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员Sreten Ugričić

机构塞尔维亚国家图书馆

主题先锋杂志《Zenit》1921-1926 年

Zenit》是一部艺术和文化国际评论杂志,1921 年 2 月在萨格勒布由柳博米尔·米奇奇创刊。自1923 年 5 月第 24 期杂志起,该月刊杂志便开始停刊,当时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随后编辑室被迫迁往贝尔格莱德。在贝尔格莱德的岁月中出现了出刊不均匀和出刊缓慢的情况,经常对整个杂志的形式和功能进行变更。这份勇敢的不同寻常的刊物在长达数月的中止后于 1924 年 2 月继续出版了第 25 期,但是由于收到禁令,1926 年 12 月编辑不得不停刊,当时一共出版到第 43 期。编辑委员会尝试将多期杂志合并成一期以解决不定期出刊的问题,这使得有时会出现与平时出刊时间不同的情况,从双期(17/18、19/20)合并到八期(26/33),在表面上符合了每月一刊的形式。此外,该期刊的策略在形式上和在期刊分类选择上都诠释了自身的特色。在理论和实践方面,该杂志都保持有某些态度,Zenit曾经一度是一份期刊年鉴,在国际Manifesto of Zenithism(1921 年 6 月)发表后,成为一份 Zenithism 的专用报刊。在一刊海报期中表达了其在德国宣传工作的转折点,而对开本印刷的Zenit(1922 年)也同有关艺术走上街头的俄罗斯前卫格言有关。采用展览目录形式的那一期(1924 年)以及带有仅包含在萨格勒布举行的 Zenithist 晚祷服务附录的那一期(1923 年)都被人们认为是具有极度创新的期刊类型。

《Zenit》源自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国家新建立的时期,当时正是一战后,欧洲饱受世界大战的摧残,这也是一种思想首次排在历史主题——对希望、救赎和复兴的信仰——之前。当时,有人相信这是旧欧洲的结束,长期以来旧欧洲都代表着对文化的垄断,人们还认为被忽视的民族价值观登上欧洲舞台是可能的,也是必然的。

先锋杂志Zenit是一份在国内和欧洲都很有名的杂志,刊登原创的内容和诗歌,反对当时遭到否定的欧洲传统,尽管这些传统在当代建立在资本之上的生活、政治和经济系统中还有很大的反响——接受建立在人们内心复兴假定的价值观,以此为名,用内心的力量对抗外部的物质世界。凭借其固有的项目,Zenit从根本上就是国际化的:它旨在建立一个不分种族、国籍、语言、理想和意识形态的全新统一欧洲。这是一次建立新巴比伦塔的尝试,尽管存在国家的融合。

就其起源,Zenit依靠 Dimitrije Mitrinović 和 Jovan Cvijić,接近新复兴的 Balkanocentric 主题,这种主题可以通过将兴趣转移至文化前的、原始的、古老的思考模式和表现形式来获取。对该身份和精神的强调包括与欧洲其他文化领域相分离,这些文化领域应该被分割。Zenit与很多俄罗斯未来学家有着相同的观点,即他们声称,他们必须考虑被亚洲化,才能摆脱欧洲的枷锁。

Zenit的二月刊优先重复刊登数篇文章并不是偶然,这仿佛是在提醒每一年意大利未来主义的开始,或将俄国十月标注在十月刊上。

在编辑的人选上,该杂志并不存在内部相左的意见,因为这个职位只属于柳博米尔·米奇奇,Boško Tokin、Rastko Petrović 和 Branko Ve Poljanski 只有短暂的参与;1921 年末和 1922 年初的数期除外,当时 Ivan Gol 参加了调整Zenit的工作。

最后,有必要指出,Zenit的计划与当时其他的欧洲期刊的计划非常一致,尽管该杂志在很多方面超过了其他期刊。在或多或少的具体项目和审美方面,它在从南斯拉夫、俄罗斯和西方收集大量现代和先锋代表作方面取得了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