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员 芭芭拉·A· 特南鲍姆

机构美国国会图书馆

主题两块巨石的历史和年代说明

1790 年的一天,工人在墨西哥城中心广场大教堂周围挖掘时,挖出了两块阿兹特克巨型独石。 此项发现首个让人惊讶的地方是这些巨型独石能完整地保存下来。 如果这些巨型独石早几十年发现,肯定会被当作是恶魔崇拜的象征而遭到破坏。 这些巨型独石被保存下来,而且在显著的位置展览,这是西班牙启蒙运动的证明。西班牙启蒙运动开始于更早些时候,但得到了西班牙杰出国王查尔斯三世(1759-1788 年在位)的推动。

这两块巨型独石雕刻对阐述随后被称作“欧洲殖民者民族主义”(creole nationalism)具有重要意义,欧洲殖民者民族主义是一种信仰体系,当时该信仰体系正在形成的过程之中。 Antonio de León y Gama  对该项发现进行了学术分析,并在两年后发表了他的首部分学术成果,也就是我们在此所看到的这部分研究成果。

人们比较熟悉的是其中一块巨石——阿兹特克太阳石,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块阿兹特克日历石,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巨石上的雕刻仅勉强称得上是对阿兹特克日历的刻画,太阳位于雕刻的中心。 León y Gama 是首位看到该中美洲日历的人,这种日历与欧洲的日历模式不同,是一种独立的形式,他认为每一种日历都来自对时间决然不同的理解。 阿兹特克人认为时间每52年为一个轮回,届时世界会被毁灭然后重新创建出新的世界。 在科蒂斯 1519 年抵达美洲前,按照这种历法,世界已经被创造并毁灭了四次。

科亚特利库埃雕像则拥有完全不同的历史。 科亚特利库埃被称为“众神之母”或“蛇裙夫人”,一开始人们认为她非常可怕,特别是与希腊和罗马的神灵相比,而实际上她确实也不是米洛的维纳斯。 但是,当时的市政府将雕像搬运到大学内,然后当局重新掩埋了雕像,这种做法似乎并不公平,当时重新掩埋是因为害怕雕像会鼓动那些拥有殖民征服前信仰的土著居民。 冯·洪堡男爵将其挖出,然后又再次掩埋入土,然后最终于 1821 年再次重见天日。

但是,19 世纪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该雕像都被藏在一处楼梯的下面。 当然,现在她和太阳石一起被放置在墨西哥城墨西哥人类学博物馆的阿兹特克厅内。