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统治者天猛公·斯里·马哈拉惹 (达因·依布拉欣)殿下致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的信件

描述

这封 1857 年柔佛统治者天猛公达因·依布拉欣 (Temenggung Daing Ibrahim) 在新加坡写给法国皇帝的精美皇室信件是形式大于内容的典范。信中以 13 行金色文字对拿破仑三世给予了热情洋溢的赞美,除此几无其它。很难知晓双方希望从此封华丽信件的递送中获得什么,因为 19 世纪中叶法国对于东南亚的兴趣主要集中在印度支那,而此时柔佛坚定效忠于英国。此信中,天猛公并未对法国提出任何要求,只是基于法皇与维多利亚女王亲切的关系巧妙地表达了对拿破仑三世极大的赞美,“因此双方将获得其它国家无法匹敌的实力,如日月经天一般永世长存。”信件中提及的法国使者查理斯·德 蒙蒂尼 (Charles de Montigny) 在 1857 年居于新加坡,很可能他由于个人或职业发展促成了这封信件。从政治、历史以及外交方面而言,此信件没有进一步研究的价值,但是作为一件艺术品而言,此信件意义非凡。虽然马来手稿插图中大量使用金色,但是此艺术品是现存最早使用金墨写作的马来信件。文字区四周装饰有精美的矩形金边框,顶部是精致的红-蓝-金色拱形页首装饰。此信件的格式和结构是马来宫廷书信艺术的典范。书信顶部的 kepala surat(信头)是阿拉伯语 Nur al-shams wa-al-qamr,“日月之光”,这是马来致欧洲官员信件中的常用语。按照惯例,此信件以大量的 puji-pujian(开篇称颂)开头,标明发信人和收信人,并基于法皇的名望对其大加赞美。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通常用于结束赞美并开始正规内容的阿拉伯语 wa-ba‘dahu 或与其等同的马来语 kemudian daripada itu,最简单的原因是,此信件并不存在真正内容。赞美之词与提及受委托转递信件的法国大使的简略言辞完美地融为一体,然后是说明随附的礼物,最后一部分则是 termaktub(写明地址和日期的结末语句)。

最近更新日期:2014 年 9 月 1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