岛以北的大片陆地。地图对日本以南的俄罗斯亚洲海岸、萨哈林岛和千岛群岛描绘的细节具体且准确。它还展示了从西班牙探险获知的加利福尼亚部分地区,以及哈德逊湾附近的北美洲内陆。到这一时期时,法国的远征队伍早已深入探索了北美洲中北部地区,所以非常熟悉哈德逊湾的这片新发现地区。但是,地图上哈德逊湾西南方向的大片地区被标记为“完全不为人知的广袤土地”。图中一条河流(波旁河或纳尔逊河)和一座堡垒(波旁堡或约克堡)的名称采用英语和法语标示,反映了当时哈德逊湾公司对该地区的控制。地图提供了针对不同纬度的六种不同的比例尺。

最近更新日期:2015 年 10 月 30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